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夜宿(二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帳外,瑩雪風寒.

賬內,除了火盆里的干柴偶爾傳來噼啪細響,再無半點聲息.然而,隱在黑暗中的兩人卻明顯不是那麼平靜.

君欣卓心髒都快跳出來了,唐奕即使只貼著她的玉背,也依然可然清晰的感覺到那咚咚作響的慌亂.

唐奕不是急色之人,雖不正經,但也能算個雅賊.

君欣卓越是局促,他反倒不急,把頭埋在君欣卓的頸項,只從背後抱著.不過,大手卻不老實,食指輕輕的在君欣卓的小腹上畫圈.

雖然隔了兩層衣物,君欣卓依然覺得全身像被點了麻穴一般,躁癢難耐,輕扭了一下腰肢.

"癢...."

"癢嗎?幫你撓撓."

說著,唐奕手掌一翻,無恥地撩開衣襟,把手滑了進去,真的在細滑肌膚上撓了起來.

君欣卓哪想到這色胚順杆就爬,被他弄得更癢,使勁使唐奕的懷里縮.

"別鬧....."

"好好,不鬧......"唐奕停下動作,手卻沒拿出來,貼在她的小腹上不動.

腹間的肌膚接觸,讓君欣卓清楚地感覺到唐奕手掌傳來的熱力,烤得全身一陣陣發麻.她不由暗暗一歎,看來,今天是躲不過去了.

"大郎..."

"嗯...."

"讓我做你的小妾吧!"

唐奕明顯一僵,過了良久...

"不要!誰納了你這麼個冷冰冰的小妾,豈不倒黴?"

說著,唐奕緩緩地抽回手掌,還不忘幫她把衣角撫平,輕輕地擁著她道:"睡覺..."

"睡覺..."

君欣卓心直往下沉,果然一如所料,他想的不單是妾.

之後,唐奕果然不再亂動,沒一會兒,就呼吸均勻地沉沉睡去.

君欣卓睡意全無,輕輕的在唐奕懷里翻過身.黑暗中,唐奕的臉旁近可聞息,那麼模糊,又那麼清晰.

現在,她也不知道是何滋味.

既為傾心于這樣一個有擔當的男人而暗暗竊喜,又怕唐奕真的做出什麼有悖常理之事,而給他自己帶來無盡麻煩.怪只怪世事無常,自己不但配不上他,亦有人命在身,終不是良人.

她就這麼胡思亂想著,迷迷糊糊地過了一夜.

第二天清晨,君欣卓本來睡的就不踏實,唐奕輕輕一動,就把她弄醒了.

只是,待徹底清醒之後,君娘子恨不得不醒來得干脆...

原來兩人一夜輾轉,不知道什麼時候,中衣內襯早就凌亂不堪,大片肌膚都露在外面.唐奕的賊手更是握住了她胸前不該握的地方.

君欣卓頓時羞得全身發燙.

這色胚,不是說睡覺的嗎?怎麼還如此不老實?

幸好唐奕還沒醒,不然,君欣卓真不知如何面對這樣的場面.

可她不敢動了,生怕自己一動,唐奕就醒了.

就這麼一動不動地挺了一刻多鍾,外面開始傳來人聲馬嘶,仆役們已經起來給馬匹喂料,起灶做飯了.

正祈禱著唐奕自己把爪子拿開,卻見這色胚緩緩地睜開了眼睛.

君欣卓僵在那里,慌亂難當.

唐奕沒事兒人一樣抿然一笑.

"亮天了?"

"嗯...嗯."

"那咱們也起吧!"說著,唐奕真的掀開被子坐了起來.

本該松一口氣的君欣卓卻是一聲嬌哼....

原來,唐奕起身之前,還不忘輕輕地在她胸前捏了一把.

君欣卓也管不那麼多了,慌張坐起,手忙腳亂地整理著衣裳.

三兩下穿好皮袍外衣,就逃似的想出賬子.

"回來!"

"啊?"君欣卓局促立于帳門前,兩只手都攪在了一起.

"干嘛...."

唐奕一邊穿著衣服,一邊道:"以後不該你操心的事,別瞎琢磨!"

唐奕語氣不容有疑,君欣卓更是亂了方寸.

"什..什麼呀...."

"我唐奕要娶誰,就娶誰!誰也管不了,更攔不住!"

唐奕的話一個字一個字地砸在君欣卓心里!

心底最後的那一點倔強瞬間崩潰.

默然垂首,淚水盈瞳...

唐奕穿好衣服走到她身前,捧起她的臉頰,用拇指輕輕拭去淚痕.

"這片天地有太多的誘惑,不知道會不會專情一生,但卻一定愛之一世!"

君欣卓哪聽過這般露骨的情話,眼淚更是止不住地奔湧而出.

唐奕笑著與她對視,"我的親人不多,所以,每一個人都希望給他們最好的,而你更..."

"我什麼都不要...."君欣卓哽咽著搖頭.

唐奕笑著把她擁入懷中,"你可以不要..."

"但我不能不給!"

"....."

二人出賬的時候,黑子,潘越已經在外面喂馬了.

一見兩人的樣子,不禁歪著腦袋奇怪.

唐奕走在前面,春風得意,一看就是好事已成的樣子.

君欣卓緊跟在唐奕身後,一副小媳婦的作派,也不像是清清白白.

只不過,君欣卓紅著兩個眼圈,顯然是哭過.

什麼情況?

潘越開始腦補...

難道?唐子浩郎有意,而君欣卓妾無心?最後,唐子浩霸王硬上弓,強取其身?

君娘子抵抗不過...

好吧...

不能再往下想了,少兒不易!

幾人在怪異的氣氛中用過早飯,然後與蕭家人一同來到中軍大帳.

今天是遼人祭祖,祭天,唐奕他們這些外臣,除了觀禮,也沒別的事兒.

各種繁瑣禮儀整整折騰了一天,傍晚各自回帳歇息.

這回君欣卓也不扭捏了,鋪床直接就是一套被褥.

他要怎樣....都隨他了....

可讓她沒想到的是,唐奕反倒老實了,除了相擁入眠,再無過份的動作.

好吧,早晨起來什麼樣兒另說.

....

唐奕倒是不裝什麼聖人,做為一個男人,守著這麼個美人而不動心,那是扯淡.

事實上,從第一次見到君欣卓,唐奕不顧她盜匪的身份留在身邊,就沒安什麼好心.

昨夜,他真的打算和君欣卓就這麼'水到渠成’來著.可是,君欣卓自甘為妾的一句話,卻一下子打醒了他.

因為...

他知道,想給君欣卓名份,哪怕是如她所說只為妾,都不是那麼簡單的.

雖然,什麼門當戶對,什麼民女之身,盜匪之嫌,在唐奕這兒都不算事兒.但是,問題在于,唐奕現在面臨著另一個難題,這是他不能不當個事兒的.

那就是...

他很可能要成為大宋的駙馬!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