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脊背生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大郎,現在怎麼辦?"黑子和君欣卓已經有些亂了陣腳.

唐奕抬頭看了看二人,他很明白二人心思,遂道:

"慌甚!?"

黑子臉色一苦,"是我們等連累大郎了!"

君欣卓也一咬牙,"回去之後,我去投案!"

"都消停點!"唐奕冷聲道."老子要是連你們都護不住,還混個囊球?"

"那大郎倒是說出個章程啊.!"

黑子脾氣本來就急,他見唐奕嘴上雖說的硬氣,但臉色卻不好,只道他多半也在發愁.

殊不知,唐奕跟他想的就不是一回事.

耶律洪基實在是高估了這個把柄對唐奕的殺傷力.

說心里話,君欣卓是盜匪出身的事情如果敗露出去,對唐奕是會有影響,但絕對到不了使他身敗名的裂地步.甚至連罪首君欣卓能不能被正法,都得兩說.

為什麼?

因為現在的唐奕已經基本完成了和大宋皇權,還有貴族的綁定.

唐奕幫著趙禎運作觀瀾商合那麼大的資本,趙禎只要腦子里沒有包,就不會因為一個山賊把唐奕怎麼樣.

而以曹家,潘家,王家為首的幾大將門,還有范仲淹領銜的一眾老臣,更不可能讓唐奕沉下去.

可是,既然不怕耶律洪基的威脅,唐奕為什麼還愣了半天,神情冷俊呢?

問題的關鍵,不在于唐奕被耶律洪基抓住了把柄,而在于,耶律洪基是怎麼抓住唐奕的把柄的!?

要是往深了想這件事情,那就極可怕了.

一個大遼皇子,能把遠在大宋的唐奕查得這麼透徹?要說南朝之中沒人策應,鬼都不信吧?

是遼朝密探?不可能.

連當時嚴河村的村民都不知道君欣卓的底細,番邦探子怎麼可能查得這麼細?

這說明,幫耶律洪基探查之人絕對是手眼通天,在大宋很可能也是權勢極高之人.

....

而且這些還都不是關鍵,關鍵是時間.

一想到時間上的微妙,唐奕簡直就是脊背發涼.

冬獵歸來,前後不過一個半月多一點,就算剛回來的時候,耶律洪基就派人南下摸唐奕的底了,可來回光耗在路上就得用一個多月的時間.

這說明什麼?

說明,遼人在大宋的暗線根本就沒查,情報是現成的.只一去一回,直接把情報取回來就行了.

說明,早就有人把他查的底兒掉了!

那麼......

又會是誰對唐奕如此感興趣,而且把消息透漏給遼人的呢?

這才是問題的關鍵!

從入京開始,唐奕混的順風順水,說在開封橫著走也不為過.

他太順了,順到已經忘了自己是誰了.所以,他什麼都敢干,敢不甩文扒皮,敢出使北地,更敢在北朝殺人,罵皇室.

但是,耶律洪基今天一下子把他打醒了.

樹大招風,他這是被人盯上了!

而這種被人覬覦的感覺,讓他一陣陣頭皮發麻.

...

誰?

誰在查他!?

這是一個迷,一個唐奕在大遼根本無法解開的迷!

他拿起紙筆,開始寫信.

黑子不認字,根本不知道唐奕在寫什麼.

君欣卓跟了唐奕幾年,多多少少還是認識些字的,一看信首,不由心中一顫.

"大郎...."

唐奕頭都不抬道地:"別怕,想把此事消于無形,唯有這般運作!"

君欣卓雖心中沒底,但她信唐奕不會害她.

她能不怕嗎?

要知道,唐奕的信是寫給趙禎的.

唐奕很清醒,既然已經有人知道了,那不管傳沒傳出去,他的頂頭上司就是趙禎,只要把趙禎這關過了,一切都是浮云.

況且,君欣卓等人上山落草也算被逼無奈,于理當罰,于情,卻不是沒有轉圜余地.

大宋好就好在不像後世,做了叛匪誰也救不了你.

可是在大宋,文人那種息事甯人,多事一不如少一事的思維深植骨髓.能用嘴解決的問題,絕對不動刀.

什麼土匪,叛軍的,朝廷每年都得招安好幾波,到時候怎麼把君欣卓洗白,那就是趙禎的問題了.

唐奕寫信的最大用意,其實是要提醒官家,京里有人已經盯上他了.

至于為什麼盯上他,又是怎麼查出來君欣卓底細的,到底是誰在查他,皇帝的手段,決斷比他這個白衣要多得多,就不用他來操心了.

...

信很長,把當年的來龍去脈,連怎麼從河里救的人,怎麼問的話,為什麼放了,都說得一清二楚.

這里面,唐奕一點水份也沒攙,也一點小機靈都沒抖,絕沒有半句虛言.

寫完之後,唐奕筆鋒不停,又寫一封,這封是給范仲淹的.

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范仲淹做為唐奕的老師兼家長,唐奕也沒法再瞞他了.反正都告訴官家了,唐奕也就死豬不怕開水燙了.

寫完之後,張晉文也到了.

唐奕把信交到他手里,"你明日就南下,這里用不著你了."

張晉文是知道君欣卓身份的,此時也有些慌神兒.

"要不,大郎也一起回去吧?這遼朝當真不是好相與之地啊!"

唐奕搖頭.

"這個時候我更不能走,最起碼要拖住耶律洪基.若是我現在走,說不定他們的消息傳得比咱們快,那就被動了."

張晉文一歎,"那大郎還要在這虎狼之地呆到何時!?"

張晉文不問還好,這麼一問,唐奕就壓不住火了.

他眉頭擰成一個川字,暴怒道:"媽了個巴子耶律洪基,老子跟你沒完!"

"本來餌已經撒出去了,就等大魚上勾了,結果這貨這麼一攪和,前面全他媽白玩了!"

唐奕原本的計劃,就算此次毛紡之事敲不定,也要在遼國找到代理人.而且這個代理人他已經找好了,就是蕭家.

那日,唐奕故意給蕭譽看帳冊,就是想以此來誘惑蕭惠主動找上門來.

但是現在.....

之前,他雖不待見耶律洪基,但表面上還算是和氣,把這門生意給蕭家也是最合適不過的了.因為惠家是親皇長子一系的,而且唐奕知道,耶律洪基會把耶律重元擠下去,坐穩遼帝的高位.

如此一來,蕭家不太可能會倒.

但是,今天與耶律洪基撕破了臉,再與蕭惠接觸就毫無意義了.

一但將來耶律洪基登上帝位,唐奕在大遼的生意能有好嗎?在新皇和唐奕之間,蕭惠會站在哪一邊,用腳後跟都想得明白.

你大爺的耶律洪基,老子不把你坑出屎來,都對不起唐瘋子的渾號!

......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