第258章 私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仆役整整卸了大半車的東西,才算卸完.

完事之後,也不等綠珠,竟自趕著馬車而去.

觀瀾北閣門前只剩下綠珠一人,她既不想走,但面對唐奕,青瑤二人,又不知說什麼.

唐奕歎道:"要不?你也跟我回南朝?"

綠珠一愕,隨即暗然道:"公子....哪里話,奴婢還要回去照顧我家娘子."

說完,又看了青瑤一眼,再抑制不住心中激蕩,猛的拜倒在地,默默地向青瑤咚咚扣了兩個響頭.

唐奕氣的臉都青了,奶奶的!還特麼嫌玩的不夠大是吧?

一邊四下打量生怕惹人注意,一邊壓低著嗓子吼道:"混帳東西,起來!"

綠珠不起,跪著轉向唐奕,"綠珠自小進了蕭府,與小...與青瑤一同長大,還望公子善待青瑤."

唐奕都快哭了,急忙上去拉起她,"你是祖宗,起來!"

拉起綠珠,唐奕就把她往外推,"趕緊回家照顧你家娘子去吧!"

這小丫頭平時看著挺機靈的,怎麼關鍵時刻蠢的跟豬一樣?

青瑤想和綠珠說幾句話別之言,但她現在是"啞巴"卻是不行,只得僵著身子看著綠珠離去.

綠珠三步一回頭地往外走.

"公子對青瑤好點....."

"知道了,知道了."

"青瑤不會照顧自己,公子要提醒她添減衣物....."

"....."

"對了,青瑤....青瑤可不能侍寢的.."

靠!

唐奕干脆不跟她廢話,暴怒吼道:"黑子,關門!"

"當老子和你一樣蠢啊?都這樣兒了,還猜不出是誰?"

...

待北閣排門關上,綠珠才依依不舍地離去.

只是,唐奕和她都不知道,在北閣街對面的黑暗之中,一雙賊溜溜的眼睛正盯著北閣的一舉一動.

見北閣大門緊閉,再看不見里面的情形,那人方隱于夜色之中.

.....

北閣廳中.

唐奕看著"青瑤"暗自運氣,緊咬著牙關,額頭上的青筋都依稀可見.

"給她一間房,帶她出去!"

最後的最後,他還是沒有爆發.

待君欣卓把青瑤帶下去之後,唐奕給潘越和黑子使了個眼色.

二人靠過來.

"查查她的行李."

沒有十足肯定之前,唐奕還是不相信,或者說不願意相信,那個蘭心惠質的女孩能干出這種捅破天的事情.

.....

蕭府.

綠珠回來的時候,天已經徹底黑了,她小心翼翼回到後宅,看著漆黑一片的香樓,綠珠暗自淒淒.

就這麼走了,但願明日薇其格那戲場能演的真.

她一邊想,一邊推門要進樓.

.....

"這麼晚,你去哪兒了!?"

"啊!"綠珠被猛的一個男聲嚇的一聲尖叫.

回身一看,卻是蕭欣.

"三三....三公子."

蕭欣冷臉,"慌什麼?小妹呢?"

"在在在,在樓上已經睡下了."綠珠心都快跳出來了.

"在樓上?"蕭欣玩味地抬頭看了一眼,邁步就要進樓.

"我上去看看她."

綠珠有些傻眼,進去一看不就全露餡了?

正不知所措,又一個聲音從院子里響起.

"小妹睡了,三弟就別打擾了!"

蕭欣回頭,就見蕭譽行到身邊.

"二哥你....."

"走吧!"蕭譽打斷蕭欣,語氣沉重地拉起他就走.

最後還不忘安慰綠珠道:"小妹明日不是約了薇其格游春嗎?早點歇息,也好早點出門."

.....

"二哥都知道?"還沒出巧哥的香樓小院,蕭欣就停下來急聲問道.

