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召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離京之前,曹佾透了點'內部’消息給唐奕,趙禎想招他當女婿,有意將長女福康帝姬下嫁于他.

這特麼事情就大條了!

甭管哪個朝代,只要不是安心做鳳凰男的,娶皇帝的女兒都不是什麼好事兒.

不但在家里的地位沒了,還不能'鬼混’了,更有各種皇家禮法約束,行個房都得請示,彙報,這特麼日子可怎麼過?

到時候,唐奕能不能納妾,那都得別人說了算.

所以,別看唐奕話說得漂亮,也中氣十足.但實際上,在沒打消趙禎賜婚的念頭之前,他連個妾的身份都給不了君欣卓.

不過,幸好福康帝姬現在還只有十二歲,唐奕也還是個白衣書生.趙禎的意思是,等上幾年,帝女長成,唐奕也考上個官身再賜婚.

所以,唐奕還有幾年時間可以斡旋.

....

第二天起來,唐奕興致不高.倒不是昨夜想事情想得太多,而是今日追獵,他們大宋來的這些二把刀子,終還是得拉出去見人了.

追獵,其實和南朝的圍獵本質上沒什麼區別,遼人管這叫'打圍’,也有圍獵之意.

只不過,誰讓他家大遼'地大物博’呢?整個圍場百里方圓,讓你可著勁兒的追跑.

五萬皮室軍已經撒出去了,把方圓百里的山林草澱都圍了起來,然後逐步收縮到五十里.這樣,獵物被趕到了一塊,滿山亂跑,那叫一個熱鬧.

一天的時間,誰獵的獵物最多,最好,誰就是獵魁,不但受萬人敬佩,遼帝還會重賞.

所以,追獵,遼帝是不參加的,甚至是貴族老臣也都不會參與,這是年青人的游戲,是契丹男兒展示自己的最好舞台.

如果皇帝摻合進去,那誰還能放開手腳?誰還敢比皇帝獵的更多?

...

唐奕縮在蕭譽兄弟馬後,盡量不引人注意.

呵呵,讓他拿箭射,那還不如讓他拿刀上去砍來的實際.

正躲得好好的,不想,中軍大帳里出來一個老內侍,沖著參加追獵的各家男兒高聲唱喝:

"宣南朝唐子浩覲見!"

唐奕一愣,隨即大喜.

心說,耶律宗真懂事兒啊!這馬上就出發了,把我叫過去,那豈不是說,這追獵他就不用去了?

其實,耶律宗真還真是這個用心.這幾天一直沒見唐奕,就是等追獵之時,借召見的由頭,讓他躲了這場難堪.

畢竟南朝使節范鎮和王咸通不用參與,就剩一個唐奕要是太出丑,兩國都尷尬.

...

唐奕高興了,有人卻是不高興了.

這不高興的,正是耶律涅魯古.平時不能拿唐奕怎麼樣,但追獵的時候不同,就算不能暗中使壞,到時候鼓搗眾人嘲弄幾句,也能解解氣啊!

耶律涅魯古面色鐵青地目送唐奕進帳,恨恨道:"這賊厮,躲的倒快!"

旁邊有人陰聲笑道:"看來,你在南京被宋使所辱的傳聞是真的啊!"

耶律涅魯古一怔,急辨道:"莫要輕信讒言,就憑他?"

那人搖頭,"那怎麼這麼大的怨氣呢?"

"就是看南人不爽,不可?!"

那人笑道:"那還不簡單,明天訓獵和他們走一條道,把獵物都搶了.保准回鑾之時,比現在丟人得多."

耶律涅魯古眼前一亮,"好主意!九哥可願助我?"

那人道:"多大個事兒,有九哥在,保准他們連個兔子都打不著."

這人是耶律宗真六兄耶律宗願之子耶律納齊魯,平時其父與耶律重元走的就近,兩家後輩在皇族之中也還算親,耶律涅魯古求助于他,又哪有不從之理?

...

唐奕進了遼帝大帳,見耶律宗真高居正位,遼朝幾位肱骨重臣分立兩旁,就連范鎮也在其列.

"眾位卿家,且先各自歸帳吧,我與這個南朝的'唐瘋子’續幾句閑言."

唐奕臉刷的就紅了,心說,這瘋子的名號算是做實了,都傳到大遼來了.

待眾臣退去,范鎮還不忘瞪了唐奕兩眼,那意思是讓他說話小心點,別亂發炮.

..

"唐子浩,你可知罪!"遼帝第一句話就能把人嚇個跟頭,什麼跟什麼啊?就'知罪’了......

"外臣不知,外臣入遼兩月,一直安份守已,不知犯了哪條大遼例律!"

"哼!"耶律宗真一聲冷哼,"台奴!"

"老奴在!"

"念給他聽聽!"

"是!"

老內侍唱了聲喏,回身兩手抄于身前,眼皮都不抬的念道:

"重熙十八年冬,十月,外臣唐子浩于我大遼南京,與皇太弟府侍從毆斗,傷七人,至死九人."

唐奕一翻白眼兒,看來,紙果然包不住火,耶律宗真還是知道了.

這還沒完,老內侍繼續道:

"重熙十八年冬,十月,外臣唐子浩于大遼南京折津,掌摑我朝皇太弟之子耶律涅魯古,犯我天朝皇儀."

唐奕一苦,忍不住出聲道:"不用再說一遍了吧,這兩個根本就是一件事嗎?"

"錯!"耶律宗真冷道,"殺人是一回事,犯我皇族是另一回事,當然是兩件!"

"你不是說你安份守己嗎?當街殺人,還掌摑皇孫,真當我大遼好欺負不成?"

"......"

耶律宗真見唐奕沉默不語,露出一個快慰的表情,都說這小子很難搞,也不過如此嗎?還不是讓我三兩句就嚇住了?

隨即笑道:"怎麼不說了?不是盛傳唐子浩長了一張巧嘴,可把死的說活嗎?!"

唐奕所性一攤手,"陛下...您就承認了吧...."

耶律宗真一愣,這小子還真不按常理出牌...承認什麼?

"您就承認了吧,直說外臣殺的好,打得漂亮!"

吭....

這回,連那老內侍都沒忍住,笑出了聲.

"哈哈..."耶律宗真猛的大笑.

"皇兄果然沒說錯,唐子浩當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!"

"你倒說說,怎麼個殺的好,打得漂亮?"

宗真這里說的皇兄,不是大遼的王爺,而是大宋的趙禎.澶淵之後,兩國兄弟相稱,耶律宗真稱趙禎為兄,趙禎稱之為弟.

唐奕暗歎,看來,趙禎這是和耶律宗真通過氣的,提過唐奕亂放炮的毛病.

"嗯..."唐奕一陣沉吟.真讓說,他倒有點語塞了.

"欺辱使團,破壞了大遼在宋人心目中的良好形象,是為該殺;縱容下屬,蠻不講理,毀了北朝皇家的威儀是為該打."

唐奕只能這麼說了.

總不能說,老子殺人,打人是為了破壞耶律涅魯古的陰謀吧?無形中還讓耶律重元把兒子送到了中京,成了易儲之中的掣肘吧?

那也太露骨了不是?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