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找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牛腸膜百文每副,耶律宗真還當是敲了唐子浩一筆.殊不知,在大宋,這東西是花錢都難買的緊俏貨.開封一地的牛腸價格甚至比牛肉還高幾倍,已經炒到了一貫左右的高價.

之所以這麼高,是因為大宋本就牧區少,不產牛,全國又禁屠牛,是以牛的屠宰量極少.而開封盛行的沼氣燈,又必須用牛腸膜來制作密封導氣管,所以,這兩年牛腸的價格越來越高.

唐奕這回每年可在遼朝進口十萬副左右的牛腸,可以說,一下子就解決了密封導氣管的原料問題.

每套百文....

估計曹佾要是聽說這個價格,做夢都得笑醒.

包括趙禎都得高興得合不攏嘴.

這沼氣池技術對于趙禎來說,可不光是民用照明的問題,那是積肥養田的大事.

在唐奕現有的技術中,地池的搭建和燈具的制造成本已經很低了,就算是普通百性和農戶也都承擔得起,現在就只剩皮管和增壓水箱的成本降不下來.

水箱是鐵的,價格實在是降不下來,工匠們正在實驗用木箱替代,相信早晚會有成果.

皮管成本高,一是因工藝複雜;二就是牛腸價格越來越高.

如今有了這麼多的牛腸供應,唐奕的沼氣池就離大規模普及又近了一步.可以說,這十萬副牛腸已經不是生意的問題了,而是國計民生的大事.

唐奕心中快活不已,耶律宗真以為占了大便宜,其實是被坑了還在幫他數錢.

唐奕甚至有些憧憬,將來毛紡織業要是鋪開,那遼人得被大宋的那些奸商坑成什麼樣兒?

...

出了中軍大帳,追獵大隊早就沒影兒了,除了君欣卓立在帳外等他,剛剛還狒狒洋洋的帳前顯得冷清了不少.

"怎麼沒跟著他們去打圍?"

"你不去,我也就不去了."

唐奕笑道:"應該去的,也讓他們看看,咱們君姐姐可不比男兒差."

君欣卓嫣然一笑,沒有說話,默默地陪著唐奕往回走.

其實,她心里也憋著一股火,跟著唐奕出來幾天,一路上都是遼人嘲笑唐奕的眼神和含沙射影的言辭,君欣卓當然想找個機會一展身手,給遼人看看.

...

傍晚時分,大隊人馬滿載而回.

不出所料,獵魁之名正是皇長子耶律洪基.誰都知道,這個時候和他搶風頭純屬找抽,自然讓著.

讓人意外的是,楊懷玉和黑子兩人也還不算丟人,竟獵到了兩頭雄鹿.

奇怪的是,這兩只鹿身上沒有箭傷,一只身上有一個對穿的大血洞倒像是槍傷,而另一只......腦袋都變了形.

唐奕高興地圍著獵物轉了一圈,"不錯,不錯,最起碼沒空手而回."

蕭譽表情怪異地看了楊懷玉和黑子一眼.

干笑兩聲,"是不錯....."

這兩位特麼完全就是耍賴.

箭射不中,一個使出了撒手槍,把手中銀槍直接甩了出去.

另一個則是趁著鹿群被堵在山旮旯之時,沖進鹿群,生生用拳頭把鹿頭都砸塌了.南人老笑話契丹人野蠻,特麼這兩位,比契丹人還野蠻,還粗暴!

追獵追獵,追而射之.比的是騎術,射藝.

哪有他們這樣兒的...

一見是鹿,人就沖上去了,要是虎豹熊狼,你給我沖一個試試?卵子給你咬暴!

不過,幸好當時周圍沒什麼人,不然,比沒獵到東西還丟人.

唐奕可不管那個,黑貓白貓抓著耗子就是好貓!你管我怎麼抓呢?!

...

第二天,冬獵正戲上演,包括遼帝在內,大隊人馬分成若干小隊,撒向千里山林.

從即日算起,十天時間,大伙走向更遠,更深的獵場,臘月十七回此彙合,再看各家獵物誰得頭籌.

那就不只是鹿狍之類的小獵物了,有本事的抬回一兩只猛虎,山熊也不是沒可能.

唐奕與蕭譽,蕭欣同行.他們和蕭惠分開之後,一路向北邊獵場進發.

本來他們覺得,這回離了大隊,終于可以輕松一下了.可沒想到,耶律涅魯古,耶律納齊魯,再加上耶律宗元的三個兒子耶律達,耶律將,耶律佑也都跟著過來了.

一下子,蕭家兄弟這一隊竟顯得人馬最多,僅次于遼帝的中軍大隊.

各家各族都分開了,也沒了長輩跟著,耶律涅魯古終于不用壓著性子了.

他給耶律納齊魯使了個眼色.

耶律納齊魯會意,隨即挑眉看向唐奕,高聲叫道:"宋人還真會享受啊..."

"打圍都得帶著暖床丫頭,也不怕累著."

耶律達一聽開始了,忙添油道:"南朝人嘛,除了撒錢和玩女人還能干點啥?"

'撒錢’這是在影射大宋每年給遼朝進獻歲幣,後面才是罵唐奕帶女人出獵.

幾人的聲音不小,全隊都聽得見.

耶律宗真派來與唐奕隨行的一隊軍士主要是保護南朝使節安全,再加上幫著圍點獵物,這種笑話笑話宋人的事情,他們也只在一旁看熱鬧,並無人出聲勸阻.畢竟兩國嫌隙由來已久,他們也樂得看南人出丑

一時之間,全隊都看起了宋使的笑話,君欣卓更是紅著臉,把頭埋在了裘領之中.

蕭譽聽不進去了,"你們幾個老實點,別找事兒!"

耶律納齊魯一挑眉頭,"呦....蕭家也開始幫著宋人說話了?這是要投宋不成?"

耶律涅魯古一笑,"誰不知道蕭家拿了宋人的好處,早就穿一條褲子了!"

"你!"蕭譽氣的臉色煞白,卻無從反駁,這話可大可小,其心可誅,可偏偏又不能把這幾個耶律姓的皇族後輩怎麼樣.

唐奕歎了一口氣,怒罵一聲,"記吃不記打的東西!"

又靠到蕭譽身邊道:"消消氣!"

說完,馬頭一撥,直接朝耶律涅魯古幾人走了過去.

耶律涅魯古眯著眼睛看向唐奕,心說,這就崩不住了?你最好動手,這里除了蕭家的侍衛都是我的人,就算不弄死你,也弄殘你.

耶律納齊魯見唐奕過來,也是陰聲冷笑.

"這荒山野嶺放馬奔獵,保不准就摔個好歹吧?估計南朝也怪不著咱們遼朝吧?"

遼人大隊又是一陣哄笑,在他們看來,唐奕往耶律涅魯古等人身邊靠就是找虐.

唐奕根本不理眾人的嘲笑,徑自走到耶律涅魯古馬旁,一張嘴,差點沒咽死這小子.

"臉還疼嗎?"

"....."

"....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