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下闕是用來泡妞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蕭巧哥今年只有十四歲.很難想像,一個十四歲的少女會說出好似看破人生一般的話.

"認命","若來生",這樣看破今生的字眼出現在一個十四歲少女口中,這可不單單是成熟,更多的,應該是一種可悲吧?

可是,有什麼辦法呢?這是蕭家人的宿命.家族的繁榮,靠的就是像蕭巧哥這樣一代代的蕭家後人犧牲自由意志,緊密地與耶律族人綁定在一起支撐起來的.

"小妹,今年就要過府了吧?"蕭欣突然開口,說的卻是蕭巧哥最不想提及的東西.

對于燕趙王,蕭巧哥沒有惡感,最多只是陌生.

蕭譽不自覺地摟住巧哥的肩膀,一如小時候摟著妹妹玩耍一樣.

現在,他也唯有用這樣的方式來給妹妹溫暖,來給她力量.

不想,蕭巧哥輕輕地扭動身體,"別鬧啦哥,我可是已經嫁人的小婦人了哦!不要把我當小孩兒."

遠處的中街燈市依舊絢爛奪目,依稀還有五色煙花沖上元夕的夜空,但走在小街一角的蕭家三兄妹,心里卻說不出的壓抑難明.

.....

唐奕回到北閣,一直等到子夜,也不見潘越回來,知道這貨今晚算是回不來了.

無奈,只得關了排門,回房歇息.

君欣卓給他打來洗腳水,親手幫唐奕洗了腳,脫了衣裳,端著腳盆就往外走.

唐奕一把拉住她,"今晚就睡這兒吧!"

冬獵回來之後,唐奕可就沒有巡獵時的待遇了,大家各自睡自己的屋.

君欣卓臉色一紅,"把水倒了.."

"放那兒吧,明早再說."

君欣卓扭不過他,只把把腳盆放到一邊,吹了燈,摸著黑淅淅索索地脫著衣服,不一會兒就鑽了進來.

唐奕輕輕抱住她,十分滿足地長出了一口氣.

...

"大郎...."

"嗯...."唐奕懶洋洋地應著.

"剛剛在夜市的那首詞,有下闕嗎?"

"你問這干嘛?"唐奕好奇道.君欣卓可是從來不關心這些酸詩浪詞的.

"不干嘛!那個蕭家的小姑娘,自從你寫了上闕詞之後,一直就沒怎麼說話,似是一直在琢磨."

唐奕撇嘴,"又看不見她的臉,你怎麼知道?"

"感覺."

"那你感覺感覺,我現在在想什麼?"

啪...,回答他的,是一下嗔怪地輕拍.

唐奕嘿嘿一笑,"君姐姐的感覺還是准的."

"別鬧,有沒有下闕嘛?"

"當然有,只不過,不想寫給他們看."

"是什麼?"

唐奕抿然道:"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."

...

君欣卓雖識字不多,但也知道這是寫街上往來的各色美人.

又輕拍了唐奕一下,"色胚!"

"還有呢?"

"還有就是..."唐奕湊到君欣卓耳畔,吹著熱氣道:

"眾里尋她千百度...."

"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."

"呀~!"君欣卓嬌喝出聲,萬沒想到,最後是這麼兩句.雖羞的嬌容滾燙,卻依然佯裝不懂的問,"是什麼意思?"

"真不懂?"

"想聽你說."

"好吧!"唐奕動了動,握著君欣卓的手輕輕揉搓.

"意思就是說..."

"街上行走的美麗女子,她們卻都不是我心底的那人...."

"夜深了,我千百次尋找,卻在不經意的一回首間....."

"怎樣?"

君欣卓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,說不出的激動,這是大郎第一次給她寫詞呢.

唐奕道:"發現那個我等的人,原來一直在身邊,就在燈火寥落的地方靜靜看著我...."

說完,屋里就沒了聲音,只聽見君欣卓的心跳好似悶鼓一般,咚咚的撞著心口.

唐奕暗笑,女人啊,都禁不住這樣的情話.

借著瀛弱的夜色,看著君欣卓的臉,不禁起了壞心.

"不過吧....."唐奕把聲調拉的老長,"現在看來,最後一句要改一改."

"改成什麼?"

君欣卓真怕他改完之後,說的就不是自己了.

"改成.--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被窩最深處!"

說完,唐奕哈哈大笑,又開始不規矩起來.

君欣卓絕倒...

就知道這混蛋說不出什麼好話!

...

第二天臨近中午,潘越才從外面回來.

一進北閣大廳,他就是一愣,因為除了唐奕,黑子和君欣卓,連蕭譽和蕭欣也在.

眾人一邊溫著酒,一邊玩味地看著他.

"再不回來,我們就要去報官了,就說大宋使節被遼女給綁了去!"

潘越臉不紅不白地在蕭家兄弟中間擠了個座位.

"怎地!?行你天天抱著某位俠女起膩,不行老子出去快活快活?"

"你!"君欣卓氣的不行.心說,我又沒惹你,帶上我做甚?狠狠瞪了潘越一眼,起身回房了.

潘越無心的一句,讓她不自覺地想起昨晚.

"嫂子,別生氣啊!"潘越繼續賣賤.

唐奕拿他無法,搶白道:"行了!昨晚得嘗所願了?"

"嘿!"潘越沒羞沒騷地一樂,轉頭對蕭家兄弟道:"你們契丹女人還真是放得開,小爺算是開眼了."

蕭欣一挑眉毛,意思是,大家都懂的.

這些人里,說起來只有唐奕和黑子還是初哥,蕭家兄弟都已經是有家的人了,蕭譽的兒子都會叫爹了.

男人那點風流事,向來是個大熱的話題.

"住哪兒了?早上我們整個蕭府的人撒出去都沒找著你."

潘越左右看看,"原來你們聚這麼齊,是怕小爺出事兒啊?"

唐奕眼睛一立,"你以為呢?人生地不熟的,出點事兒,我怎麼跟你爹交代!"

"沒事兒!"潘越一甩手,"昨晚就睡在得月樓客棧,哪都沒去,能出什麼事兒?"

"得月樓?"蕭欣一怔,"住的是哪間房?甲字二號?"

"哎!?你怎麼知道?"潘越奇了怪了,他們不是說沒找著嗎?

蕭欣不答,與蕭譽對視一眼,"我說昨夜看著就像,原來還真是她."

蕭譽苦笑道:"除了她,誰還能這般大膽,在咱們的眼皮底下,就把人勾走了."

"誰啊?"唐奕疑道.

蕭欣曖昧地看了一眼潘越,才答道:

"戶部侍郎突吉台的掌上明珠,大定有名的美-嬌-娘."

"哦靠!"潘越興奮大叫,"還是個侍郎千金啊!小爺都沒好意思問,只當是個富家小娘呢."

"那不虧!"潘越得意道,"沒想到,你們大遼侍郎千金都這麼奔放."

"呵呵...."蕭欣干笑兩聲,"你當是什麼好事兒?"

"怎地?"潘越不明所以.

蕭欣拍了拍他的肩膀,"不過,還是要恭喜你....."

"你現在已經和大定很多家的公子成了連襟,當真是一夜打進大遼貴族圈了!"

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