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面首變嫖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提'薇其格’三個字,就如同踩了潘越的尾巴,這貨一跳三尺高.

"你你你,你要干嘛?"

唐奕笑道:"我能干嘛,當然是有正事兒."

潘越瞪著睛眼尖叫,"屁正事!和那蕩婦還能有什麼正事兒?"

唐奕是不知道,潘越自從上元之後,這一個多月可是讓那個契丹小娘們坑苦了.

按說,背著自己男人偷個情,你總得有個'偷’的樣子吧?總不能明目張膽吧?可這個薇其格就明目張膽,她那哪里是偷,就是明搶,這個契丹小娘找潘越都找到大宋使館去了.

潘越堂堂潘家嫡系子孫,大宋勳貴,本來給一個契丹小娘們兒當了'面首’這事兒就夠丟人的了,也正是怕唐奕總拿這個開他玩笑,他才躲到使館去的.

誰知這下可好,唐奕是躲開了,可整個大宋駐使館都知道了他的'好事’,弄的潘越想殺人的心都有了.

"我跟你說啊,提這事別說我跟你急,除了薇其格,什麼事兒都好商量."

唐奕搖頭,"這事兒還真就得找薇其格不可!"說著,唐奕給黑子使了個眼色.

黑子轉身進屋,抬出兩個箱子.

潘越打開一看,不由一愣,箱子里都是黃金.

"這是干嘛?"

唐奕道:"蕭家那條線不能用了,只能另找它途.昨夜我研究了一宿,遼朝的貴族之中,只有薇其格的家族突吉家和她的夫家納耶家勉強可用."

唐奕確實是憋的沒法了,大遼的貴族之中,除了帝後二族,只有這兩家的實力最強.

雖說這兩家加在一塊也沒有一個蕭家有用,但這也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.

而且,從長遠來看,似乎與這兩家相好,對唐奕和大宋的好處更多.

從范鎮給出的資料之中,唐奕發現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.

大遼雖然建國百年,名義上建立起了中央集權的統一王朝,但實際還是沒有脫離建國之初的八部族分治的體系.

各部之間雖有融合,但勢力分屬,自治能力還是很高的.

帝族耶律氏與後族蕭氏當然占著大遼最豐饒的土地,包括燕云在內的五京軍路,皆在這三族手中(後族兩部族同姓蕭).

次之的,就是突吉氏實掌的西京道,現在是薇其格的伯父出任西京道節度使;再後,則是納耶氏的上京道.

若是把西京道和上京道加在一塊兒,幾乎占了大遼全部國土的四分之一.

不過別誤會,大遼和大宋是兩回事兒,除了燕云和其他四京之地,基本上屬于有地沒有人的狀態.

地方是不小,但是上京道這個都快趕上半個大宋大的地方,把人口加在一塊兒,可能還沒有大宋一個州的人多.且不是沙海,就是荒漠,一點價值都沒有.

那唐奕看中的是什麼?

唐奕看中的,是這兩家所占的地理位置.

突吉家的西京道,位于燕云十六州的左邊,稍與大宋接壤,且比鄰西夏.

而上京道則是一片狹長的地域,在西京道的左邊,接壤西夏,西州回鶻,黑汗,且向西蔓延幾千里,一直延伸到後世的哈撒克斯坦,距離里海已經不遠了.

整個大遼的西京道和上京道,正好如同一條玉帶,鏈接在大宋與西北亞和歐洲之間.

當唐奕發現這一點之後,他猛的意識到,這是一個直通西來和歐洲大陸的走廊.

如今,迫于大宋與西夏戰事不斷,自漢朝開辟的"絲綢之路"已經斷絕多年.

漢唐時期,由陸路遠商華夏的西域商人在開封已經很難見到了,有高昌商人繞道吐番進宋已經是極限.最遠也不過黑汗,而且受路途艱辛的影響,與這些西商的貿易也並不繁盛.

唐奕看到西京和上京道的位置,不由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:為何不在絲綢之路的上面,再開一條新絲路呢!?

突吉氏和納耶氏就羊毛貿易來說,真的不比蕭氏好.不光是地位差了一截,且產毛地也比蕭氏控制的要少得多.

但是,就長遠利益來說,如果這條設想中的天路真的能打通,那好處卻絕不在羊毛貿易之下!

所以,這樣看來,這個薇其格卻是尤為重要了.

潘越苦著臉哀嚎,"你自己想招和兩家接近就是,干嘛讓我去找她啊?還閑小爺這臉丟的不夠大是不?"

唐奕懶得跟他廢話,"沒那麼多時間了,.你就說,你去不去吧?"

潘越腦袋甩得像波浪鼓,"不去!"

這事要是傳回大宋,小爺就不用做人了,找根兒繩子直接吊死算了.

"唉....."

唐奕一看硬的不行,只能來軟的了.

他起身攬住潘越的肩膀,潘越一個激靈,使勁兒躲開."少來這套!"

唐奕盡量讓自己笑的溫馨一些,和藹一些.

"讓你把東西給她,轉交兩家長輩就行了,又不用你睡她."

潘越眼睛一立,"我不睡她,她要睡我啊!"

"你是不知道,那小娘們兒的眼神.能吃人!"

