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 同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公子,手下留情!"

那逗逼攤主一聲高叫,惹得圍觀百姓哄堂大笑.遼人耿直,像這種滑不留手的市儈之人當真是不多見.

唐奕玩的高興,反倒一點不覺這攤主恬燥,值此年節,倒平添幾分歡樂.他翻手摸出一塊銀子高高拋起,"賞你了!"

攤主跳得老高穩穩接住,一看竟有一兩多,樂的眼睛都瞪不開了,"謝公子,謝公子打賞!"

蕭譽一看也差不多了,招大家繼續游燈.

蕭欣離開燈攤時,一巴掌拍在攤主肩膀,拍的他身子一矮.

"走啦,以後再來光顧!"

攤主臉色一苦,"您還是別來了....."

"哈哈哈..."眾人又是一陣歡笑.

等唐奕等人已經走到了街上,才有好信兒的百姓靠到攤主面前.

"見識了吧?"

"見識了!"攤主摸著那一大塊銀子,"有能耐,還大方,應該不是凡人!"

"凡人?"那人撇嘴道,"還用你說!?知道那是誰嗎?"

"誰?"

"南朝名臣范仲淹的門生,中街把頭觀瀾北閣的小閣主,你在人家面前擺燈攤,那不是找虐嗎?"

攤主瞪著眼睛,"乖乖,原來是南朝來的,難怪才學過人."

"另外幾個也不簡單."那人繼續賣弄,好似能認出這些大人物就是有本事一樣."乃是北府宰相蕭惠家的兩位公子."

"....."

"那馬車里的....."眾人一聽,這才反應過來.

"馬車里的,豈不就是有我大遼第一才女之稱的蕭巧哥?"

那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!

.....

蕭譽,唐奕等人離了燈迷攤子,正欲前行,卻被蕭母叫住了.

眾人聚到馬車前,就見車簾掀開一角,露出蕭母慈祥的面容.

"本宮有些乏了,且先回府了,你們年青人玩吧!"

蕭譽聞言恭敬道:"那孩兒送母親回府."

車中蕭母莞爾一笑,"莫要麻煩,為娘自己回去就是."

說著,又對車中的蕭家小妹道:"難得出來,你且下車隨兩位兄長玩耍去吧!"

蕭小妹怯生生地回道:"女兒.....還是隨阿娘回去吧....."

"時候尚早,一會兒還有龍魚燈舞,煙花火戲,當真就不想看了?"

車中一陣無聲,少卿車簾一掀,就見蕭巧哥輕飄飄地出來了.看來是被母親說動了心,想留下來繼續游燈.

待她下車之後,蕭母吩咐蕭譽,"照顧好你妹妹!"

蕭母亦是苦心,巧哥難得出一次府,今日與那南朝後生猜迷,女兒像剛剛那般笑得開心,燦爛,她已是許多年沒見過了.

所以,她才讓蕭巧哥留下來,也是想讓女兒多享受一些快樂的時光.

...

蕭母乘車而去,眾人的隊伍一下子沒了長輩,大家也都放松不少.

"這是舍妹巧哥."蕭譽為唐奕介紹.

唐奕知道這位少女看似比自己還小,但其實已經嫁做人婦了,不敢造次,恭敬行禮道:"見過蕭家妹子!"

蕭巧哥也是輕輕一拂,"唐家哥哥,久仰大名."

聲音之中雖有幾分羞澀,卻依舊悅耳動聽.

"不敢不敢..."唐奕恍然回道.

蕭巧哥又道:"公子在琴樂之上的造詣讓小妹尤為心折.若有機會,還要請教一二呢!"

唐奕回道:"妹子繆贊,為兄也是胡亂作曲,上不得台面."

"公子謙虛了...."

"哪里哪里...."

...

"喂!"蕭欣又看不下去了,恬燥道,"你們夠了啊!再客氣天都亮了!"

唐奕一窘,隨即急智地轉臉對蕭欣裝腔道:"蕭三公子,趕時間嗎?且自行去便是,不用等我們."

蕭巧哥聞言,亦不給三哥說話的機會,接道:"唐家哥哥倒是說到點子上了,少了'蕭三公子’,確實能清靜不少呢!"

蕭欣看著自家妹妹,一臉的'胃疼’,怪叫道:"什麼情況?我才是你親哥!"

"一點不像呢,哪有親哥哥這般擠兌自家妹子的?"

雖是帶著蘇幕遮,但唐奕仍能想像得出薄紗下的表情.....

"好吧!"蕭欣哀嚎一聲,"唐子浩,你回大宋的時候,記得把這丫頭帶走,別留下來氣我!"

眾人大笑,離了那個擺燈攤的活寶,蕭欣立馬補位,這是生怕氣氛清冷.

蕭譽略帶嗔怪地橫了蕭欣一眼,"胡說什麼呢!?"

雖知他是玩笑,但這種玩笑在街上可是開不得.

蕭欣一吐舌頭,知道自己興奮過頭兒了.

...

眾人又在街上閑逛起來,經蕭譽剛剛那麼一說,蕭欣安靜了不少,連帶著蕭巧哥也顯少出聲,默默地和侍女跟在眾人身邊.

晚一點有龍燈和煙火.大家就這麼一邊在路旁的燈攤轉悠,一邊等著看燈戲.

這時候,唐奕才發現有點不對....

好像少了個人.....

"潘越呢?"

蕭欣來了精神,"你還不知道?"

"什麼?"

"剛剛你和小妹猜迷之時,這貨早讓人拐跑了!"

"拐....拐跑了!?"唐奕有點懵.

黑子插話道:"嘿,你是沒看著,讓個小丫頭給領跑了,長的還挺俊呢."

哦靠!唐奕對這個時代的認知有點顛覆.

還真讓這貨得逞了?

....

要說潘越這貨現在可是美的不行,剛剛猜迷之時,他發現圍觀人中有個契丹小娘子長的還算標致,于是就多看了兩眼.

哪成想,這一看,還真看出事兒了.

他看人家,人家小娘子也看他,心說,這俊後生面嫩的很.

那小娘子就大方地過來塔話,潘越哪被美女搭過訕?兩人眉來眼去,就聊出了奸情,都沒告訴唐奕一聲,這貨就和小娘子一同去游燈河了.

唐奕聽了細節,更是蛋疼不已,心中默念:

'潘國為啊,你兒子可不是我帶壞的,這小子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啊!’

....

正想著,前面又是一個燈攤,卻不是什麼燈迷,而是七彩花燈空出一面兒,全是白底,是用來提燈詩的.

蕭譽一見,立馬笑著對唐奕道:"認識子浩這麼長時間,詩詞之功還未得見,今日倒要討教一二了!"

唐奕翻著白眼道:"我可不善詩賦."

"行了!"蕭欣叫道,"你這個狂生半闕郎,在我遼朝那也是赫赫有名的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