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一詞許二主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小侍女叫綠珠,是蕭巧哥的貼身侍女,之前在上元燈會上見過一面.

蕭巧哥以往來北閣,為了掩人耳目,是不帶侍女的.

只是不知為何,自從那日唐奕定下歸宋之期開始,蕭巧哥每次來,都要帶著這小丫頭了.

這小侍女綠珠的性子倒與董靖瑤有幾分相似,雖不似那般刁蠻,但活潑跳脫,唐奕自然也樂得逗她幾句.

.....

"唐哥哥,起程之期定在四天後吧?"

"嗯.."唐奕應著,抱起吉他."今天想聽什麼?"

蕭巧哥搖頭,"什麼都不想聽,只想和唐哥哥說說話."

"好,那還說大宋的風情?"

"也不要.."今天的蕭巧哥似是有些不同,平添了幾分契丹女子的俏皮.

"今天就聊些唐哥哥說過的話吧!"

"說過的話....."唐奕不禁疑惑.

"什麼話?"

"那日在上元燈會唐哥哥做的詞,能告訴小妹下半闕嗎?"

唐奕笑了.

"能!"

"東風夜放花千樹,更吹落,星如雨.寶馬雕車香滿路,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."

"下半闕是--"

"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.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."

唐奕娓娓道來,蕭巧哥起初還有些興奮,豎著耳朵聽著.只是聽著聽著.....

待唐奕念完,蕭巧哥不禁失落道:"小妹只道,唐哥哥與小妹對詞,這首《玉青案》自然也是寫給小妹的....."

"倒是小妹想多了,原來是給君姐姐的."

唐奕心中莫名一痛,鬼使神差地撒了個謊.

"這就是寫給妹子的啊!"

"你看,那日花裳娘子盈街,只有妹子立于燈下,素手執筆,一席白衣若仙,輕紗遮面,在燈下若隱若現.哥哥一時興起,就有了燈火闌珊的句子."

"真的?"蕭巧哥歡快地問著.

"真的."

唐奕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撒這個謊,也許是覺得小妹命里多折,二人又再見無期吧.

一個善意的謊言,換她半刻笑顏如花,又有何不可?

"那唐哥哥能寫下來嗎?"

唐奕嗤笑道:"我的字還不如妹子秀麗,寫出來也不能裱成墨寶,寫來何用?"

蕭巧哥被他逗笑了,撒嬌道:"寫嘛!唐哥哥可是很疼小妹疼呀,定不會拒絕,是吧?"

唐奕扭不過她,只得取了紙筆抄了一份給她.

蕭巧哥滿意地看了半天,才小心收起來.

這時,綠珠也端著茶點出來,一樣兒一樣兒地擺在桌上.

"小妹還有一個問題."

"嗯."

"唐哥哥說,不要總想著眼前的不幸和生活的苟且.其實不單單是妹妹,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幸與苟且.多望一望遠方,也許風景比眼前好些,若是真的不願妥協于苟且,那就去抗爭,去找你心中的詩和遠方."

唐奕愣愣地想了半天,才想起,這是蕭巧哥第一次來北閣的時候,他說起後世的那個'胖子’時,似乎說過這樣的話.

"難得妹子還記得,我自己都快忘了說過這話呢."

"何止記得."巧哥歪著頭,"而且一點不差喱."

"那小妹想問什麼?"

"我想問唐哥哥....."蕭巧哥語氣肅穆了下來."若小妹想去抗爭....."

侍女綠珠聞言手上動作一緩.

"那就去做!"唐奕也不等巧哥說完,就搶白道,"哥支持你!"

在內心深處,唐奕是不想見到這樣一個蘭心蕙質的女孩淪為政治婚姻的籌碼的.

"雖不知你的夫家是誰,但,若是不喜歡,也不幸福,那就沒有人有這權力左右你的命運,即使是父母!"

