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獵豬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領著耶律洪基來了本方隊中,與眾人打了招呼,大伙就又小心地摸了回去.

待看清山坳中的情況,耶律洪基更加篤定,若無虎熊之類的大獸,這只大公豬必是冬獵魁首無疑.

耶律洪基偏頭掃視眾人,意思明顯,你們誰也別搶!

耶律涅魯古別看和唐奕叫得歡,等遇上了正主兒耶律洪基,他連個屁都沒敢放.

唐奕鄙夷至極,心說,就特麼這點本事兒,活該讓耶律洪基奪了帝位.

只是,還沒等他想完,耶律洪基已注意到唐奕身邊的君欣卓,心說,這女子好漂亮...一點兒都不比咱那王妃差啊!

但是,再看君欣卓旁邊的唐奕,立馬醋意迸發,擰眉揶揄道:"女人跟來做甚?一會兒若豬群起瘋,誰還有心顧得上你?"

"嘿!?"唐奕暗罵,這貨也不是什麼好鳥,剛對你有點好感就開地圖炮!

君欣卓更是面色越來越難看,她本來就是看唐奕的面子上,不和契丹人一般見識,不想給唐奕惹麻煩.但,一而再,再而三的被人看輕,換了誰,也得心中憋悶.

君欣卓默默地抽出一把短匕,反握在手.

唐奕一哆嗦,知道她認真了,輕聲道:"小心些,別逞強!"

說完,又轉頭看向黑子,凝眉道:"一會兒看好他,別有什麼閃失."

黑子會意點頭,拳頭捏的噼啪做響.

耶律涅魯古一見君欣卓掏出匕首,不屑道:"哼!拿把剝皮小刀就擋得住大豬?"

耶律洪基倒是沒說什麼,他也是好心提醒.只不過因為唐奕的原因,好話沒得好說罷了.

耶律洪基不再理會眾人,悄悄地順坡下了十幾丈,在距離豬群五十步遠的地方選了一處無遮不擋的位置停了下來,平心靜氣,一動不動.

唐奕見耶律洪基站在那兒半天沒個動靜,不禁小聲問道:"他這是要干啥?"

蕭譽道:"射豬!"

"野豬皮厚,若射軀干就算射穿外皮也不至死,唯有一箭射中豬眼,方可一擊斃命!"

唐奕暗暗乍舌,這里距山坳下的野豬群少說也有五六十步遠的距離,櫻桃大的豬眼哪有那麼好射?看來,這耶律洪基確實有些本事.

這時,軍士們也把手中的彎刀換成了長槍,小心戒備起來,就連耶律涅魯古,耶律納齊魯等人也都持槍而立,一臉肅穆.

蕭譽解釋,就算耶律洪基一箭射死頭豬,豬群中的其它大豬也不會四散而逃.

野豬是氣性極大的野獸,如遇危險不但不逃,反而會拼死進攻,成年野豬發起瘋來,碗口粗細的樹木都能撞斷.所以,若是射術不能斃之,拿刀對敵是一點用都沒有的,只有大槍這種長兵器才管用..

唐奕一聽,下意識地看向君欣卓手里那把只有四寸長的匕首.

"要不,咱也換把長槍吧?"

君欣卓不答,反而把短匕握更得緊.

耶律涅魯古譏笑著道:"聽說,昨天有人用拳頭和飛槍獵了兩只雄鹿,也不知道今天還敢不敢?"

他心中暗笑,你倒是拿拳頭和公豬拼上一拼?腸子不給你挑出來,算你本事!

唐奕怕黑子和楊懷玉被他激到,急忙安扶二人,"別聽他的!"

....

說話間,那邊耶律洪基終于動了,長弓一挽,一箭飛出.

眾人一震,不由握緊手中兵刃.

可惜,耶律洪基卻射歪了,鐵頭兒箭正中公豬眉骨,只留下一個血印兒,連刺都沒刺進去.

公豬吃痛,順著來箭方向,正發現了藏在山脊上的眾人.

嗷的一聲長嚎,四蹄翻飛地向著坡上就沖了過來.其身後,十幾只黑皮野豬如十幾道黑光一般,緊隨其後.

耶律洪基大叫一聲,"不好!"

挽弓再射,又不中!

知再無射殺可能,只得急退幾步,給軍士們讓出位置.

契丹軍士顯然對這種情況早有預期,上前列陣,長槍支地,槍尖斜指,野豬若是沖過來,必被槍林所阻.

見槍陣已成,耶律洪基暗松一口氣,只是心有不甘,射殺和群槍刺殺畢竟在面子上有點說不過去.

正想著,猛然間,身邊一道影子躥了出去,其間還夾雜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女人香.耶律洪基一陣恍惚,待看清是誰,嚇了一跳.

正是那宋使身邊的那個絕色侍女.

"危險!回來!"耶律洪基急聲大叫,還算有那麼一點憐香惜玉.

只是一句話還沒喊完,又是兩道黑影閃過,是楊懷玉和黑子.

唐奕在後面急的一身汗,你沖出去干嘛啊!?

他卻不知,君欣卓這口氣憋了好久了,早就打定主意,不管耶律洪基射得中,射不中,必要晾一晾本事,給遼人看看.

"快快,快攔住她!"唐奕急的不行,生怕君欣卓有何閃失.

可是,已經晚了....

君欣卓越過耶律洪基,一個提縱,生生從遼人的槍陣上方飛了過去.

落地之時,順山勢一滾,速度不降反升,朝奔騰而來的公豬急射了過去,身過揚起一串晶瑩雪霧.

滿場的契丹人都看傻了...

耶律涅魯古張著嘴巴,暗道:哦操,這娘們兒要逆天不成?拿著匕首就要和公豬對沖,這與找死有何區別?

而蕭譽,蕭欣對視一眼,均是驚詫不已.

他們哪能想到,唐子浩身邊這個少言寡語的美貌小娘,身手竟如此利落!

....

黑子追在君欣卓身後.也是焦急萬分.雖然知道師妹底細,但這種橫行山林的黑皮畜生,誰也沒對上過,自是沒底.

"師妹,小心!"

隨著黑子一聲大喝,君欣卓與頭豬的距離已不足兩丈.

正當眾人心髒已經提到了嗓子眼的時候,君欣卓猛的一個旋身,雪貂裘袍與如瀑長發隨著旋身而起舞,帶起漫天雪晶,如仙子舞雪一般與頭豬瞬間交錯,又瞬間措開.....

唐奕嚇得猛一閉眼,待他再睜眼之時,只見人豬交錯之處,漫天雪飛.君欣卓白衣仙影從雪霧之中沖出,去勢不減,直入豬群.

相反方向,那頭巨型頭豬也從雪霧之中砸了出來,順著山坡的陡峭竟往坡下滾了六七圈才停了下來.

一動不動!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