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裝病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求自動訂閱...這個數據對蒼山很重要.全訂的客官,要是相信蒼山不會寫崩,就點上吧.

Ps:'江洪波福靈’到底是真愛,還是哪尊神的小號?每天一千多起點幣讓蒼山受寵若驚.不管是誰,謝謝你了兄弟!

同時還要謝謝'朝陽下’'一罪防鏽’'命運’'wistaria68’'小豬1381’!

長情不及久伴,不管是100,還是10,你們每天都來支持的這份心,比什麼都珍貴.

謝謝.....

--------

蕭譽一直盯著唐奕帳子里的動靜,他知道唐子浩的性子,真怕出點什麼事兒.

可耶律洪基進去一個多時辰也沒出來,他只當兩人相安無事.卻不想,帳子里突然傳出唐奕大喊"燕趙王醉酒摔倒"的聲音.

蕭譽一激靈,急忙趕了過去.

只不過....

只不過到了一看,耶律洪基是讓侍衛抬出來的.

蕭譽一陣奇怪,怎麼醉成這樣兒了?而且,這是怎麼摔的?怎麼還把臉摔花了?

...

耶律洪基醒來之時,也是奇怪.

先得說大宋的酒確實厲害,幾碗就把他灌倒了.單是這頭疼欲裂,全身像被圍毆了一樣的酸疼,就著實折磨的人難受.

耶律洪基怎麼也想不起來,昨天是怎麼摔的,還能讓酒碗把腮幫子擱破了.

穿上衣服下地一走,耶律洪基哎呦一聲捂住了褲襠.

奶奶的,這酒絕不能再喝!喝完了,連褲襠里的男人根都隱隱作痛.

....

唐奕一直沒起床,豎起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.

蕭譽見都開早飯了,唐奕還沒出來,就到帳子外面叫他.唐奕直說昨天喝多了,頭疼的起不來.蕭譽沒辦法,只好讓本隊在此停駐一天,等他病好了再走.

耶律洪基一聽唐奕昨天喝的起不來床,心中才稍稍好受了一點.心說,南朝人果然還是不如咱契丹漢子,一頓酒就能喝趴下!

這讓皇長子殿下找回了一點面子,還特意忍著跨下之痛到營地里轉了一圈.

那意思就是說:看到了吧?別看昨天老子是被抬出來的,但咱還是比宋人強,只一晚就又生龍活虎了.

本來,耶律洪基想留下來和蕭家兄弟一起,畢竟那個君姑娘在這兒.但是一想到獵魁之名還沒著落,為了皇位也不能只顧泡妞.

最後,耶律洪基只得帶著自己的人馬離開營地,獨自巡獵去了.臨走前還不忘讓蕭譽轉告唐奕,回京之後再去找他一聚.

.....

直到耶律洪基走了,唐奕才算踏實,長長的出了一口氣.

君欣卓看他的樣子好笑,揶揄道:"只道你什麼都不怕,原來也有所顧忌."

唐奕一翻白眼,"能不怕嗎?他可是未來大遼的皇帝!"

"那你昨天還踹那得麼歡,當時怎麼不怕?"

唐奕嘿嘿一笑,翻身抱住君欣卓,"敢打我女人的主意,就算惹不起,也得讓他長點記性."

君欣卓臉色一紅,"誰是你女人...."

"你唄!"唐奕耍起了無賴."睡覺睡覺,奶奶的,一晚上都沒睡踏實."

"都走了,你還不起呀?"

"怎麼也得裝一天吧....."

說著,手又開始不規矩起來.

"...."

.....

第二天,唐奕'病愈’,大隊再次出發向北.

唐奕騎在馬上四下掃看,"咦?耶律涅魯古那幾頭憨貨呢?"

蕭欣笑道:"君姑娘前日露了一手,那幾位差點沒嚇出毛病來,哪還敢再來生事?昨天燕趙王一走,他們也都溜了."

唐奕一撇嘴,"沒意思,還想拿他們解解悶兒呢!"

蕭譽苦笑搖頭,叔父蕭英在南朝做通政使,傳回來的消息果然沒錯,這個唐子浩誰也別招惹他,不然都得倒黴.

"你也夠狠的......"

見四下沒有外人,蕭譽突然來了這麼一句.

唐奕一怔,"啥意思?"

蕭譽繼續道:"你就不怕一腳踹斷了耶律洪基的子孫根?"

唐奕一哆嗦,哪敢承認,甩手把頭偏到一邊.

"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...."

"別裝了,燕趙王從你帳子里被抬出來的時候,我可清楚的看見,他下身有一個大腳印."

唐奕心說,完了!

當時沒注意,那特麼不就露餡了?

卻聞蕭欣賤笑道:"你可欠我個人情,讓我幫你掩蓋過去了,那套袍子也讓我給收了燒掉了."

唐奕更是迷糊.

這兩兄弟啥意思啊?沒好到幫他整治大遼未來皇帝的地步吧?

"踹得好!"蕭欣恨恨道,"要是換我,就再多踹兩腳!"

"呵呵..."

唐奕干笑兩聲,真是弄不明白,這兩兄弟和耶律洪基怎麼那麼大的仇?

"我可什麼都沒做...是他自己摔的..."

...

接下來幾日,純粹就是閑逛,到回去的時候,蕭譽這一隊人也沒走出去三百里.

不過,也還算運氣不錯,第四天晌午的時候,有老獵手摸到了一處熊洞,里面還真有一只冬眠的公熊.

所謂熊洞就是熊窩,有的是石洞,大多數是空心的老樹洞.有經驗的獵手一看這一片的山林即無'豬道’,也無鹿狍,虎豹活動的蹤跡,滿山除了幾個兔子坑,就沒有一點活物的腳印,知道這多半是大野獸的領地.而且也只有黑瞎子(熊)冬天不出來覓食,只在洞里睡覺舔掌,不會在外面留下蹤跡.

結果,待把公熊從樹洞里捅出來.遼人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兒,楊懷玉和黑子就殺了過去.

冬眠的熊虛弱得很,楊懷玉看准時機一槍直取熊頸,直接來了個對穿.而黑子的老拳也同時打在黑熊下額,一拳就把下巴掀了下來.

遼人看的褲襠直跑風,特麼那可是大黑瞎子啊!誰敢往它大掌底下鑽?一掌拍下來,腦袋都能拍扁.

這幾位南朝來的特麼簡直就不是人!

蕭譽也是唯有苦笑,出來之前,還大言不慚地說照顧唐子浩這幫,結果正好反過來了.

唐奕瞅著黑熊直犯愁.

獵到了黑熊不假,可是,這也不能帶回去啊?

最後,只得讓黑子把熊掌和苦膽取了,熊皮扒下來,剩下的都不要了.

又在山上邊玩邊走,轉了幾天,看著日子差不多了,眾人開始向臨潢的大營進發.再過幾天就是小年,該回去了.

到了大營才知道,遼帝早一天就已經回來了,各家的獵手也都回來的差不多了.蕭譽這一波算是晚了的.

獵魁果然還是耶律洪基的,雖沒獵到熊,虎,卻打了一頭豹子,還算不錯.

這讓耶律洪基再一次膨脹起來.心說,就算沒拿唐子浩那只四百斤的大公豬,老子依然是第一!

兒子又拿到了獵魁,進一步在群臣面前樹立了威望,耶律宗真自然高興,大賞了耶律洪基.要不是官職沒法再加了,耶律宗真可能又要給兒子升官了.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