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送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聽了唐奕的回答,遼帝耶律宗真暗暗點頭.

看來,外面傳言非虛,這小子果然不簡單.易儲之爭,在大遼雖不是什麼秘密,但卻沒有一個人敢拿到台面上來說.

這里雖然沒有外人,但是,如果唐奕直言殺人,掌摑是幫了耶律宗真的忙,那也說明,這小子也就那麼回事兒,沒有傳的那麼神.

這關算唐奕過去了,可是還沒完,耶律宗真示意老內侍,"繼續念."

"還有....?"唐奕心說,我到大遼就干了這麼點缺德事兒,別的就真沒了啊!

"重熙十八年春,二月十一,南朝商人周四海以大定華聯鋪兩成股份為誘,賄賂我大遼皇長子耶律洪基."

"重熙十八年春,二月二十七,南朝商人周四海又以同樣手段,利誘秦晉長公主駙馬蕭惠."

待老內侍說完,耶律宗真陰森一笑,"你倒說說..你一個南人,賄賂我朝皇子,重臣,這又是怎麼一回事?"

唐奕暗道,原來正題在這兒呢!

"陛下,言重了,外臣只是想更好的在大遼把生意做下去而已."

耶律宗真冷道:"那就賄賂我朝重臣?"

唐奕陪笑道:"也不算賄賂吧?外臣只是覺得,不能掙北朝太多,為了不有損兩國情誼,分出一些利潤罷了."

"少嬉皮笑臉!"耶律宗真怒喝道,"分出一些?為何不直接給朕,或者給大遼朝廷!?為何偏偏是燕趙王和駙馬!?"

唐奕一縮脖子,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道:"陛下明鑒,外臣畢竟是南人,要是給了陛下或是朝廷,那外臣也就不用回大宋了!"

耶律宗真略一遲疑,這個解釋是說得通的,他要是真把利錢給了遼朝,那回大宋必死無疑.

唐奕知道耶律宗真不是真怒,不然,也不會把他單獨留下問話了.

耶律宗真只不過是有點過不去心里的那個坎罷了.

說白了,耶律宗真有些嫉妒,那兩成份子看似不多,但在大遼卻是一個天文數字.

若是大遼的華聯也如大宋那般的收益,那兩成就是年入十幾萬貫宋錢的上入.這筆錢在大宋就已經不少了,若放在大遼,那更是了不得.

大遼一年的稅入也不過幾百萬貫,再扣去五京指揮屬的留存,進到遼朝中樞的錢就更少了.遼帝自己的內庫,一年也不過十萬開銷.

想像一下,蕭惠和耶律洪基一年光華聯就給十幾萬,比遼帝都有錢,他能平衡嗎?

別看他要傳位給耶律洪基,但是當皇帝的都有一個通病,就是不希望看到太子逾權.這一點誰也免不了俗,連老好人趙禎都不行.

既然說到這一步了,唐奕覺得也不用繞彎子了,干脆把話挑明了.

"請恕外臣直言."

"講.."

"外臣說到底也只是一個商人,只想好好的把生意做下去,不惹事,也不生非.小子之所以送出那兩份股份,也是圖個安心罷了."

"什麼安心?"

"說句大不敬的話,現在宋遼交好,小子借著這股東風把店開到了大遼.但是,萬一哪一天,陛下不高興了,與大宋兵戈相向,那第一個倒下的就是小子的華聯."

這話說的耶律宗真都有點不好意思了,畢竟華聯鋪是他非要帶到大遼的.唐奕說的也確實沒錯,兩國不睦之時,第一個倒黴的肯定是華聯.

耶律宗真倒也磊落,"這麼說,倒是朕的不對了?"

"外臣不敢!外臣只是想,如果真有那麼一天,最起碼大遼大有人能幫外臣說句公道話,畢竟外臣給大遼帶來的都是好,沒有別的心思."

"嗯...."耶律宗真沉吟點頭,"朕明白你的苦心,但是...."

"如果陛下還覺得小子此事做的有些欠妥..."

唐奕一聽耶律宗真說'但是’二字,立馬打斷,說什麼也不能讓他把這個轉折說完.

皇帝都是金牙玉口,讓他'但是’完了,那也就定性了.

"要不,外臣再與陛下做筆生意吧?"

"呃...."

耶律宗真徹底石化,唐瘋子就是唐瘋子啊,敢和大遼皇帝說做生意?

"倒要聽聽,你要與朕做什麼生意."耶律宗真明顯語氣不善,奶奶的,讓我大遼的商人跑去你大宋,去說和趙禎做生意,你看趙禎怒不怒?!

唐奕卻神情不變地道:"什麼都行!只要陛下說得出的,哪怕是羊毛,牛蹄,小子也照收不誤.而且,陛下開什麼價,外臣都接著."

"......!"

耶律宗真撤底驚呆了.

這才明白,唐奕這根本就不是要做生意,而是找個名目來給他送錢.

"這你就不怕回去之後無法交代?"

"怕,所以陛下也別太...."

耶律宗真笑了,"那我說賣你牛蹄,你也收?回去之後怎麼交代?"

"呃..."唐奕一陣為難,"牛蹄確實有些..."

"要不,牛腸膜吧."唐奕一個轉折.

"牛腸膜?"

耶律宗真呆呆地和老內侍對視一眼,心說,真是新鮮,那東西好像還不如牛蹄呢吧?

"外臣正好有門生意用得到牛腸膜,就算收回去,也不會太顯突兀."

耶律宗真徹底無語,這小子還真要收牛腸膜?那真是白給他送錢.

"你當真?"

唐奕篤定道:"當真!陛下開個價吧."

耶律宗真琢磨了半天,試探道:"50文?"

"50文?"唐奕凝眉複述.

"要不30文也行!"耶律宗真生怕唐奕反悔,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坑,那東西喂狗,狗都不吃,賣給唐奕50文.....

唐奕糾結的不是這個,不答反問,"陛下每年可供應多少套?"

耶律宗真看向老內侍,只見其馬上答道:"我朝每年屠牛何止十萬?"

"十萬...?十萬套牛腸,每套50文..."

"也就是說,一年才五千貫?"唐奕擰著眉頭,"太少了!"

耶律宗真現在更是篤定這是唐瘋子給自己送錢,閑五千太少啊!

"這樣吧....每套百文.陛下以為如何?"

"這小子不錯!"耶律宗真開始看唐奕順眼了.

"那就這麼定了!"

耶律宗還挺高興,心說,又敲了宋人一筆.頒道旨下去,讓各地收集牛腸膜,這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?

"那外臣就...."

"嗯,你下去吧!明日巡獵也不必費心,朕派幾個得力近侍隨你出獵,必不讓子浩難堪."

"謝陛下!外臣告退!"

看著唐奕離去的背影,耶律宗真鄙夷不已,暗道:"宋人都是軟蛋!一嚇唬就只會花錢消災."

慢慢行出中軍大帳的唐奕也在心里嘀咕,"這特麼契丹髡禿,腦子里都是屎,也太好騙了!"

又他娘的狠賺了一筆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