"真的嗎?"蕭巧哥疑道,"那小妹要如何去抗爭呢?"

"......"唐奕一陣無語.

總不能說,跟你爹對著干吧?總不能用後世的自由價值觀去忽悠吧?

"哥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去抗爭.但是,妹子如果有任何用得到的地方,我唐奕必傾力相助."

蕭巧哥笑了,即使隔著輕紗,唐奕也能感覺到她臉上的笑意.

"有唐哥哥這句話就足夠了!"

"夠了嗎?"唐奕心道,"這個小姑娘要的其實很少,很簡單,也許只是一點心靈的慰藉吧?"

"唐哥哥,知道嗎?其實妹妹一直有個心願,若有機會,真想像鳥兒一般翱翔天際,看看城外的山,看看草原的草,看看南朝的風土,看看天下到底有多大."

"可惜..."說到此處,蕭巧哥頓了下來.

唐奕悠悠接道:"可惜,妹子只是籠中的金絲雀,雖衣食無憂,心思高遠,卻永遠也飛不出那個小小的鳥籠."

"金絲雀?"蕭巧哥疑道,"是一種鳥嗎?"

"嗯,一種很漂亮的鳥,華美高貴."

"飛的高嗎?"

"高.."

"那妹妹喜歡."

唐奕歎道:"真希望能幫你打開鳥籠,讓你高高的飛."

蕭巧哥不接,轉了話頭道:

"金絲雀那麼漂亮,唐哥哥又沒見過妹妹的真容,怎能拿之作比?萬一妹妹是個丑姑娘呢?"

"心美,勝過貌美!"

唐奕現在是盡量撿好聽的說,想讓這個小姑娘盡量的開心一點.因為他很清楚,身處她的位置,'抗爭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.

"再說....."唐奕繼續道,"妹子把蘇幕遮摘了,哥不就知道妹子是美是丑了嗎?

綠珠一顫,搶在蕭巧哥之前,"不行!"

蕭巧哥卻平靜許多,"為什麼呢?看與不看有什麼分別嗎?"

唐奕搖頭苦笑,綠珠的搶白倒讓他清醒了不少.

"倒是當哥的唐突了,只是覺得要走了,總要看一眼妹子的樣子."

蕭巧哥聞言,沉默良久,最後輕輕起身,語氣輕冷,"下次吧.."

"下次?"

唐奕一怔,隨即反應過來,蕭巧哥怎麼站起來了?

疑道:"妹子這是....."

蕭巧哥輕輕一拂,"妹妹要回去了."

"你哥哥還沒來."

"妹妹自行回府就是,唐哥哥不用擔心."

唐奕心說,我說錯什麼了?怎麼這就要走?

待他回過神來,蕭巧哥已經到了門口.

"妹子等等!"

蕭巧哥定住,就見唐奕抱著吉他走到身前,"琴你拿回去吧.."

蕭巧哥疑道:"那下次彈什麼?"

唐奕搖頭,"許是錯覺...應該.....沒有下次了."

"....."

蕭巧哥不說話,唐奕心就直往下沉,果然沒有下次了?

"也好!"

蕭巧哥歎道,抱過吉他

"那.....唐哥哥,我們下次再見!"

說完,便與綠珠飄然而去.

唐奕站在門前良久,這一別.....

就是永遠了嗎?

......

這一夜唐奕睡得都不踏實,第二天早早就坐在廳前等.

只不過,從朝陽初升,一直到日薄西山,也沒等到那個頭帶蘇幕遮的身影.

之後兩天,伊人依舊無蹤.

唐奕有點失落,卻也釋然.這樣也好,最起碼少了別離的傷懷.

臨行前的一天,蕭家兄弟過來陪唐奕喝了一天的酒,對于小妹為何不肯來觀瀾北閣,二人也不太明白.

不過,二人保證,明天來給唐奕送行,到時候定把小妹帶出來.

對此,唐奕並不強求.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