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廢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犯起賤來,別說是幾個契丹髡禿兒,就算是大宋那些從小就灌墨水的文人也招不住啊,一張嘴,直接就揭耶律涅魯古的短.

"臉還疼嗎?"

"...."

"...."

所有人都是一怔,心說,看來,楚王被唐瘋子扇成豬頭的傳聞是真的!

耶律涅魯古一張大臉瞬間憋成了豬肝色,他萬沒想到,唐奕這麼沒品,上來就揭短.

"你...你什麼意思?什麼臉不臉的...."

唐奕斜眼冷笑,語氣也輕蔑至極.

"男人嘛....."

"出來混,有錯就要認,該打要立正!"

"要是你趁現在沒人管,跟老子拼個命,我也看得起你."

"你說啥?我,我沒聽懂...."

唐奕輕蔑一笑,掃視眾人.

"領著一幫蠢貨嚼舌頭,你也真他-媽夠下作的,你爹造了多大孽生出你這麼一坨廢物!?"

"你!!"耶律涅魯古心虛地不敢回.

耶律納齊魯不干了,大怒喝道:"你罵誰蠢貨?"

唐奕眼睛一立,"怎地?行你沒心沒肺的不要臉,還不行老子理直氣壯地罵你兩句?"

耶律佑則冷哼出聲,"你敢牽扯我父輩皇族!?找死!"

"你閉嘴!"唐奕正眼看都沒看他,"長的那麼抽象,沒資格說話!"

"...."耶律佑眼皮直跳,心中大喊,老子只是帥的不明顯!

...

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著唐奕,都說,南朝人嘴皮子溜,但沒見過罵人還這麼溜的.

潘越暗歎一聲,你招誰不好?招他?他能罵得你生無可戀.

和黑子對視一眼,兩人就不著痕跡地拍馬來到唐奕身邊,防著契丹人狗急跳牆.

"一個個都活抽抽了?"唐奕接著罵,"剛出生那會兒,是不是你爹把你扔起來三次,卻只接住兩次?"

"啥意思?"有個侍衛沒聽懂,一不小心問出了聲.

"就是摔傻了!"潘越'好心’解釋.

我噗...

噴倒一片...

唐奕嘴巴不停,手指著耶律涅魯古的鼻子,"還特麼有臉笑話我們南朝人沒膽子,看看你那熊樣兒,連個娘們兒都不如!"

"你干嘛?!"

一見耶律納齊魯氣的手已經摸到刀柄上,唐奕瞪眼一指,"你們就是腦子灌開水了,都特麼煮熟了吧?"

"讓一個沒卵子的蠢貨當槍使,你說你得傻成什麼樣兒?"

"還說老子牽扯你們父輩,親爹都沒急著站隊,你們倒先給人家當起了急先鋒,是不是腦子有包?"

耶律綱齊魯氣得直抖,這貨是什麼嘴啊?

可是氣歸氣,耶律納齊魯放在刀柄上的手卻不著痕跡的拿開了.唐奕一罵倒是提醒了他,這個時候,就算關系再好,也不能出這個頭.

而一眾蕭府和遼帝派來的侍衛也讓唐奕這句點醒了,他們可是站在皇長子這一邊的.

損幾句宋人也就算了,真出了事兒,那不得跟著這幾個'蠢貨’一起倒黴?

好吧,連他們也被唐奕說動了,覺得這幾位是挺蠢的.

蕭譽開始還有點擔心,畢竟這里宋人少,契丹人多.可是現在,心下除了佩服,還是佩服!

唐子浩這兩下子,一般人還真學不了.

罵了人,還潛移默化的把形勢轉變了過來,剛剛還所有遼人一起看宋人的笑話,現在卻成了兩方對立,不分高下了.

耶律涅魯古都快哭出來了,他-媽的,這孫子好陰損!

打又不能先動手,罵又罵不過,一口氣憋在心里,幾近吐血.

正在騎虎難下之時,還是蕭譽厚道,一句話救了他.

"山林中發現了一群野豬的蹤跡...."

其實,所謂野豬的蹤跡不過是山梁上的幾條'豬道’.

野豬成群而動,冬天從不亂躥,都有固定的覓食路線,走的多了,就會在山梁上留下豬道.

其實....

這個時代野豬遍地,差不多每道山梁都有豬道.蕭譽也是借著這個由頭緩和一下尷尬的氣氛.畢竟,要是真打起來,對誰都不好.

碼著豬道尋了兩道梁,還真有所收獲!

眾人躲在山脊另一面,遠遠的就看見十多頭黑皮野豬正在下面的山坳里低頭拱食.

蕭欣看著打頭的公豬足有三四百斤,不禁擰眉發愁,想了半天才道:"要不.....算了?"

耶律涅魯古抻頭瞅了兩眼,縮回來道:"你們兄弟領山,當然你們說了算."

他其實也有點畫魂,只是不好意思說.

唐奕不明厲害,"追了這麼遠,咋還算了?"

耶律涅魯古鄙夷道:"你懂個屁!在這林子里,所謂一熊,二豬,三老虎,這都不知道,還來打圍?"他是極力想找回一點尊嚴,不放過任何頂唐奕幾句的機會.

偏頭一看,那個嬌滴滴的小娘子也跟在幾人中間,更是來了勁.

"娘們唧唧往前湊什麼?!淨添亂!"

唐奕瞪了耶律涅魯古一眼,沒說話,卻輕輕拍了拍君欣卓的手臂,意思是,等回去再幫你出氣.

蕭譽怕他們又打起來,急忙道:"子浩,你不知道,發瘋的野豬比老虎更難對付."

要不是為了把眾人的注意力扯開,他還真不願意招惹這種一動就是一窩畜生.

"哦...."唐奕明白了.

蕭譽又對眾人道:"一個不好,就得傷著人,第一天出來沒必要."

"走走走."蕭欣也張羅著,"不和這畜生較勁."

唐奕當然沒意見,打獵那是契丹人的本行,他們說不好對付,肯定就難辦,便隨著眾人退了下去.

退出百步遠,上馬欲走之時,就見遠處雪塵漫漫,一隊騎士奔騰而來.

蕭譽定睛一看,打馬上又下來了.騎隊還未到身前,他就已經迎了上去,並拱手道:"燕趙王殿下,這麼巧,您也走這片山?"

打頭的騎士勒住馬缰,"在外面就別那麼外道了,叫大哥就是!"

此人正是皇長子耶律洪基.

耶律洪基四下一掃,"看這陣勢,是圍著活物兒了?"

蕭譽苦笑,"圍是圍著了,但是沒打算動."

"哦?"耶律洪基眼前一亮,"大家伙?"

"嗯,四百多斤的大公豬,還帶著一窩."

四百多斤...

耶律洪基沉吟了起來,按說,這麼大的豬,不多見,要是往下遇不上大獸,這頭豬差不多就能拔得獵魁了.

想到這兒,耶律洪基翻身下馬,"走,看看去!"

蕭譽知道他是奔著獵魁去的,笑道:"正好圍山的軍士還沒撤下來,我去給大哥掠陣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