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准備歸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踩啊踩了的,踩了半天,最後還是蕭家兄弟怕出事兒,上前拉住了他.

君欣卓也從屋里出來,先是恨恨地在耶律洪基下身來了一腳,疼的耶律洪基一哼哼.之後,才拉住唐奕,"別打了."

蕭欣眼珠子沒掉出來,你先踹完了,才說別打了?

蕭巧哥也一改平常恬靜的姿態,在一旁咯咯直笑,聲音越來越大,最後已經笑的直不起腰來.

唐奕喘著粗氣,佯裝怒道:"還笑!把你們大遼未來的皇帝揍成這樣,你還笑?你應該拿劍與我拼命才是!"

蕭欣也笑了,"你還不知道吧?他不但可能是未來的皇帝,而且還是巧...."

"三哥!"蕭巧哥打斷蕭欣的話,忍著笑意轉臉對唐奕道,"而且還是巧哥的親戚呢."

蕭欣奇怪,耶律洪基就是你的夫家,有啥不能說的?

唐奕心說,可不是親戚?蕭族和耶律族都是親戚,但這三兄妹怎麼和耶律洪基這麼大的仇呢?

他板著臉道:"趕緊回屋去,我可要喊人了."

蕭巧哥輕紗下一吐舌頭,乖巧地回身進屋了.

她剛剛發笑,是因為她實在搞不懂唐子浩這個人.

可以出使外國,並在遼朝混的風聲水起;

可以少年得志,掙下天大的家業;

可以做出一夜魚龍舞的好詞,也可寫出《鴻雁》那般的好曲,更能說出'笑對人生的理由’那樣的話.

這麼看來,唐子浩著實是不世之才.

可是,同時他也能干出許多出格的,不符合身份的事情,巡獵時破口大罵,把耶律洪基灌醉,然後很幼稚的泄憤.

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啊?

.....

待幾人進屋,剛打門關上,就聽外面唐奕"焦急"的一聲呼喊,

"來人呀,殿下醉倒啦!"

噗!!

蕭譽,蕭欣笑噴.

"這個唐子浩,當真無賴!"

外面一陣雜亂,待一切歸于平靜,只聽一聲喊叫,"出來吧!"

三人出門.

蕭欣再也憋不住,放聲大笑,豎起大拇指向唐奕比劃著,"你牛!"

蕭譽因為唐奕變向的為小妹出了氣,也是心懷大暢.

"痛快!"說著,拿起桌上的酒壇就倒,端起酒碗就要喝.

"別!"唐奕一把奪過酒碗,橫了他一眼.

"下了藥的."

"......!"

"你你你你你!"兄弟二人腦子有點不夠用了.

"你給耶律洪基下了藥?"

"那你以為呢?要不怎能一碗就倒?"唐奕撇著嘴,"話說回來,這蒙汗藥還真他娘的給勁!"

"....."

現在二人算是信了,唐子浩,就沒有他不敢干的!

他不但敢打大遼皇長子,而且還敢給他下蒙汗藥,這種下三爛的招數都使的出來.

.....

"原來你說每年給他一百萬,是為了哐他喝酒啊?"

待眾人重新拿了酒,圍坐一團,蕭欣才開口問道.

唐奕道:"雖然很煩這孫子,但我唐奕說話從來都是算數的."

蕭家兄弟一怔,"真給?"

"真給!"

唐奕還真沒騙人.

只不過,這個錢和封耶律洪基的威脅沒關系,更和君欣卓沒關系,而是唐奕有別的用意.

他現在有一個大膽的想法,若是能成,別說一百萬,兩百萬,三百萬,唐奕也會給.

蕭家兄弟只當唐奕用這錢是為了封耶律洪基的嘴,也就不再多問.

今天有痛快,也有不痛快,舒展心懷最好的東西就是酒,大伙開始喝起酒來.

興起之時,唐奕又拿出吉他與蕭巧哥對唱,倒也還算歡樂.

蕭巧哥也聽進去了唐奕的那番勸慰,笑對人生的理由,而此時此刻就是她笑對人生的理由.

