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老子沒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現在有種想掀開那道隔絕二人目光的蘇幕遮的沖動,他想看看,那薄紗背後到底是怎樣的一雙眼睛.

他長歎一聲,轉頭見蕭譽,蕭欣已經醉的不醒人事,遂悠然開口:

"我有兩個家鄉....."

"一個在南邊,一個在夢里."

"小妹想聽哪一個?"

....

蕭巧哥欣然道:"夢里的吧."

"夢里啊..."唐奕喃喃複述.

"夢里的家鄉很大,有好多好多人,非常的熱鬧.大家不會為了吃飽肚子而發愁,追求的是更高的生活品質,更自由的生活方式.他們可以在天上飛,一日萬里;可以海里游,潛入深淵;也可以千里之外傳聲繪像于瞬息之間."

"哦對了,他們還欣賞不同的音樂,有來自草原的民歌,也有異域的靡靡之音;他們編造各種各樣越乎想像的故事來豐富生活,大多數人只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,不用考慮門戶之見;他們也學儒家,但卻有自己不同的見解;他們不但了解了自己,還在努力了解世界,更想征服星空."

唐奕說的興起,眼中滿是追憶.

蕭巧哥是越聽越神奇,忍不住插話道:"唐家哥哥原來是從仙境里出來的呢!"

唐奕一笑,"所以,它只能在夢里."

蕭巧哥笑道:"其實,小妹也有一個小世界,夢里的小世界."

"哦?"唐奕疑道,"什麼樣的小世界?"

"嗯..."蕭巧哥沉吟道."什麼樣子好像都可以...其實,在那個世界里變的不是天地,而是小妹自己."

唐奕心中一暗.

做為一個思想異于這個時代的人,唐奕比身處這個時代的人更理解不了,一個十四歲的女童為什麼要背負那麼多,以至于剛剛只有十四歲就如幾十歲的人一般看破.

唐奕想安慰一下蕭巧哥,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,只得憑著感覺道:"在我夢里的那個世界..."

"嗯.."蕭巧哥靜靜地聽著.

"那個世界里,有一個胖子,長的奇丑,臉大無邊!"

"咯咯...."蕭巧哥被他逗笑了."原來唐家哥哥也是以貌取人的呢?"

"不許插嘴,聽我說完!"

唐奕佯裝溫怒,蕭巧哥果然聽話,雙手規矩地放在膝上,正襟危坐,等著唐奕的下文.

"這胖子丑歸丑,但是他說過一句話我很喜歡..."

"什麼話?"

"他說....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還有詩和遠方."

"詩和遠方....."

蕭巧哥一怔,心思也隨著這句話沉靜了下來.

"所以妹子,不要總想著眼前的不幸和生活的苟且.其實,不單單是你,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幸與苟且.多望一望遠方,也許風景比眼前好些.若是真的不願妥協于苟且,那就去抗爭,去找你心中的詩和遠方."

好吧,話說完了,唐奕感覺有點不對.

勸人可不是慫恿,我果然不適合說教.

而蕭巧哥聽了唐奕的"慫勇"更是出神,抗爭嗎?

抗爭!

------

蕭家兄弟是徹底喝多了,君欣卓等人回來之後,是黑子和楊懷玉把兄妹三人送回府的.

不過,幸好蕭惠今日不在府上,蕭巧哥偷偷出府的事情也只有蕭母發現了端倪.但是,長公主對巧哥也是極為溺愛只當是沒看見.

......

"你和蕭家小妹說什麼了?"

觀瀾北閣之中.

君欣卓一邊收拾著殘局,一邊有意無意地問道.

唐奕呆愣地回道:"沒說什麼啊?"

"那為何蕭家妹子走時神情不太對呢?"

唐奕瞪圓了雙眼,

"你別唬我,她帶個大沿兒帽,你怎麼知道神情不對?"

君欣卓嘟囔道:"你管我怎麼知道?就是知道!"

咦!?

唐奕一挑眉毛靠了過去,"原來君姐姐是吃醋了呀?"

君欣卓一扭蠻腰,躲過他的爪子,冷著臉道:"誰吃醋了...還不行問問了?"

唐奕從背後扶著她的肩膀道:"想多了不是?你知道的,我對沒發育的小丫頭片子無愛,咱喜歡姐姐這樣兒的."

君欣卓臉色一紅,"色胚!"

"別鬧...."

.....

第二天,唐奕還沒起來,就聽見外面有動靜,原來是周四海和張晉文一早就來了.

知道是文彥博那檔子事兒,唐奕也不懶床,穿上衣服就出了房間.

與二人坐定,張晉文又提起昨天的話頭.

"現在使館的驛馬就等大郎的決斷了,若大郎同意,開封那邊,曹國舅也好放錢給文相公."

唐奕沒說話,沉吟了起來.

賬他昨天就看過了,華聯和他名下的各項生意,去年結余一百九十萬貫.留下四十萬做周轉,可以騰出一百五十萬的閑錢.

而大頭主要還是在觀瀾商合,現在大宋官糧轉運幾乎都在觀瀾手里,去年一年就純進兩百多萬.

兩頭加在一起,唐奕現在可以動用的資金達到了四百萬.

可是,這麼一年一年的,年年給朝廷添窟窿,也不是個事兒啊?

在唐奕原來的計劃中,他要把資金累積到一定的數量,去干一件大事的.

"文扒皮想用多少?"

想歸想,但是修河是正事兒,這個錢,唐奕不得不出.

"呃...."張晉文有點不好意思開口.

"他想借去年和今年的全部盈利.."

"我去他大爺的!"唐奕差點沒蹦起來.

"媽了個巴子,今年才剛開個頭,這孫子就開始惦記上了?"

"他要拿金子鋪河啊?哪用得了這麼多?"

張晉文道:"河監給出的方案,確實工程很大,耗費極多,曹國舅和潘國為都看過了.確實得這麼多."

"什麼方案?"

"開挖六塔河,複大河之水東流!"

"六塔河?"唐奕一陣沉吟,"這個名子怎麼聽著這麼熟呢?"

張晉文知道唐奕沒什麼概念,就道:"六塔河原是黃河支流,如今大河北去,六塔河枯水,正適合河工勞做."

"這河寬幾許?河勢緩急?"

"寬五十步,河勢?....."張晉文也說不明白."這咱就不懂了."

"扯蛋!"唐奕直接就怒了.

"河監腦子里都是屎啊?五十步的小河就想容大河之水東去?"

"給文扒皮傳信,就說老子沒錢,有錢也不往這坑爹的工程上扔!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