"睡了也沒啥吧."

"那你咋不去呢?"

唐奕眼珠子一轉,"你這麼想啊,她把你睡了,你成了'面首’對吧?"

"你還說."

潘越不干了,現在一提"面首"二字,他就腦袋疼.

"不提,不提.."唐奕跟哄小孩兒似的."你聽我說完嘛!"

"她睡你算是那什麼...."

"你睡她,不就不算那什麼了嗎!?而且睡了還給錢,就當付嫖資了!"

"對!"唐奕一拍手."這兩箱金子就當付嫖資了!"

....

好吧,

潘少爺意志還是不夠堅定,他一想,也對,睡完了給錢,那小爺就當是睡個粉頭兒了,就不是面首了呀.

"也是哈!"

"對嘛,對嘛!"唐奕急聲附和."快去,快去."

嘴上哄著,心里卻在大罵:特麼都是男人,誰不知道誰啊?嘴上說不要,下半身卻出賣了自己,要不怎麼一忽悠就動心了?

....

潘越還真就聽話,抱起了箱子,"那,你的事那麼複雜,我也說不明白啊?"

潘越又猶豫了.

唐奕一邊往外推他,一邊道:"啥也不用說,就是送錢,先結個善緣,等以後用得著的時候再說."

潘越神情一松,"那還行!"

說完,抱著箱子就往自己屋里走.

"哎~!讓你去找人,抱你屋里去干啥?"

潘越頭都不回,"小爺什麼身份,還能主動去找她!?"

唐奕急了,"你不去找她,那特麼怎麼送出去!?"

"等著吧,昨天剛去過使館,最晚明天,准來!"

"......"

潘越抱著箱子進去了,楊懷玉瞄著他關上房門,這才朝唐奕豎起一個大拇指,"你是真能忽悠啊!"

"屁!"唐奕狠啐一口."媽了個巴子,長這麼大往出送錢,就沒這麼費勁過."

....

第二天,唐奕特意去了一趟使館,讓范鎮把他要回宋的奏請遞給遼帝.

使團也不是說走就能走的,怎麼也得和主人說一聲,這中間還有諸多禮儀,沒個半個月,一個月的,還真走不了.

而薇其格還真沒讓唐奕失望,第二天果然找來了.

先到的使館,一聽潘越在觀瀾北閣,就又追到了北閣.

潘越雖不情願,但是有唐奕重托,又卯著勁兒的想把自己'面首’的身份變成嫖客,于是就抱著兩個箱子跟著薇其格出門了.

楊懷玉看著潘越大義赴約,不禁感慨,"潘越這小子.....學壞了啊!"

.....

潘越跟著薇其格到了得月樓甲二號房,剛一進屋,還沒等侍女退出去,薇其格就撲了上來.

"這些日子,可想死奴奴了."

潘越一把推開她,怒道:"正經點!"

隨後又想到唐奕的囑托,立馬軟了下來,支吾道:"先先,先說正事兒!"

薇其格一怔,那些契丹色鬼一見面兒比她還急,唯獨這南朝小郎君,一臉的初哥相,倒平添幾分趣意.

她緩緩地貼倒潘越身上,"潘郎,要說什麼正事?可是要娶奴奴?那奴奴可要好好想想呢!"

我娶你大爺,真當老子不知道你那點破事兒啊!

潘越心里這麼想著,臉上更是沒有好顏色,現在潘越只想早點把事說完,然後走人.

他把兩個箱子打開,登時薇其格眼前一亮,金燦燦的光亮閃的人眼花.

"潘郎,這是做甚?"

潘越冷臉道:"唐子浩這次入遼,還沒拜會過你家長輩,讓我把這兩箱東西交給你,轉交你父與你夫家."

薇其格一喜,根本沒在意潘越話里的意思都知道她是有夫之婦.

"怎麼好意思收宋使這麼重的禮!"

潘越鄙夷道:"讓你拿著,你就拿著!"

"拿著,拿著."薇其格忙不跌地應著,媚態從生.

"潘郎,別那麼凶嘛!"

潘越直躲.

"唐奕說了,千軍釀典藏已經沒有了,只得拿這些醃臜之物走人情.等今年新酒出窖,再讓華聯給你家送去!"

"那感情好呢!"薇其格笑著合上箱子,轉臉看向潘越.

"沒了?"

潘越被她問愣了,"沒了.."

"正事兒說完了?"

"說完了."

"那咱們是不是也該辦正事兒了?"

說著,薇其格雙目含春地又撲了上來.

潘越促不及防,被她抱了個滿懷,心中慌亂,又覺丟人,情急之下猛的一推.

"離老子遠點!!"

薇其格被推倒在地,潘越才覺不妥,心道,老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,打女人這種事兒也是人干的?

"你你,你沒事吧.?"

只見薇其格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,雙目沒有聚焦地喘著粗氣.

潘越自知理虧,又不知道如何是好,就想開溜.

"我我,我先走了!"

誰知剛一轉身,他就覺大腿一綴,低頭一看,薇其格正著抱著他潘少爺的大腿抬頭仰望,眼中幾乎要化出水來.

"潘郎摔的人家好舒服呢....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