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初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蕭欣送唐奕出府.

唐奕試探著問道:"你們家家學頗深啊,侍女就站在屏風後面候著?"

蕭欣一怔,"說什麼呢?我家可沒那個規矩."

"哦?那屏風後面是誰啊?站了大半個時辰."

蕭欣更迷糊,"我不知道啊!"

得!

這位沒心沒肺的主兒,唐奕算問錯人了.

"對了!"蕭欣打斷唐奕的思路,"你上次那首《鴻雁》,我家小妹讓我還給你."

說著,從懷里扯出一張紙箋,正是上次唐奕寫的那張.

"還我?"唐奕不解地接過紙箋.

除了那本樂譜筆記,到了這家人手里的東西,還沒有還回來的.

唐奕一邊走,一邊把紙箋打開來看.

只見一如上次一般,唐奕譜曲有錯之處皆做了修改,每一句旁邊都有娟秀小字做的備注.

在歌譜的最下面,還有一段不屬于這首曲子的一段文字.

"塞上歌,鴻雁掠草波,苦無瑤琴引仙樂,獨夢天音載駒車.祈天歌,聞樂賖."

唐奕不由放慢了步子,"有點意思....."

字面上的意思是:

《鴻雁》是塞上的歌曲,有如大雁掠過草原時掀起的草流一般優美.但是,凡琴卻無法彈出應有之意,只能在夢中想象那種乘車馳騁,天音繞耳的景象.向上天祈求,能聽到歌曲本來的樣子!

詞中這麼一寫,反倒讓唐奕有點不好意思了.

他當時確實有點惡搞和有意刁難的意思.因為這首《鴻雁》,在後世雖是草原之歌,但卻是只有男人才能唱出韻味,女聲很難表現出那種悠揚,遼闊的感覺.

這個時代的曲子都是女人唱,很少有男人歌,蕭家小妹自然唱不好.

其次,《鴻雁》的曲子是吉他曲,古琴雖能彈出來,但卻完全變味兒了.就好比用二胡拉《克羅地亞狂想曲》是一個道理,根本就不搭調.

當時,唐奕就是想看看這蕭家小妹有多厲害,所以才寫的這首歌.

沒想到,自己那點心思都讓人看穿了,而且從這詞中不難看出,蕭妹子也不是什麼好相與之輩.

因為,這看似簡短的兩句話,卻是一首詞.

准確地說,是一首遼詞.

遼人也寫詞,但卻不像宋人一般有固定的詞牌.遼詞隨意做曲,更像是後世的音樂.這也是為什麼,唐奕的歌在遼朝反而更容易被接受的原因.他們本就沒有固定的套路,更容易接受外來的東西.

這首有詞沒有曲的兩句.其實是把皮球踢了回來.意思很明顯,"你給我出了難題,那本姑娘也給你出一道,看你解得開嗎?"

唐奕被這首短詞所吸引,站在那兒開始琢磨起來.

蕭欣不明所以,"什麼有點意思?我家妹子寫啥了?"

唐奕搖頭不語,把紙箋往懷里一揣,"走了!"

他還真不信了,不就是首遼詞嗎?

蕭欣一臉呆滯地望著唐奕遠去.心說,怎麼和小妹一個德行,神神叨叨的!

還別說.,這兩人倒挺般配!

....

接下來幾天,唐奕也就不怎麼出門了.一是大過年的沒什麼地方可去;二是專心琢磨蕭家小妹的那首小詞.

轉眼到了上元節.

遼人也學南朝一樣,在大定的中街擺上花燈夜市,弄成了盜版的上元燈會.

對此,宋人只能微微一笑.

開封的上元燈會,從皇城的宣德門一直擺到外城的南熏門.十里禦街張燈結彩,亮如白晝,百萬開封居民盡聚于此,也是你大遼能比得了的?

不過,說起來,倒有一點卻是大宋比不了的.

那就是,遼朝的小娘子們.

異族娘子本就奔放熱情,值此上元佳節,那更是把積攢了一年的香閨情深毫無保留地釋放了出來.

聽蕭欣說,上元節在燈會之上,要是哪位娘子邀你同游,千萬不要拒絕,說不准當晚你就是入幕之賓.

潘越聽得目瞪口呆,"乖乖...你們北朝的粉頭兒就不怕睡完了不認賬?"

蕭欣鄙夷道:"粉頭兒?哪有粉頭到燈會上拉客?都是良家小娘,就算是官宦貴族的姑娘也說不定."

契丹女子對于貞潔之事都不怎麼看重,就算是許了人家的少婦,偶爾偷個男人也不算事兒.不說別人,單說劉韜那厮,就和個契丹小姑娘未得夫妻之名,卻行了夫妻之實了.

潘越聽的哈拉子都下來了.....

不行,咱也得為國爭光,泡個契丹姑娘啥的!

.....

上元當天.

潘越換了一件新皮袍,把自己打扮得那叫一個精神,就等一會兒街上碰到個思春小娘讓他開開葷了.

唐奕心說,這貨也是無恥到了極點,特麼蕭欣的話你也信?真那麼隨便,還不成了無遮大會了?

用過晚飯,唐奕帶著君欣卓,黑子和潘越就出門了.至于楊懷玉,這位對契丹人的燈會無感,回屋睡大覺去了.

觀瀾北閣就在中街邊上,出門就能看見滿街的各色花燈,還有穿流的人潮.

眾人走了一段,在中街的一個路口停下.等了片刻,就見遠處蕭欣,蕭譽引著一輛馬車過來,沖唐奕揮手.

唐奕迎了過去,與兩兄弟見了禮.

蕭譽指著馬車道:"家母在府里呆了煩了,也出來游燈.

唐奕聞言,連忙沖車駕拱手一禮,"外臣見過長公主殿下!"

少卿,車簾掀開一半,就見車中端坐一位*******正是蕭家兄弟的生母,遼朝的秦晉大長公主.

"免禮吧!若是願意,叫聲伯母就好.常聽譽兒提起你,你們年青人玩的盡興,不要在意我這老婆子."

"伯母哪里話!"唐奕順杆就爬,開始忽悠.

"蕭兄若是不說,晚輩只當是蕭兄的長姐坐在車上呢!"

"咯咯..."唐奕話音剛落,車里就傳來一聲輕笑,聲似仙音好聽至極.

唐奕這才注意到,長公主身邊還坐著個女子.一身月白胡裙,披著雪狐絨披,但頭帶蘇幕遮看不清容貌.

長公主也是一怔,隨即莞爾.

"好個甜嘴的小子!本宮差點就信了....."

唐奕憨憨一笑,也不說話.這位契丹公主可比大宋的貴族女子開朗得多,至少還能和後輩開開玩笑.

蕭母也不多費話,讓他們年青人自顧玩耍不用管她,然後就放下了簾子.

唐奕小聲向蕭欣問道:"車另一個是誰啊?"

"家妹."

蕭欣低聲答道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