...

等到三兄妹走後,唐奕的表情越來越凝重.

"黑子大哥去趟使館,讓范通使幫著查點東西."

"查啥?"

"我要大定城里所有契丹貴族的底細."

"好勒!"黑子應了一聲就出了門,廳中只剩唐奕和君欣卓二人.

君欣卓走過來,"你真要給他一百萬不成?"

"給啊,咱啥時候說話騙過人."

"那我甯可去投案!"

唐奕知道她是認真的,"傻啊!你男人做過賠本的買賣嗎?"

君欣卓都忘了又讓他占了便宜,急道:"白給他那麼多錢還不算賠本?"

唐奕道:"這世上有比這一百萬更珍貴的東西."

"什麼?"

唐奕高深笑道:

"尊嚴!"

--------

黑子去的快,回來的也快,而且手上已經拿到了唐奕想要的東西.

"這麼快?"

"嘿!當時我也這麼說的,可人家范通使說了,這些東西要是還得現查,那他們這個使館也趁早回大宋算了."

唐奕了然,拿過黑子帶回來的情報,低頭看了起來.

一看就是一夜.

第二天一早,黑子起來的時候,見唐奕還坐在那兒翻著,而君欣卓則枕在他腿上睡著了,明顯是陪他熬了一夜.

"啥事這麼急,非得熬夜啊?"

唐奕不答,抬頭看了黑子一眼,"正好,你去把潘越和楊二哥叫回來."

潘越和楊懷玉最近都住在使館那邊,主要是唐奕這里舒服是舒服,但地方不大,沒有空場讓他們練武.

黑了哦了一聲出了門.

君欣卓此時也醒了,睡眼朦朧地喃聲道:"這麼急叫他們回來干嘛?"

唐奕合上冊子,"該回去了."

"回哪兒?"

"回大宋."

.....

"前兩天張大哥走時,你不是還說不急嗎?怎麼這才兩天就著急走了?"

唐奕搖頭,"現在急了."

唐奕正了正身子,"昨天和耶律洪基對談,我套過他的話."

"我說,我有能力搞死任何一個給他消息的人,這憨貨卻說'沒准兒’."

唐奕盯著君欣卓,"這說明什麼?"

"說明,給他情報的人,以我現在的實力都不一定動得了!"

"後來,談到那一百萬.我說'你應該清楚,我有這個實力,每年給你一百萬’,當時耶律洪基頓了一頓,說明他不確定我有沒有這個實力."

君欣卓道:"這能說明什麼?"

"說明,給他情報的人,沒有告訴他我真正的底細.也就是說,與觀瀾商合有關的沒說."

君欣卓還是糊塗,唐奕解釋道:"那人是有意說了一些,瞞了一些.說出去的,都是讓我在大遼處境極為不利的部份,比如你的事,比如我對朝廷的重要性!"

如果給耶律洪基消息的人只是單純的通遼,那就不會選擇性的泄露唐奕的消息,這說明,那人目的不是通遼,目的就是弄死唐奕!

只不過,那人沒想到的是,耶律洪基打探唐奕的目的也很扯淡,就是為了一個女人.

"那人想置我于死地!"唐奕一字一頓地道.

君欣卓一下子就清醒了,"那怎麼辦?"她有點慌神.

唐奕搖頭,"有這麼一個權位極重,又想我死的敵人躲在暗處,大遼絕不能長呆了."

.....

不多時,潘越和楊懷玉回來了.

"叫我們回來干嘛?"

唐奕直言,"要回家了."

潘越一陣高興,這破地方他早就不想呆了,而且還出了"面首"那麼一擋子事兒,他就更對大遼無愛了,早就想走了.

"不過,走之前..."唐奕一陣沉吟."走之前,得有一件事兒讓你去辦."

"我?"潘越指著自己."新鮮了,有啥事兒非得找我啊?"

唐奕嘿嘿賤笑,"這段時間,那個薇其格又找過你嗎?"

"沒有!"潘越一哆嗦.

"你你你,你要干嘛!?"

他有種不好的預感,一種極為不好的預感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