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賽燈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呼籲一下,知道很多書友不習慣付費閱讀,但是這是蒼山的飯碗,不得不老生常談.以蒼山的更新量來看,每月真的最多十塊錢.十塊錢成就的是蒼山的事業,還望大家能夠體諒,支持正版閱讀.

--------

蕭家小妹?

唐奕一震,下意識地又朝馬車看了一眼.只不過,車簾緊閉,看不見里面的情況.

這就是那位四歲就嫁了人的小姑娘?

君欣卓也朝車內深深地看了一眼,這就是給大郎出難題的那個蕭家小妹?

..

此時,天色已暗,中街大道兩旁千燈萬盞,倒真有幾分繁花似錦的意思.

眾人沿街而行,品燈看景倒也自在.

蕭母和蕭家小妹坐在車上,也把車窗的簾子掀開一角,看著街上景致.

由于外明內暗,唐奕往里面掃了好幾眼,也看不清里面的人,只是偶爾瞥見一頂蘇幕遮上的白紗閃過車窗.

幾人一邊走,一邊聊著.

"唐兄,說說開封的上元燈會是什麼樣子?"

唐奕略一沉吟,"十里長街銀河墜地,民間百藝月下盡享."

蕭欣聞言,一陣羨慕,"都說大宋的開封是天下第一城,真想去看看,到底有沒有傳說中的那般繁華."

唐奕笑道:"想去就去唄!現在宋遼通使,你想去,還不是你爹一句話的事兒."

蕭欣難得露出堅澀之意,"哪有那麼簡單."

唐奕道:"在我的家鄉有這麼一句話."

"什麼話?"

"人的一生應該做兩件事: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,和一場奮不顧身的戀愛."

蕭譽聞言,也是苦笑,"難怪唐兄如此灑脫,原來是受家鄉所染.可惜啊,這兩件事對于我們蕭族來說,都不是那麼容易!"

唐奕一攤手,"那就只有盡情享受今天了,因為你永遠不知道,意外和明天哪一個先到!"

蕭譽贊服,"唐兄果真性情中人!沒錯,享受今天!"

蕭欣也道:"要是帶酒就好了,那豈不是更享受?"

"酒就算了吧...."潘越突然插話.

"喝完了....'蛋疼’!"

"哈哈哈..."

幾人都知道其中之意,笑作一團,卻不知馬車之內,蕭母下意識地握住了小女兒的冰涼玉手.

而帶著蘇幕遮的女子,淒然囈語...

"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....一場奮不顧身的戀愛....."

"阿娘,那樣的人生....會是什麼樣子?"

......

外面幾人笑鬧一會兒,正好看見路邊圍了一圈男男女女,卻是有燈迷題主在販燈.

"猜迷了,猜迷啦!中者送燈啦!"

幾人被攤販的叫嚷所吸引,不由靠了過去.

守攤的遼人一看,來的是幾位華服公子,立馬陪笑道:"幾位公子,可要猜迷?三文猜一次,中者送花燈.幾位一看就是讀書之人,要不要試試?"

蕭譽微微一笑,這種以燈作撲的燈迷可不好猜,要不人家題主還不得賠死?只看圍著看熱鬧的人多,猜的人少就知道了.

"我來,我來..."蕭欣可不管難不難,擠上前去.圖個熱鬧也得試試.

他掏出一把銅錢塞到題主手里,就上前試手.不過,第一題就被難住了.

"'四個晚上’?這是什麼題?"

蕭欣抓耳撓腮想了半天,最後只得回頭求助道:"誰知道?"

攤主忙道:"多一個人答,可是要多算錢的...."

蕭欣不耐煩地一甩手,"本公子像是差錢的人嗎?"

...

蕭譽搖頭,"想不出."

黑子和潘越也道:"想不出."

君欣卓剛要搖頭,卻見那題主叫道:"這就算四位了,十二文."

蕭欣恨恨道:"貪財鳥厮,鑽錢眼里去了!"

攤主一樂,"公子不差錢嘛,和小的計較這些做甚."

唐奕被他逗樂了,心說,這攤主也是有趣,見蕭欣看過來,頓時起了玩心.

