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當無情遇見絕望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張晉文不禁好奇,"毛紡之事是通天的大生意,大郎為何不直接與遼帝接觸?有牛腸在前,這麼大的利益,遼帝應該比他的臣下更容易接受才對."

唐奕搖頭,沉默不語,有些話真不能明說.

與遼帝接洽,把毛紡變成遼朝的官營自然是好事,而且會更高效,更直接.

既然如此,唐奕為什麼還要舍近求遠呢?

那是因為,唐奕懂得一些這個時代的人不懂的道理.

這道理就是:遼帝可以為皇權放棄一切利益.

一但羊毛貿易壯大起來,當羊開始吃人,皇帝可以為了皇權,或者說為了多數人的利益,而放棄羊毛.

但是,貴族卻不同.他們可不管什麼羊吃不吃人,他們可以為了少數人的利益而放棄大多數,甚至把皇權拉下馬.

唐奕想引羊吃人,可不光是為了錢,而是憋著壞要搞大遼,當然是找一個貴族引禍入遼更好.

交代完張晉文,唐奕一直到睡前還在琢磨,除了蕭惠,還有誰更合適接這個攤子.

不過,他沒想到,他覺得蕭惠不能用了,蕭惠卻自己找上了門.

過了兩天.

唐奕知道今天就是耶律洪基所說的兩日之期,多半會上門,于是放下手頭之事,專等他到來.

不想,耶律洪基沒來,先來的是蕭譽,蕭欣和蕭巧哥.

唐奕哪有心情和他們扯皮,"今天有事兒,沒時間接待你們,對不住啊,妹子!"

被趕過一次了,蕭欣已經不把唐奕的話當回事兒了.

"推了,推了!我家小妹駕到,還不掃榻相迎?"

蕭巧哥依舊輕紗遮面,薄紗後的靈眸細心地發現,唐奕眉宇間有化不開的陰郁.猜想他可能真的有正事,便柔聲道:"唐家哥哥,莫聽三哥胡言,哥哥有事,我等改日再來!"

唐奕一笑,"還是妹子懂事!"

轉頭對蕭欣道:"一會兒燕趙王殿下要來,確實沒功夫招待你們."

一聽耶律洪基要來,三人一顫,蕭欣更是換了副嘴臉,"他要來為何不早說,快走,快走,別撞上了!"

唐奕搖頭,這賤人怎麼像踩了尾巴似的.

正要送三人出門,就見門口一輛雙駕馬車暮然停下.

蕭欣一看那馬車,差點沒跳起來.

"快點躲起!"

一向沉穩的蕭譽也是一激靈,拉起巧哥,掉頭就往里間跑.

唐奕一陣奇怪,耶律洪基到了?那貨不是喜歡騎馬嗎?怎麼換車了?

直到馬車上的人下來,唐奕才明白三兄妹跑得怎麼那麼快.

原來,是他們的老子蕭惠.

唐奕迎出去拱手行禮,"國公爺大駕,怎麼不知會一聲?外臣也好做些准備."

蕭惠一邊隨唐奕入北閣,一邊笑道:"子浩,莫要客氣,下朝正好路過此地,進來看看."

蕭家三兄妹躲在唐奕的屋里不禁苦笑.還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.

蕭惠是他們三個給招來的,倒把他們堵在了屋里.

那日回去之後,蕭巧哥點通蕭譽,蕭譽真的就把唐奕那番話轉告給了父親.蕭惠今天來北閣,明顯就是沖著那番話來的.

....

外廳.

唐奕與蕭惠對坐,蕭惠也不廢話,"咱們北朝人直率,就不兜圈子了."

"國公爺,旦說無妨."

"唉~!早就說過,子浩若是不見外,叫叔伯即可."

唐奕一笑,"莫敢不從."

"嗯."蕭惠滿意一笑."那我這個做長輩的就直說了."

"子浩和譽兒提過什麼生意的事?"

唐奕神情一暗,要是沒有耶律洪基那個二逼,蕭惠能來,這事就成一半兒了.但是現在......

"不瞞蕭伯父,原來確實有一門好生意,但是現在,沒有了."

"哦?這是為何?"

唐奕苦笑,"因為有一道關過不去."

"什麼關過不去?說出來,伯父幫你!"蕭惠大手一揮,極是豪氣.

"耶律洪基!"

"呃....."蕭惠一下就咽住了."洪基?子浩和查刺不會有什麼過不去的事兒吧?"

"還真有."

"說來聽聽,伯父與查刺還是能說得上話的,可為子浩斡旋一二."

唐奕搖頭,"可能性不大,伯父就不要操心了,倒是讓伯父白跑了一趟."

"呃....."

唐奕越這麼說,蕭惠心里越癢癢,那門生意是什麼還不知道呢,怎麼就黃了?

"子浩,還是說說是何嫌隙吧?興許老夫幫得上忙."

"好吧."唐奕也覺得沒什麼不能說的,這事兒又丟的不是他的人.

"燕趙王看上了小子的內子,欲占而有之."

....

屋里,屋外一片寂靜.

蕭惠是尷尬的,而屋里的蕭家兄弟則是不約而同的看向小妹.

蕭欣恨恨道:"他果然還是打君姑娘的主意,真他媽不是東西!"

蕭巧哥卻沒那麼激憤,這種事情聽到了確實不太舒服,但誰又攔得住呢?

她現在擔心的反而是唐奕,不由擰著眉頭道:"這件事,父新應該可以幫到唐家哥哥吧?"

蕭譽點頭,"以父親在陛下和燕趙王身邊的地位,應該不難,畢竟要以大局為重."

蕭巧哥暗松一口氣,"父親能幫上忙就好!"

三人繼續側耳細聽.

只聽蕭惠沉吟了許久才道:"既然到了這個份兒上,老夫有一問還望子浩如實回答."

"伯伯請問."

"那君姑娘真是子浩正妻?"

"還未迎娶."

"那老夫有一言."

"請講!"

"既非正妻,送他便是!于男兒丈夫,女人只是陪襯點綴,何苦為之耽誤立業大事.女人可以再找,但是機會...走了,就沒了!"

"....."

外面的唐奕是什麼表情,屋里的三人看不到,也想像不出.

但屋內的蕭巧哥卻已經是兩只小手攪在了一起,蘇幕遮下看不見的眼神隨著心神直往下沉.

"那可是女兒的丈夫啊?就算不阻止,也不應該縱容吧?"

"父親怎麼可以...."

"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!?難道在父親眼中,什麼都可以拿來利用嗎?那女兒呢?女兒也可以為了機會而用來交換嗎?"

.....

"那女兒呢?"外間,唐奕冷冷的聲音傳來.

蕭巧哥一怔,渾身開始發抖,她真怕父親說出一個讓她絕望的答案.

只是,蕭巧哥注定要絕望.

因為,外面的蕭惠連猶豫都沒猶豫地答道:

"老夫已經送出去一個女兒了!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