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章 唐瘋子可不是真瘋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一直覺得,經過他到大宋之後的一通"暴力拆遷",原本的曆史軌跡早就破爛不堪了.

比如說,范仲淹不再落魄,而且對朝廷的影響依然存在;

比如,尹洙不但沒死,還抱得美人歸;

比如,范老二考上了狀元.;

又比如,開封城外的那個小山村,如今成了文星彙聚,財源廣進的一大重鎮.

所以,唐奕從不怕改奕曆史,也從沒想過按原來的曆史去影響大宋.

可是......

有的時候,還真就是這麼不講道理.

六塔河,居然強行撥亂反正,再一次登上了曆史舞台.

在原本的曆史軌跡中,大宋因為少了唐子浩,少了觀瀾運力,少了那幾百萬的賑災款,慶曆八年的黃龍亂舞,不但重創大宋半境,而且與遼朝遠沒有現在這般和睦.

大宋要經過五六年的漫長休養,才把大災的遺患消于無形,更是直到那個時候,大宋君臣才不得不把修河之事提上了日程.

而他們選擇的,就是這個六塔河!

借六塔之利,回大河之水東去.

沒想到,曆史雖不同以往,但這個六塔河又蹦了出來,即使提前了好幾年,可還是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.

"告訴文扒皮,想都別想了,老子的錢得用在刀刃上,不是給他瞎折騰的!"

張晉文一怔,他萬沒想到,唐奕的反應這麼大.

"有何不妥?"

張晉文這一問,唐奕還真沒法回答.總不能告訴他,六塔河根本不行,剛引流就決堤了吧?

對于這件事兒,唐奕在後世就想不明白,六塔河寬不過五十步,文彥博和富弼得多腦殘,才會妄想用這麼一條"小河溝兒"去治理黃河?

"反正就是不行!他要是非在六塔河修,讓他先把河勢測好了,找人算清楚能不能行,再來找我要錢.他要是找不著明白人,我把馬陽借給他!"

唐奕這麼一說,張晉文也就沒話說了.

別說是他,就是曹佾,潘豐在唐奕面前,也說了不算.

唐奕一歎,語氣緩和幾分道:"你回去告訴文扒文,就說修河不急于一時,等我回去,有更好的修河之策給他."

張晉文點頭,他就是個傳話的,唐奕怎麼說,他怎麼傳就是了.

"還有一個事兒,國舅問你什麼時候回去."

"回大宋?還是回開封?"

張晉文愣道:"有區別嗎?"

唐奕不答,"是官家讓問的?"

"對,官家已經關照好幾回了,你在遼人的地頭兒,大伙總歸是不踏實."

唐奕苦道:"事情還沒辦完,最起碼得讓我在大遼埋根釘子再回去吧?"

"反正你還是快一些吧!國舅可是說了,入夏之前你要是還不回去,官家可能就要強令王咸熙把你綁回去了."

唐奕一陣無語.

"我給官家寫封信吧,省得他老人家惦記."

唐奕很清楚,趙禎還真不是因為他對朝廷的重要性才著急他回去.他是真把唐奕當小輩,真關心.

"還有別的事兒嗎?"

"有,范公讓捎話,讓你在遼朝消停點,別發瘋!"

"好吧,還是老師了解我啊!"

"還有,別落下課業."

唐奕眼前一黑:當我沒說!

...

轉過頭來,再說蕭府之中.

蕭譽和蕭欣醉了一夜,早上才算清醒過來.起來之後,頭疼欲裂.

等二人聚到一塊,不禁苦笑.

蕭欣抱怨道:"奶奶的!唐子浩這烈酒真不能多喝,喝一回,倒一回!"

蕭譽卻不接話頭,憂心道:"昨天回來,父親大人..."

"放心,問過下人了,黑子和楊將軍送咱們回來的,父親不在府上,只有母親知道."

蕭譽松了口氣,"走,去看看小妹."

二人到了蕭巧哥處.

"兩位哥哥醒了呀?"蕭巧哥故意拉高聲音揶揄.

蕭欣撓著後腦勺,"呵呵,妹妹莫怪,下回再不多喝."

"哪還有下回?"蕭巧哥故作哀傷.

"說是帶妹妹出去散心,自己卻喝的酩酊大醉,若不是父親不在,小妹可是要受罰的."

"不會了,不會了.."蕭欣哄道,"那母親知道後說什麼了?"

"母親倒是沒說什麼,只說下次小心些,別露了馬腳."

咦~!

兄弟二人對視一眼,皆是詫異."還是母親最疼小妹,下回...."

"下回我要帶著琴去!"蕭巧哥撒嬌道.

"行!"蕭欣一口答應."你就是把閨房都搬去,哥也依你."

蕭巧哥白了他一眼,"三哥又開始胡說了."

蕭譽心情不錯,也不管蕭欣的賤嘴.

"沒被父親知道就好,走,吃早飯去!"

卻不想,蕭巧哥攔道:"二哥不去見父親?"

"見父親做甚?"

"就是."蕭欣接道,"躲還來不及呢,才不去找事!"

"說昨天見唐子浩的事啊!"

...

兄弟兩對視一眼,心說,小妹沒事兒吧?這事瞞都瞞不過來,還要自己去說?

"唉...."蕭巧哥顧作老成的一歎.

"看來,你們昨天是喝的什麼都忘了."

"忘了什麼?"

"唐子浩的一句話."

"什麼話?"

"二哥可還記得,唐子浩說,在大遼可掙到比大宋更多的錢."

蕭譽恍惚記得,好像唐奕確實說過一句,'跟你說不著,要是你父親有興趣,倒可以來找我.’

蕭譽苦笑:"小妹不會真當唐子浩是知音難尋的知己了吧?"

蕭巧哥一嘟嘴,"二哥也沒個正經."

蕭譽解釋道:"唐瘋子的瘋話也能信?大遼一年的財稅也不過三四百萬宋錢,連南朝的十分之一都達不到.他在大宋掙不來,在大遼怎麼可能?多半是吹牛的."

蕭巧哥搖頭,"一個十八歲就能富賈南朝的人,是不會隨便說胡話的."

"就算是胡話,也一定有他的目的."

"....!"

蕭巧哥一語點醒夢中人,一直以來,大家只當唐子浩是豪爽大氣的兄弟,卻都忽略了他的本事.倒是忘了,隱藏在仗義背後的,是一個無比精明的妖孽.

"二哥最好把他的話轉達給父親,至于是不是瘋話,也得讓父親去判斷."

若是唐奕在此,一定指著蕭欣,蕭譽的鼻子吐槽:

特麼兩個大老爺們兒,還不如一個小姑娘有智慧,要不是昨天巧哥在,小爺這翻苦心就算白費了.

......

且說唐奕這邊.

張晉文要等大定華聯開業之後再回大宋,以後有的是時間相見,幾人一同用了早飯,周四海就帶著他回去了.

唐奕閑的沒事兒,正琢磨著怎麼寫信給趙禎,既能打消他的擔心,又能提一下六塔河之策不可取.

正想著,外面一聲高叫,"唐兄弟可在閣中?"

唐奕心說,誰啊,這麼大嗓門?抬眼一看...

差點把來人踹出去.

原來是耶律洪基這憨貨!

"燕趙王殿下怎麼有空光臨寒舍?"

雖然煩透了這孫子,但唐奕還是迎了上去.

"正好路過,來看看唐兄弟!"

耶律洪基一邊往里面走,一邊答,一邊四下掃看.

"怎不見君姑娘?"

...

你大爺!

唐奕覺得,今天又得跟他"喝酒"了.

......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