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 笑對人生的理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說心里話,明知蕭家兄妹就在里屋,唐奕也不知道,自己為什麼就問出了這麼一句,他還沒損到用父女親情來給蕭惠下套兒的地步.

但是,鬼使神差,他就這麼問了.

而蕭惠也就這麼答了.

"老夫已經送出去一個女兒了."

.....

想像不出屋內的蕭巧哥是什麼心情,唐奕下意識地望了一眼三人藏身的方向,心中不由有些後悔.

對于一個十四歲的小丫頭來說,這話是不是有些太殘忍了?

"唉....國公爺請回吧!"

"賢侄,這是....."蕭惠一臉錯愕.心說,怎麼不說行,也不說不行,直接就要送客了?

"沒什麼."

唐奕牽一抹笑意,"外臣尚有貴客要來,不便再招待國公."

.....

若是以往,蕭惠敢勸唐奕把人送給耶律洪基,以唐奕的性子,就算不罵得他狗血淋頭,也得好好頂他幾句.

可是現在.....

唐奕真的是一點心情都沒有了.

蕭惠不是個例,這種以親換利的事情也非大遼獨有,甚至不是這個時空獨有.

唐奕猛然意識到,自己所處的圈子並不高尚,藏汙納垢,齷齪至極.只不過,自己進來的太晚,才剛剛接觸到而已.

...

一聽唐奕說有貴客,蕭惠也不好再留,心中只道唐子浩還是轉不過這個彎,對那君姓的小娘子戀戀不舍罷了.

"賢侄是做大事之人,這個道理不難理清,老夫在家中等賢侄的消息.若是想通,賢侄可隨時派人支會一聲,老夫過府來見!"

說罷,蕭惠轉身出門,上車而去.

....

唐奕緩緩起身,目送蕭惠離開,見房中半天沒有動靜,不由更是後悔有剛剛那一問.

他邁步走了過去,進到屋內,就見蕭巧哥柔柔弱弱地癱坐在桌前.

蕭譽,蕭欣都站著,見唐奕進來,蕭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蕭譽也是把頭別向一邊.

"我....."唐奕有些語塞,勉強一笑,"我是不是有點混蛋了?"

蕭氏兩兄弟皆是不言,唯有蕭巧哥蘇幕遮輕紗搖晃.

"唐哥哥,問與不問有何分別嗎?"

"有."唐奕無比尷尬.

"妹子本可以不知道,或者晚一點知道."

蕭巧哥盡量讓聲調變得輕快,"小妹不介意知道的,唐家哥哥不必自責."

....

唐奕還想說點什麼,但卻不知如何開口.

蕭欣猛的開口,語氣不善,"咱們趕緊走吧,還呆在這兒做甚?"

蕭譽也去扶起蕭巧哥,"走吧,一會兒查刺到了,就又出不去了."

唐奕僵在那里,不知道該不該攔住他們.

蕭家兄弟三人正要出去,忽聽外面一陣騷動.

唐奕苦笑,"這回是真出不去了."

果然,黑子來叫,耶律洪基到了.

.....

唐奕讓三人在屋里先呆著,他出去應付.

只是,走到門口,唐奕又停了下來,回身道:"讓那賊厮等著去吧,我先給小妹講個故事吧."

蕭欣一翻白眼兒,這位心也夠大的,這個時候他還有心情講故事.

唐奕也不管外面,坐到桌前,悠悠道:"這個故事就發生在我大宋的觀瀾書院之中."

"妹妹聽著喱,唐哥哥講來就是."

"諸位應該聽說過,我大宋有位有名的講學大儒,姓孫名複,字明複."

"孫師父學問淵博,特別是對《春秋左傳》的研究在大宋無人可出其右."

蕭譽道:"泰山先生的名號,我們北朝也是知道的."

唐奕笑道:"但你們不知道的是,孫師父最大的本事不是《春秋》,而是授人以理."

"你們可能也知道,我大宋上一科大比,觀瀾書院獨攬狀元,榜眼,且一榜十進士,天下聞名."

...

三人也不說話,等著唐奕的下文.

"可是,你們一定猜不到,在春闈之前,情況卻並不樂觀,就連幾位師父也不看好那批仕子有登科的實力."

"無他,大宋科舉重詩賦,而觀瀾學子以策論見長,詩賦極庸.雖有大名士柳七公授詩詞課業,但一直成效甚微,最後連學生們自己都對自己失去了信心,課業更不如前."

蕭欣聽得起興,不禁問道:"那最後為何考中那麼多呢?".

別說南朝,就算是大遼,現在的科舉也是重詩賦.詩賦不好,登科想都別想.

"因為孫師父!"唐奕道."孫師父干了一件誰也想不到的事情."

"什麼!?"

"幫著儒生們作弊!"唐奕一字一頓地答道.

"作弊!?"三人詫異."觀瀾的十進士都是舞弊而出的?"

唐奕繼續道:"柳七公為了鍛煉學生們的詩賦能力,每日課上都要即興出三題,讓儒生當堂做詩寫賦.眾儒生本就能力不強,自然不能讓柳師父滿意,常常因而受罰."

"有一次,孫師父以作業為名,也出了三題詩賦考校眾人,大家思量一夜,准備第二天交考."

"不想,第二天孫師父還沒考,柳七公當堂出題之時,出的正是昨天孫師父留的那三題.眾儒生因有一夜之功,做的自然比以往當堂作文好很多,柳七公大為滿意,狠狠地誇耀了一番."

蕭欣聽到這兒,瞪著眼睛不信道:"大宋名儒還能干出這等齷齪之事?提前泄題,聚眾舞弊,絕非君子所為啊!?"

唐奕點頭,"當時也有剛正儒生不恥孫師父提前泄題,認為這樣得來柳七公的贊賞不可受,便當眾拆穿孫先生,並要孫先生當面對質,為何泄題."

蕭譽點頭,"當是如此."

而蕭巧哥則道:"一定沒那麼簡單吧?泰山先生一定別有用心,對嗎?"

"妹子果然冰雪聰明!孫師父確是別有用心.當時,孫師父站在堂前,接受儒生的質問,不但承認泄題之事,而且最後說了一段話."

"什麼話?"

"孫師父說,人生並非皆是坦途,亦非總是稱心如意."

"所以,有時候,.我們要為自己編織夢想,虛構故事."

"不是為了逃避,而是為了找到更多笑對人生的理由."

"笑對人生的理由?"

蕭欣心道,名儒就是名儒,說話,授業的方式都如些特別.

....

見三人愣在當場,唐奕起身靠到蕭巧哥身前,抬起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..

可忽又發覺,男女有別,不太合適,手臂就那麼僵在了半空.

"孫師父並,不是要用作弊來為學生贏得誇贊,而是要用作弊來讓他們重拾信心."

"我想,孫師父的這段話同樣適合小妹,你的路還很長,如果躲不開,就給自己編一個夢,找一個笑對人生的理由!"

說完,唐奕轉身欲走.

"唐哥哥,且慢."蕭巧哥叫住唐奕,深深一拂.

"謝謝哥哥的好意,小妹聽懂了,心里也好受許多."

"那就好!"

"但是,小妹有一問."

.....

"唐哥哥也會妥協嗎?又會找一個什麼樣的理由呢?"

唐奕笑了,神情極為不屑.

"我來到這個世上,就是為了找事兒來的,而不是為了妥協."

"如果妹子說的是外面的那'頭’..."

"跟他,還真不需要找理由!"

靠!!

蕭欣暗罵,不裝,你能死啊?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