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讓你瞎惦記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耶律洪基也不管有些呆愣的唐奕,自己先坐下了.

"來來,我與唐兄弟對飲幾杯!"

唐奕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君欣卓,心說,這貨不會真沒安好心吧?

....

此時,帳外與唐奕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兩人.

蕭欣冷著臉看著耶律洪基進了唐奕的帳子,對身邊的蕭譽道:"查刺(洪基小字)不會真打君姑娘的主意吧?他從獵豬那會兒看君姑娘的眼神兒就不對!"

蕭譽面無表情地搖頭.

"但願不是!不然,以唐子浩的性子可能要出事."

"呸!"蕭欣狠狠地淬了一口."什麼東西!苦了咱小..."

"你小點聲!"蕭譽厲聲喝道,"那不是咱們可以左右的."

"我就是替小妹不值!"

....

帳內.

唐奕見耶律洪基根本不給自己說話的機會,也只好坐下.

君欣卓想退出去,留唐奕和契丹王爺獨處.不想,耶律洪基見她要走,急忙攔住.

"君姑娘,這是要去哪兒?我們北朝可沒有南朝那麼多規矩,坐下一同用食即可."

君欣卓沒回話,而是看向唐奕.

唐奕笑道:"與規矩無關,正好外臣有些關于華聯的事與殿下說說,還是讓她出去吧!"

"哎~!"耶律洪基有些不悅道,"外出游獵不談那些銅臭之事."

"我,操,你大爺!"

唐奕暗罵,但是又無他法,只得讓君欣卓挨著自己坐下.

見美人入坐,耶律洪基心情大爽.

"像姑娘這般貌若天仙,又身手了得的巾幗女子,即使在我大遼也是不得一見."

"要本王說,這才是本王最欣賞的女人!"

"來,本王敬姑娘一杯!"

媽了個巴子,唐奕真生氣了.

有特麼這麼誇別人媳婦的嗎?

君欣卓哪里看不出唐奕已經在爆發的邊緣?但這畢竟是契丹皇長子,又是在人家的地盤,占幾句便宜又沒什麼.便偷偷地從背後拉了拉唐奕,讓他冷靜點.

唐奕從背後捉住她的小手攥在掌心,臉上不陰不陽地一笑.

"殿下,這酒還是差了點!來,咱們換我南朝的烈酒."說完,就讓君欣卓一下取來三壇千軍釀.

耶律洪基愣了一下,恍然笑道:"倒是忘了,唐公子號稱'大宋酒天王’,當然不缺好酒.那本王就嘗嘗,這傳說中的千軍釀是個什麼滋味!"

唐奕給他倒了一大碗.

"來,外臣陪殿下干了一碗!"

"干!"耶律洪基哪知厲害,挺實在的把一大碗烈酒仰頭就灌了下去.

只是灌完之後,他才發現,從舌頭到胃腸都跟火燒一般,一陣陣沖天酒氣直往腦門兒上頂.

"好!好酒!"

唐奕陰笑道:"好酒就多喝點!"說著,又給耶律洪基倒了一碗.

耶律洪基還真沒喝過這麼烈的酒,很是好奇,就又灌了一大碗.

...

兩大碗烈酒最起碼有一斤,他按喝淡酒的喝法灌,不迷糊才怪.

酒一下肚,他只覺腦袋越來越大,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.

唐奕看他除了有點上臉,還沒趴下,心說:算你狠!我倒要看看,能不能灌死你!

于是,兩人開始一邊閑聊,一邊喝酒......

耶律洪基老把話頭往君欣卓身上扯,卻都被唐奕用各種手段化解.

...

不知不覺,耶律洪基自己就喝了四斤多烈酒,坐都要坐不住了.

"我跟你說啊,老弟!"

此時,耶律洪基和唐奕並排坐著,一只手搭著唐奕的肩膀.

"你好福氣啊...."

"不像老哥..."

"王妃是娶了...可還沒過府!"耶律洪基舌頭打結,唔嚕著絮叨著.

"長的吧,和君姑娘不相上下,還算有點姿色....."

"可是一點契丹狼族的樣子都沒有,整天就是吟詩扶琴,吭吭嘰嘰,老子看著就煩!"

"像君姑娘多好...游獵巡邊,仗劍天涯,走到哪兒都能帶著...."

"饒(老)弟啊...."

"你看....要不咱倆換換?"

唐奕恨不得一腳把他踹出去,你特麼玩的還挺前衛!

換你-媽啊!

心雖這麼想,可臉上卻還一點不表現出來,"來來,不說這麼掃興之事,咱們喝酒!"

說著,端起酒碗就往耶律洪基嘴里灌.

只是哪還灌得進去,耶律洪基說完剛剛那段酒話,就已經人事不省了.

"殿下??"唐奕試探著叫他.

"....."

"殿下?"放下酒碗,又伸手推了推.

"殿...."

啪!這回殿下還沒叫完,唐奕就一個大耳刮子扇了上去.

君欣卓看得直擰眉頭,"你輕點!"

"沒事!"唐奕一把將耶律洪基推開,"醉透透的了!"

一邊說,一邊起身,開始挽袖子.

君欣卓還在奇怪,唐奕這是要干嘛?

就見他猛的一跳三尺高,一腳踩在耶律洪基肚子上.

"王八蛋,敢惦記老子的女人!"

"噗....."君欣卓瞬間笑得不行.心說,他怎麼這麼無賴啊!灌醉大遼皇長子,就為了出口氣?

還真就是為了出口氣!

唐奕拳打腳踢,專挑外人看不見的地方下手,耶律洪基像塊爛肉似的軟在地上,任其蹂躪.

"弄死你個髡禿!惦記我女人..."唐奕一邊打,一邊罵,那叫一個解氣.

君欣卓生怕他下手重了,忙在一邊提醒,"輕點,別斷了骨頭...."

"看准了,別打臉....."

好吧,君姑娘已經和唐奕學壞了.

"沒事兒!"

唐奕嘴里喊著沒事兒,腳下卻失了准頭,一腳正踩在耶律洪基的腮幫子上.

耶律洪基吃痛,悶哼了一聲.

唐奕一激靈,急忙停下動作.

一看還是沒醒,才算放下心來,把耶律洪基扶正,就見嘴角已經踩破了,青黑一片,還泛著血絲.

"完了完了...."唐奕苦聲道:"你也不說攔著點...."

君欣卓心說,這是什麼人啊?自己發瘋卻怪起我來了.

"現在怎麼辦?"

唐奕眼珠子一轉,"好辦!"

說著,把耶律洪基翻了過去,在他青黑的嘴角下面墊了一個酒碗.

君欣卓絕倒!

這也行....

這時,唐奕的大嗓門開始喊了起來,

"來人啊!王爺摔倒了.....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