蕭譽苦笑,"從她去北閣突然帶上綠珠開始,就有察覺."

蕭欣一翻白眼,"原來你早就發現了,為何不說?若不是下午巧哥這里跟搬家似的,我還蒙在鼓里,樓上根本就沒人!"

"算了....由她去吧."

蕭欣道:"得攔住她啊!萬一敗露,必是萬劫不複!"

蕭譽搖頭.

"我相信唐子浩,他若覺得不可為,會把小妹送回來的."

蕭欣一喜.

"你是說,此事是唐子浩策劃的?"

他也希望小妹幸福快樂,可這事干的太出格了,一但被發現就完了.

但是有唐奕,也許還有一線生機.

蕭譽不語,沒有唐奕,他實在不相信巧哥有這麼大的膽子.

所以,應該是唐奕謀劃了這一出.

這個想法要是讓唐奕知道,能踹死蕭譽.

姥姥的!

老子能玩的這麼低極?這麼拙劣?這和老子的智商完全不符好吧?

......

"唉,回去吧,以後的路就讓她自己走吧!"

說著,二人走出巧哥的院子.

只是,二人剛一出院就是一驚,只見院外一白身影默默地站在那兒看著香樓.

"母親!"

蕭譽心往下沉,即使黑色遮掩,依然能看見阿娘眼中打轉的晶瑩.

蕭母回過神來,沒想到在這里會碰到兩個兒子.

她局促轉身,"不早了,回去睡吧!

"母親也..."

蕭母沉默良久.

"由她去吧.,或許比起做王妃,她更願意去看看外面的世界."

"明日,你們去送送她."

蕭譽一暗,沉重道:"母親不去嗎?"

"我就不去了.....晌午已經送過了!"

....

北閣.

唐奕屋里聚著君欣卓,黑子,潘越和楊懷玉.

在唐奕面前的桌上,放著一個打開的長包袱,里面.....正是唐奕送給巧哥的那把吉他.

這是從"青瑤"的行李中找到的,這個時候唐奕哪還能不確定,青瑤就是巧哥.

楊懷玉見唐奕愣神發呆,不禁開口道:

"你可想清楚了,這可不是小事兒,現在送回去還來得急."

潘越道:"沒那麼嚴重吧?又不是咱們有意的,她自己要跑,抓住又關咱啥事兒?"

楊懷玉冷哼一聲,"要是薇其格,好像還真沒什麼事兒,可是她卻不行,你知道她夫家是誰嗎!?"

"誰?"

"行了!"唐奕一聲暴喝.

"我不想知道她夫家是誰,也不知道她要干嘛!今天就是蕭家送來一個女奴,我收了帶回大宋,就這麼簡單!"

說完,唐奕掃視眾人,雙目腥紅.

"都明白了嗎?"

唐奕眼神嚇人,大伙只得點頭.

"都回去睡吧,明天還得趕路.."

楊懷玉臨走前,面無表情地對唐奕說了句,"大郎,你在玩火!"

唐奕苦笑,"放任不管,那我就不是我了!"

潘越拉著楊懷玉,"走吧."

唐奕說的沒錯,拋開他與蕭巧哥的知交之情,若他唐奕也是個只認利益,什麼都可以出賣的商人,那他也就不是他了.

.....

一夜無話,只是大定城並不像表面那麼平靜.

蕭府.

有人蒙在鼓里;有人忐忑難眠;有人離別傷情.

觀瀾北閣.

有人嚇的蜷縮一團,哭了一夜;有人憂心重重,生怕出事;有人徹夜想著一切可能發生的變故.

薇其格.

感慨蕭巧哥隱忍之後的爆發是如些驚世駭俗,連她也只是羨慕,而不敢為.

耶律洪基暗喜.

那個王八蛋唐子浩終于走了,只不過,也帶走了他心怡的君欣卓,這多少有些遺憾.

而耶律涅魯古.....

則連夜敲開城門,打馬南下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