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 冰雪聰明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蕭譽能不驚嗎?

大遼幅員萬里,人口近千萬,遼朝一年的財稅也不過三四百萬宋錢.

而唐子浩一個人!

一個人!

一個人就他-媽頂上大遼一半還多的稅產了,這幾乎顛覆了蕭譽的認知.

以前都說宋人富庶,蕭譽還真的沒什麼概念.在他看來,宋民和遼民過的日子好像也沒太大的差別.

可是看了這賬,蕭譽有點想不明白,一家民間的店鋪,一年的流水怎麼可能達到千萬之巨?唐子浩比自己還小了兩歲,怎麼可能掌控這麼大的財富?

和唐奕一比,蕭譽覺得自己這二十年好像都活到狗身上去了.

坐在一旁的蕭巧哥也是詫異不已.原來,這個和哥哥一般大的南朝小哥哥,不但會譜曲填詞,還可以做成這麼大的事情.....

唐奕一見蕭譽的表情,反而鎮定地微微一笑.

"怎麼?這點錢,蕭兄就嚇到了?"

蕭譽凝重點頭."確是嚇到了,而且十分佩服唐兄的膽量!至少在我大遼,皇帝絕不會允許除了他以外的人掌握這麼大的財富.唐兄就不怕懷璧其罪?"

唐奕一笑,"蕭兄錯了,掌控財富從來需要的不是膽量,而是手段!懷璧之人也沒有罪,罪在他沒有保護寶玉的力量!"

"哦?那為兄倒很想知道,唐兄用了什麼手段,讓南朝皇帝放心把這麼大的財富交到你手上?"

唐奕高深搖頭,"不可說...."

蕭譽扁嘴,可能是自己問多了,也可能是唐子浩故意裝樣子.其實根本沒那麼大的財富,也沒有什麼手段.

"不過說心里話."唐奕又開口道,"在大宋,無論從朝廷,百姓收入等等方面來考量,年入這個數,已經是極限了.要想更多,只能在大宋以外了."

蕭譽淡然搖頭,大宋若是做不到,別的地方就更不可能做到了.

他譏笑道:"唐兄想在哪兒掙的比大宋還多?難道是我大遼?"

唐奕篤定地提起一邊嘴角,"這和你就說不著了.不過,你父親要是有興趣....可以讓他來找我!"

靠!蕭譽有點懵,聽這意思,還真在大遼?

心說,這貨吹牛逼是越來越沒底線了啊!

...

之後,蕭譽再怎麼問,唐奕也什麼都不肯說了.

這時,蕭欣提著一盒醉仙金尊和幾樣點心進來,"今天招待我妹子,得用好酒!"

唐奕無語,"平時你妹子不來,也不見你給我省過!"

蕭欣嘿嘿賤笑,坐下倒酒.

蕭譽還惦記唐奕說的那個大財富的事兒,還想再問,卻被蕭欣攔住了.

"今日說那些銅臭之事做甚?二哥忘了為什麼來的了?"

唐奕有點不解,"怎地?你們兩位還帶著目的來的?"

蕭譽一怔,這才想起,小妹才是今日前來的正題.

原來,自上元節之夜,蕭巧哥雖嘴上說的灑脫無比,但蕭家兄弟心中卻怎麼也忘不掉妹妹那抹笑意背後的苦澀.從那之後,兩人對小妹更是百般寵愛,想讓她盡量過的快樂.

再過幾日就是蕭巧哥的生辰.蕭欣就問妹妹最想要什麼?

蕭巧哥玩笑道:"想聽唐子浩彈唱那首《鴻雁》."

于是,兩兄弟一咬牙,今天背著家中父母把小妹帶了出來.

要知道,從現在的情形來看,皇長子耶律洪基很有可能取代耶律重元登上帝位.

如此一來,蕭巧哥做為長妃,就是帝後的不二人選.這個時候,蕭家更要小心翼翼,萬不能讓人抓到把柄,更不能為了女兒的一點小心意,讓她染上半點名聲上的問題.

所以,兩兄弟把妹妹帶出來去聽一個男人彈曲,絕對是擔了很大風險的.更何況,北閣是南朝的書院分閣,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起來,蕭家說都說不清.

...

唐奕一聽他們的來意,心說,老子也夠沒正事兒的,為了給你們唱個曲,連國家大事和正經生意都不顧了.

但是,一想到蕭巧哥確實挺可憐的,唐奕的心又軟了,起身道:"我去拿琴."

說著,就往里間走.

只不過,走的時候,唐奕卻忘了那幾本不讓蕭譽看的《觀瀾商合》賬冊還在桌上忘了收起來.

蕭譽看著那幾本賬出神,他現在抑制不住好奇心地想打開看看.看看唐子浩讓人看的財富就有那麼大,那不讓人看的東西又到底藏著什麼秘密.

他像是著了魔似的緩緩伸出手,靠向那幾本帳冊.

....

"二哥,小妹敬你一杯."

就在蕭譽眼看就要碰到賬冊之時,巧哥悅耳的聲音響起,把他嚇了一跳.

"啊,啊?"

"小妹敬二哥一杯啊,謝謝二哥帶妹妹出來!"

蕭譽把手收回來,透過巧哥蘇幕遮的薄紗,蕭譽仿佛看到妹妹眼中的靈動與智慧.

他尷尬地端起酒杯,"為兄只是好奇,倒是讓小妹見笑了."

兄妹之間沒有什麼遮遮掩掩的,蕭譽大方認錯,薄紗背後的巧哥也是欣然一笑."是小妹冒失才對,小妹只是不想二哥失去唐子浩這位朋友."

"....."

"像二哥,三哥與唐子浩這般,不分南北,不問出身,可以無拘無束地坦誠相交的朋友,應該很珍貴的吧?"

巧哥言語之中盡是憧憬和羨慕,這樣的朋友,她這一生也不可能有.

"只是本無關帳冊,二歌何必為了一觀,而淡了兄弟之間的情份呢?"

巧哥一語驚醒夢中人,與唐奕的友誼,確實比那一點好奇心重要得多.

"為兄冒失了!"

....

唐奕出來的時候,三兄妹正舉杯同飲.

他掃了一眼桌上的帳冊,然後朗聲道:"越來越覺得,交下你們這班損友,真是虧了.不但要隨時候駕,還要好酒好菜的招待,更得客串伶人以祝酒興.唉,交友不慎啊!"

蕭欣哈哈大笑,"記得來生可要與我兄弟遠一點,不然,還不放過你!"

蕭巧哥則是看著唐奕手中的吉他出神,"唐家哥哥果然不是用瑤琴彈的."

唐奕道:"這是我家鄉的琴,與瑤琴音色有別,等下小妹一聽便知."

說完,坐到桌前,橫抱吉他,唐奕輕輕一撥琴弦.....

蕭巧哥不禁眼前一亮,她從小以音律排解寂寞,不論是漢人的琴蕭橫笛,還是北方的馬頭琴,都還算精通.

但,唐奕的這把怪琴彈出的聲音,卻不與任何她知道的琴聲相同,透著一股說不出的空靈.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