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離別?亦離別!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WSHzht,生日快樂!

.................

"還不是因為你!?"

蕭家兄弟一句話,把唐奕說愣了.

"因為我?"唐奕不解道,"是不是有人要把我留在大遼啊?"

唐奕說的很輕松,蕭家兄弟反倒有點好奇,"你就不怕?"

"怕,怎麼不怕?"唐奕撇嘴道."只不過,我相信你們的皇帝知道輕重,不會那麼干."

蕭譽點頭,"不錯,確實不能那麼干,不過....."

"不過,把你扣下,要挾南朝加點歲幣,應該無傷大雅吧?"

"靠!"唐奕大罵,"誰這麼缺德!?"

蕭譽笑了,"這回怕了吧?"

唐奕沉吟良久,如果真是這麼回事兒,那他還真有點怕.

他相信,即使大遼把他扣下,也不會把他怎麼樣.但是,他怕國內有什麼變故.那個藏在暗處的人,他不知道是誰,但這人能量絕對不低,萬一趁他在敵手之際使點什麼手段,唐奕防不了,也不一定接得住.

"到底是誰出的主意?"

"還能有誰?你把誰得罪了,就是誰唄!"

"耶律洪基?!"唐奕心在往下沉.若是耶律洪基,那就更麻煩了.

因為耶律洪基與那人有聯系,保不准就是那人出的主意.而一但是那人出的主意,就必有後招等著他.

唐奕低頭不語,緩緩坐下.

蕭家兄弟對視一眼,憋不住地笑.

蕭欣揶揄道:"看來,唐子浩也不是鐵打的金剛,也有忌憚之事啊!"

"行了,看把唐兄嚇的."

蕭譽坐下道:"放心,查刺確實出了這麼個主意,想從南朝刮些好處,但我朝陛下沒有同意."

"沒同意?"唐奕瞬間陰轉睛."奶奶的!你們兩個耍我!?"

"哈哈哈!"蕭欣哈哈大笑."耍你如何?我們救你一命,還不能耍耍你!?"

唐奕一聽,就知道這里面有故事,急道:"快說說."

蕭譽也不遲疑,解釋開來.

原來,耶律洪基把唐奕在南朝的重要性,也就是他知道的那些情報全都抖給了耶律宗真,並提議把唐奕扣下,從南朝撈一點好處.

說心里話,耶律宗真真的不想在這個時期搞事.但,一來,提議的是皇長子,肯定不是別有用心之人;二來,單單把唐子浩扣下要挾南朝,只要拿捏得,當對大局並無影響.

于是,耶律宗真就把北府宰相蕭惠叫到宮中,商議此事.

蕭惠可不像耶律洪基跟唐奕有嫌隙,他在華聯還有份子呢.

但這個時候,又不能反對,他只得玩了一個心眼.

他沒說行,也沒說不行,只說自家兩個兒子與唐奕走的比較近,可以把他們叫進宮來,摸一摸唐子浩的底,看如果留下他,阻力大不大.

于是蕭欣,蕭譽就進宮了.

在知道事情來龍去脈之後,兩兄弟知道,唐奕的命運就在他二人手中.

也是唐奕認人精准,交對了朋友,關鍵時刻,蕭家兄弟確實拉了唐奕一把.

而且,蕭家兄弟都沒用替唐奕多說什麼好話,只說了一句,就打消了耶律宗真的念頭,就連耶律洪基都改了主意.

蕭譽和耶律宗真說,有一次,他們在唐奕那里喝酒,唐奕喝多了,曾說南朝之中有人要害他,把他的底細故意泄漏給了大遼,就是想讓他回不去.

耶律宗真一聽,嚇了一跳,心說,虧得問了問,要是真把唐子浩留下,萬一南朝有人使壞,出點什麼事,那可如何是好?

耶律洪基回想這情報的來路,也是嚇出一身冷汗.暗道,差點讓南朝人當了槍使.