"一貫錢,我告訴你迷底."

攤主一翻白眼,好嘛!?這位比他還黑.

蕭欣當然知道,唐奕是鬧著玩."快說,快說,給你一貫就是!"

攤主一聽,立馬搶白,"要不,公子把一貫給我吧?小的告訴你."

"你一邊去!"蕭欣氣得直叫.

惹的圍觀眾人一陣大笑,這攤主就是個活寶.

唐奕正要答,就聞馬車之中一個柔柔的聲音搶白道:"是個'羅’字,三哥還是把一貫給小妹吧!"

嘿!?

唐奕一陣氣結,還有搶生意的啊?

攤主愣道:"答對了..."

"哈哈...."

蕭欣聞言大笑,"還是我妹子聰明,差點上了唐子浩的賊當."

四個晚上,就是'四’'夕’,可不就是個'羅’字嗎?

攤主也不賴帳,把有迷面的花燈挑下來,送到蕭欣手上.

其實他也不虧,一眾人答下來,他就進了十五文,比賣燈的價格還要高上幾文.

蕭欣挺高興,拿著花燈又掃看起來.

"畫時圓,寫時方,冬時短,夏時長...."蕭欣一眼就盯上掛在高處最好看的幾盞大燈之上.

可是,越是好燈,迷底越難,哪有那麼好猜.

又抓耳撓腮想了半天,依舊無果,他只得再次轉頭求救于眾人.

大伙皆是搖頭.....

攤主興奮大叫,"算錢了!"

眾人絕倒,這就是個逗逼.

蕭欣無奈地朝馬車嚷道:"妹子,快幫忙."

不想,車中人卻道:"唐公子不是還沒應聲嗎,想必定有答案."

唐奕心說,這小姑娘這是和我杠上了啊?一下來了興致.

"東海有魚,無頭無尾,去掉脊骨,便是此謎!"

"....."

大迷套小迷,用迷猜迷?

圍觀眾人心說,不帶你這麼玩的啊.....

卻不想車中人咯咯直笑,"公子好本事,小妹佩服!"

"喂喂!"

蕭欣不干了,"你們能不能給我這腦子不好使的留個活路?"

"是個'日’字."車中的蕭家小妹說出了答案.

一樂,急忙向題主伸手道:"拿來,拿來!"

攤主苦著臉摘下花燈,遞給蕭欣.這一盞他可不賺了,這燈的造價就近百文,是震場子的好燈.沒想到,碰到這兩個變態.

"那這個呢?"蕭欣玩的高興,直接指向掛得最高的那盞.

這回他也不問別人了,直接問向唐奕和車里的妹妹.

"白蛇過江,頭頂一輪紅日."

唐奕一扁嘴,"此題不難,定難不住蕭家妹子."

既然是杠上了,有來有往才有趣嘛.

車中傳來悅耳的咯咯笑聲,"且先不說這一題,妹妹也有一迷,還是讓唐公子一並猜了吧!"

"烏龍上壁,身披萬點金星."

"....."

大伙兒聽完,倒吸一口涼氣,這下精彩了!

車中人的這一迷題可不是隨便出的,與上一迷正好是一副對聯.

上聯:白蛇過江,頭頂一輪紅日.

下聯:烏龍上壁,身披萬點金星.

對仗工整,大氣磅礴,且上下聯各是一迷,當真是好才華.

唐奕也是佩服,這樣蘭心蕙質的女子在大宋也不多見,何況是遼朝.

但是,即然人家已經出招,又不能不接,只得朗聲答道:"分別是油燈與杆秤."

眾人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,當真是這兩個物件.

"好!"

圍觀眾人高聲唱好,皆被這一對男女的才華所折服.

只是,不知車中那女子樣貌如何,配得上這俊後生否?

...

蕭欣興奮地大笑,對那題主大叫,"哈哈哈,又對了,快點拿下來!"

這回也不等攤主摘下燈,就又看向別的花燈,"那這個的答...."

沒等他說完,就聞攤主高聲大叫,"公子,手下留情!"

攤主心說,再讓他們這樣猜下去,褲子都賠光了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