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沒有錢買不到的底線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從屋里出來的時候,耶律洪基把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線.

奶奶的,讓本王等你個白身小兒這麼長時間!

"唐兄弟,好大的架子,在屋中這麼長時間做甚?"

唐奕一撇嘴,"睡覺!"

".....!"

.....

到了廳前,唐奕也不管耶律洪基,自己先一屁股坐下了.

"怎地?還是為了那個事兒?"

耶律洪基好不尷尬,坐也不是,不坐也不是.

"唐兄,想好了?"

"別想了,你沒戲!"

噗!

耶律洪基心說,就算咱倆不對付,老子怎麼也是個大遼王爺,你他-媽就不能假裝一下?

"黑子!"沒等耶律洪基說話,唐奕就開始嚷嚷.

"琢磨什麼呢!?沒看殿下來了,還不上酒!"

黑子應聲提著一壇酒進來,咣當一聲砸在桌上.

這回連門口的侍衛都看不下去了,特麼你家主人狂,你一個傻大個狂個囊球?

"把門關上!大冷的天,敞門過啊?"

黑子得令去關門.

侍衛一看要關門,立馬往門里擠,說什麼也不能讓殿下一個人在里面,上次來可是吃了虧的.

黑子眼睛一立,"你們進來干什麼?"

"我....我們保護王爺!"

黑子一撇嘴,"就憑你們!?"

呃....幾個侍衛汗都下來了,這黑漢可是厲害的很.

"你們出去吧!"耶律洪基開口道.

然後又看著唐奕皮笑肉不笑地道:"唐兄弟應該不會在我大遼把本王怎麼樣吧?"

唐奕一咧嘴沒說話,打開壇子開始給耶律洪基倒酒.

侍衛出去之後,大廳之中只剩唐奕和耶律洪基,還有黑子.

唐奕對黑子道:"你也回屋吧."

待廳中只剩唐奕和耶律洪基兩人,里屋的蕭家兄弟都豎起耳朵聽著,想聽聽這兩位能說出什麼來.

"不值得."耶律洪基第一個開口.

"唐兄弟可是要在十年之內執掌南朝財權的人,為了一個女人,真的不值得!"

唐奕頓了一下,隨即一笑,"殿下果然手眼通天."

讓唐奕執掌財權的話,在場的寥寥幾人,竟也能傳到耶律洪基耳朵里.

屋內的三人聽的似懂非懂.

蕭欣暗道:唐子浩現在還是白身吧?十年.....南朝升官怎麼比大遼還快了?

他又繼續側耳細聽,只聽唐奕沒頭沒腦地道:"不管是誰給殿下的消息,我會把他揪出來,然後....."

唐奕陰森地咬牙道:"殿下應該知道,我有玩死那人的實力!"

耶律洪基扁嘴,"說不准."

..

說不准?

唐奕玩味一笑,有這句就已經夠了,唐奕不再繼續這個話題,把一碗烈酒推到耶律洪基面前.

"殿下要怎樣才能放棄呢?"

"沒想好!"耶律洪基把酒碗湊到嘴邊,"要不,唐兄幫我想一個?"

"一百萬!"

耶律洪基手一抖,酒差點沒撒出來,馬上又強作鎮定道:"你覺得本王在乎錢嗎?"

唐奕笑了,"誰都在乎錢,底線有高有低罷了!"

耶律洪基搖頭,"若非因為此事與唐兄弟生出齷齪,本王相信,我們會成為朋友,因為我很喜歡和唐兄聊天."

"但是,唐兄還是錯了!不怕告訴你,本王現在除了君姑娘,還有王位,對錢的底線還真是挺高的."

唐奕心中暗罵,你他-媽也算個情種了?都把君欣卓和皇位劃等號了?嘴上卻道:"殿下真的要拒絕嗎?是每年一百萬哦?"

耶律洪基嗤笑一聲,"就算每...."

"每年一百萬?"

"多,多少?"耶律洪基覺得自己聽錯了.

"每年一百萬."唐奕重複了一次.

....

噗!!!

耶律洪基噴了,看怪物一樣直直地瞪著唐奕.

見過有錢的,特麼沒見過這麼有錢的!

他瘋了?

每年一百!?...

萬!?

大遼一年的財稅才多少錢?

大宋每年給大遼的歲幣才多少錢?

唐奕為了一個女人,一張嘴就扔一百萬?還是每年都有?耶律洪基有點懵.

讓唐奕拿錢砸懵了!

.....

屋里的幾位也有點懵.蕭譽和蕭欣是覺得,這家伙太瘋狂了.而蕭巧哥則是心折不已,他肯為了自己的女人每年花一百萬.....

"當真!?"耶律洪基動搖了.

"當真!不過,這個錢要等你登上皇位之後才能給你."

耶律洪基眼睛一立,"你們人都走了,要我如何信你?"

唐奕笑道:"我來幫殿下分析一下吧!"

"人,殿下就不用再想了,我肯定是不能給你的."

"那你只剩下把我的秘密散出去這一個籌碼.我用一百萬跟你買的,也不是君姐姐這個人,而是你攥著的那個籌碼.所以,我的人在不在大遼對于這個籌碼都沒影響,因為這個籌碼只有我回到大宋才有用!"

見耶律洪基低頭沉思,唐奕又道:"殿下要是認了這個約定,就把酒干了,我唐奕付不付得起這個錢,說話算不算數,殿下應該也已經是知道的了."

...

一百萬!

若他登上皇位,這一百萬能讓他干很多事情.

甚至....

甚至侵宋!

耶律洪基猛的干掉碗中烈酒,"一言為定!"

看他喝了酒,唐奕笑得更加燦爛.

"一言為定!"

....

屋內的蕭巧哥聽到這里,忽地站了起來,急步向門口走去.

"小妹,你要做甚!?"蕭欣急忙攔住.

"我要出去."

"你出去干嘛!?"

蘇幕遮下蕭巧哥慘然一笑,"妹妹出不出門,守不守婦道還重要嗎?這樣的男人,我還用為他保留顏面嗎?"

"唐哥哥可以為了自己喜歡的人傾盡財富,而他卻能為了財富放棄喜歡的人."

"妹妹想出去看看,他此刻是什麼嘴臉.我想,他見到我的時候,表情一定精彩至極吧?"

說著,蕭巧哥不顧阻攔,一把推開了房門!

蕭欣暗嚎一聲,完了!今天是真夠亂的.

他急忙追了出去.

只不過....

只不過,蕭巧哥走出去看到的,不是耶律洪基驚詫的嘴臉,而是正好見他鐺的一聲砸在桌子上,如死狗一般滑了下去.

...

蕭家兄弟跟出來,也詫異地看到耶律洪基滑到桌子底下.

然後,更為驚人的一幕出現了.

只見唐子浩一跳三尺高,一把把耶律洪基從桌子下來拖出來,蹦起來就是一腳.

"狗娘養的,敢威脅老了!"

砰!

"敢惦記我的女人!"

砰砰!...

"老子的錢是那麼好拿的?"唐奕一邊踹,一邊罵,那叫一個開心.

蕭家兄妹三人石化當場.

唐瘋子....

又發飆了.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