他原本還當一切盡在自己掌握之中,既可以不要唐奕的性命,又能出一口氣.殊不知,自己完全是在玩火,唐奕要是死在大遼,南朝定不會善罷甘休,那可就滿盤皆輸了.

.....

聽完二人贅述,唐奕不禁豎起大拇指,"高!實在是高!"

"以後誰特麼再說北朝蠻子只會耍大刀不會用腦子,我跟誰急!"

"哦靠!"蕭欣不干了."你還敢罵人!?早知道,絕不救你!"

"要救的."唐奕笑道,"咱們兄弟,哪能不救!?"

蕭譽笑道:"咱不開玩笑,說正經的,陛下已經定下了宋使歸國之期,大概就在半月之後.回去之後,你打算怎麼辦?"

唐奕臉色一沉,"涼拌!!"

這還用說?回去後,一定要把找事兒那孫子揪出來,然後玩死他.

蕭欣也收起笑臉,"你這一走,估計再見就難了.."

唐奕一笑,"會有機會的!不管怎麼說,你們這兩個兄弟,我唐奕認下了!"

蕭譽點頭,"你和別的南朝人不一樣,你這個兄弟,我們也認下了!"

蕭欣則道:"可惜了."

"可惜什麼?"

"可惜你走了,小妹又要獨守空閨了."

"去你的!"唐奕直翻白眼."說的好像我和你妹妹不干不淨似的."

......

宋使歸期已定,唐奕和使團也就又忙了起來,一是要准備歸國行裝;二是要參加一些遼朝送使儀典.

但是,多數時間,唐奕都是呆在北閣之中.一些交好的貴族後輩邀酒送行,唐奕都一一好言回絕了,就連有時范鎮因為他要走了,叫他去使館說說話,唐奕也能推就推.

至于為什麼....

他也說不清楚.

......

又過了十多天,眼看歸宋的日子就在眼前.一早起來,唐奕就坐在前廳端著茶杯發愣.

"你干什麼去?"

唐奕見潘越又穿戴整齊的往外走,不禁開口問道.

潘越搪塞道:"不干嘛,上街轉轉."

"嗯,轉轉可以......"唐奕端著茶碗悠哉悠哉地道,"但小心傷腎!"

"靠!"潘越心虛而逃.

潘越一走,沒過一會兒,黑子拉著楊懷玉,後面跟著君欣卓,也往外走.

"你們又干嘛去?"

君欣卓抿然笑道:"上街轉轉."

唐奕苦笑,"沒這個必要吧?"

君欣卓道:"買些皮貨帶回去."說完,推著黑子二人就往出走.

唐奕回頭看向角落里都堆成小山的各種皮貨,心說,下次能不能換個理由?

......

北閣就剩下唐奕自己,他繼續坐在廳中發呆,沒過多一會兒,門前黑影一遮,四個身影進來了.

正是蕭家兄妹三人,至于第四個,則是蕭巧哥的侍女.

"來啦......"

"嗯."

蕭欣應著四下掃看,"怎麼又剩你自己了?"

唐奕支吾道:"都出去了."

這幾天,蕭家兄妹幾乎天天來北閣,這里多數時候都只是唐奕一個人,另外幾個連影子都找不見.

"那我們兩兄弟也走了啊?"

"你們又干嘛去!?"唐奕不干了."奶奶的,你們也太明顯了吧?就不怕我真把你妹妹吃了!?"

蕭譽一攤手,"我們也想陪你坐坐,但今天還真呆不了,范師父有課,不去不行."

又朝蕭巧哥道:"一會兒來接你."

蕭巧哥沒說話,蘇幕遮下的小臉早就紅透了.

蕭譽說完,拉著蕭欣就往外走.

蕭欣對蕭巧哥身邊的小侍女囑咐道:"照顧好小妹."

侍女俏皮一笑,"三公子放心啦!"

蕭家兄弟一走,唐奕只得招呼蕭巧哥道:"坐吧!"

轉臉對那小侍女卻換了一臉凶相道:"真不曉事,還不上茶!"

小侍女朝唐奕吐了下舌頭,乖乖去找茶點了.

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