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 曲高和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二月北寒春未發,卻入蒼茫草原深.

外面天寒地凍,但在觀瀾北閣之中....

隨著唐奕的歌聲琴調,眾人仿佛置身藍天白云之下,碧草清河之側,牛群馬堆之中......

鴻雁天空上

對對排成行

江水長,秋草黃

.....

蕭巧哥聽得有些癡了.....唐奕雖是一身漢服漢兒的裝扮,但此時在她眼中,唐奕卻仿佛就是一個草原漢子,抱著五弦琴(契丹樂器五弦),坐在天青草綠的草原上放聲高歌.

那悠揚高亢的調子,幾乎讓人聞到了草的清香,牛羊的嘶鳴.

.....

酒喝干再斟滿,

今夜不醉不還

....

一曲唱罷,不但蕭巧哥一言不發.連蕭欣也徹底傻眼了.

"乖乖...這曲子咋可能是南朝人寫的?應該是我大遼狼兒寫的才對啊!"

蕭譽也歎道:"若是六月天氣,定要帶唐兄去草原上看看.那時再唱此曲,必是天神之音臨凡一般的美妙!"

唐奕把琴放到一邊,抿然笑道:"哪兒有那麼誇張?喝酒,喝酒!"

其實,他心里已經美的不行了.....

終于啊,哥的才華終于有人欣賞了!

"唐家哥哥的家鄉是哪兒?"

久未出聲的蕭巧哥突然開口,眾人不禁一滯.

蕭欣一想,對啊,唐奕身為南人,怎麼會唱出如此富有草原意味的歌來?

唐奕放下酒杯,"我的家鄉...很遙遠,不說也罷!"

蕭巧哥一怔,她看出,唐奕的表情雖是灑脫,卻透著一絲哀傷,說不出是一種怎樣的滋味.

...

蕭欣,蕭譽卻看不出唐奕有什麼不同,一曲《鴻雁》勾起了兩人的興致,再加上酒勁上湧,不由一時技癢,竟也唱起了契丹民歌.

他們可不像唐奕那麼安靜,這兄弟二人是一邊唱,一邊跳,氣氛一下子就熱絡了起來.

四人圍坐廳前又唱又跳,就連蕭巧哥都為了助大家的酒興,也唱了一首曲子.

她唱的,正是後主李煜的那首《獨上西樓》.

當然,是唐奕改過的那首.

這回,唐奕也算見識了什麼叫專業的.

因為唐奕這里沒有瑤琴,巧哥只得清唱.但那也如仙音繞梁一般空靈曼妙,一點都不比後世的原唱差.而且,唐奕估計,若是讓蕭巧哥唱宋詞,應該也不在大宋第一歌妓董惜琴之下.

聽著蕭巧哥清唱,唐奕不自覺地抱起了吉他為她伴奏.

有了琴聲唱和,整個曲子又上了一個台階.蕭家兄弟癡癡地聽著,忍不住對視了一眼,二人皆從對方眼中看出幾分震驚,亦有幾分惋惜.

漢人有伯牙與子期'高山流水覓知音’的典故,契丹人雖學漢典,卻難懂其中妙意.

然此時此地,蕭巧哥與唐子浩,一個清歌慢調,一個扶琴相隨,應該就是所謂的知音吧!?

只可惜.....

唐子浩不是伯牙,巧哥亦不是鍾子期,出了這個門,他們就沒法再琴,腔合鳴地唱出此等天籟之音了.

...

"這酒不夠烈..."蕭譽喃喃自語.

"我也覺得....."蕭欣附和起身,又去取了一壇千軍釀過來與二哥對飲.

"咱們是不是太冒失了?"蕭欣猛干一碗烈酒.

"怎麼講?"

"你看小妹...今日她越高興,越滿足,將來進到那個人府里,就更孤獨,更淒冷..."

蕭譽有些詫異,這番話應該是我說才對吧?三弟何時也變得憂郁起來了?

"也許吧..."蕭譽也不知道此行是對是錯.

"不過,最起碼現在小妹很快樂."

"也對!"蕭欣一扁嘴,"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個先到,所以..."

蕭欣笑著舉杯與二哥對碰,"唐子浩說的沒錯,所以要盡量享受今天!"

至少小妹現在是快樂的!

....

這廂,蕭家兩兄弟開始一碗接一碗的對灌;那一邊,唐奕與蕭巧哥卻玩出了感覺.一曲《獨上西樓》唱罷,蘇幕遮下露出一個誰都看不見的滿足笑意.卻不想,唐奕根本沒停下來的意思,琴弦撥動,一首曲子再次響起.

蕭巧哥細聽,發現還是他那本歌譜中的曲子,也忍不住隨著曲子哼唱起來.

于是,兩人就像後世'茬琴對歌’一般,你一句,我一句,你一段,我一段地對唱起來.

...

唐奕爽到了,來到大宋五年,就他-媽沒像今天這般痛快過!

所有人都道唐奕是個天才,是妖孽!

可是,只有他自己知道,自己除了見識比宋人多一點,腦袋轉得快一點之外,其實狗屁不是.

都知道華聯倉儲.可是,沒一個人問過'華聯’二字是哪兒來的?

都知道豬油可以提煉肥皂,甘油.可是,沒一個人在乎,為什麼豬油可以產出這些東西,是何原理?

都知道唐奕無緣無故就會唱一些奇奇怪怪的曲子.可是,沒有人探究,他為什麼要唱,為什麼會唱?

大家好像都忽略了事情的根源,而只注重了結果!

所以,別看唐奕混的風聲水起.有錢,說是富可敵國也不為過.

有勢力,整個圍在他身邊的,不是名儒,就是權臣,個個在光耀千古.

還有兄弟!

可誰又想過,在他心底,有財富和情誼都化解不開的孤獨呢?

曲高和寡!

做為一個穿越者,唐奕所站的高度就是曲高和寡.

讓人崇拜不難,但讓人懂你,卻是太難了!

他的能力,來自千年之後的另一個時空,而他的孤獨,同樣也來自那個時空...

他不奢望,有人能理解一個靈魂為什麼會跨越千年;不奢望,在有生之年,把另一個時空有關他的故事說給宋人聽.

但,他奢望有人能欣賞他的歌,更奢望,有人能看懂他的孤獨...

可笑的是.....這個欣賞他的歌的人,卻是北方狼族之中的一個小女孩....

更可笑的是...

這個小女孩也看懂了他的孤獨...

"唐家哥哥的家鄉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?"

....

喝累了,也彈累了,二人停了下來.

蕭巧哥第一句話就讓唐奕一怔.

"沒關系的,唐家哥哥若是不想說,妹妹自不會強求.妹妹只是好奇,唐哥哥的家鄉會有這樣的琴,這樣的曲兒,還有這樣的情懷.....那會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呢?"

"...."唐奕一時語塞.

"而且,唐哥哥的琴聲里,讓妹妹有一絲錯覺..."

"錯覺?"

"聽唐哥哥的琴,妹妹總覺得...唐哥哥與小妹..."

蕭巧歌頓了一下.

"是一類人...."

"...."

......

推書:《這個天國不太平》穿越南王馮云山,將華夏打造成第三個日不落帝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