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章 夜宿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君欣卓之所以傻眼,是因為仆從很'懂事’地只起了兩個帳子.

算計好的,黑子,潘越和楊懷玉用一個,唐奕帶著侍女用一個.

但是,她不是侍女,和唐奕更沒到睡在一個賬子里的地步啊!

沒辦法,君欣卓只能去央求黑子,讓師兄幫忙動手再起一個氈帳.

可是,黑子一句話差點沒讓君欣卓找個地縫鑽進去.

"師妹..."

"沒這個必要吧?"

這時,潘越走了過來,好奇問道:"你們聊什麼呢?"

君欣卓似是找到了救星,"你來的正好,幫我起頂帳子."

潘越一挑眉頭,"有這個必要嗎?"

"什麼叫沒必要!?"

君欣卓氣得直跺腳,面頰已經紅的透亮了.

潘越賤賤道:"早晚的事兒嘛...."

"你!"

潘越一縮脖子,拉起黑子就走,跟沒事兒人一樣繪聲繪色道:"師父啊,前幾天那招靠山崩咱還沒學會,師父再指點指點."

黑子立馬深以為意,肅然道:"是要指點指點!"

"...."

君欣卓有種被出賣了的感覺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連師兄也把她當成是唐奕的女人了.

其實啊...

要潘越他們看來,這都晚了!

唐奕馬上就十八了,守著這麼個俏娘子,他也忍得住?

....

君欣卓憤然回身,就見唐奕立在賬子前,一臉的高深笑意.

"我也覺得沒必要嘛....."

一直過了晚飯,君欣卓都是心神不甯的,天都已經擦黑了,她還不肯回到帳中.

"大郎呢?"不知道什麼時候,黑子走到了她身後.

君欣卓悠然道:"蕭譽的賬子里."

"這麼冷還不回帳子,在外面傻站著干啥?"

君欣卓低著頭沒說話.

黑子一歎,"妹子,你爹當初把你交給俺,俺說話你聽不?"

"師哥,直說就是,何必提爹爹."

"別看大郎平時脾氣不咋好,但絕對是個有擔當的爺們兒,能對你好..."

君欣卓面頰又熱,"師哥瞎說什麼呢,誰要跟他..."

黑子一樂,"咱們從小就一塊長大,哥還不了解你?你要心思沒往大郎身上放,就不會這麼多年給他當丫頭使了."

君欣卓的性格外冷內熱,別看平時少言少語,但是,一但對誰好,必是傾心相助.她這幾年跟在唐奕身邊,就差沒把自己也給唐大郎了.

君欣卓辯駁不過,只能搖頭頭不語,裝起了啞巴.

黑子繼續道:"心也在他那兒,人也在他那兒,他也不小了,就順其自然了唄."

君欣卓依然搖頭.

"那咋地?你還想讓他三媒六聘把你正娶回去?"

"不是..."君欣卓有些氣急.

"那你到底咋想的啊?"

君欣卓抬頭看向黑子,"師哥也說,我在他身邊這麼多年了,論對他的了解,你們誰也比不上妹妹."

"不挺好嗎?"黑子有點糊塗了.

"正因為太了解他了,所以才不能."

黑子撓著後腦勺道:"哥腦子笨,你說明白點."

"這麼說吧."君欣卓敞開心扉.

"不沖別的,就沖他救了咱們十幾口人命...師妹別說給他做妾,就是無名無份的過一輩子也認可."

"但是,大郎卻不是那樣的人."

"到底啥意思嗎?"黑子有點急了."你這想跟,又不想跟的,把哥都繞迷糊了."

....

"依大郎的性子,妹妹真跟他好了,他是不會讓我做妾的."

"你是說!!"黑子猛的驚叫出聲,他終于聽明白了.

君欣卓淒然道:"咱們是做過匪的,一輩子也洗不白,大郎怎能娶我這樣的女人?"

"他是要干大事的人,將來要進史書的,那是在害他呀!"

"..."

黑子腦袋有點不夠用.

可是,退一步想,依唐奕的性子,娶個平民百姓的姑娘,甚至是當過匪的君欣卓,這事兒他還真干得出來.

....

黑子正想著,呼聞身後有人說話.

"你們聊什麼呢?"

嚇的黑子嗷撈一聲!

回頭一看,更似見鬼,正是唐奕.

"沒,沒沒啥!"黑子慌張答道.

"那什麼,我回去了,你們聊..."

唐奕一陣無語,我很嚇人嗎?這憨貨太不淡定了.

黑子一走,唐奕看向君欣卓,"你們不會在說我壞話呢吧?"

君欣卓強作鎮定地白了他一眼,"想什麼呢?."

唐奕攤手,"想晚上得怎麼睡呢?"

"...."

拖著是沒用的,總不能就在外面站上一夜,最後,君欣卓所性跟著唐奕回到帳子.

...

遼人寒冬在外設帳很有經驗的,氈帳是用羊毛打的足有一寸厚,一點都不透風.

地上鋪了一層厚牛皮隔潮,又上一層氈子,一層狼皮辱子.上面才是被褥.

進來之後,君欣卓把火盆點上,就開始鋪被褥,只不過,君娘子鋪了兩床,而且離的老遠.

唐奕看著她鋪,也沒說什麼,卻在心里暗笑.

待床鋪好了,君欣卓就用細若蚊蠅的聲音道:"不早了...睡吧..."

"嗯..."

唐奕這一聲'嗯’還沒嗯完,就見君欣卓攏手一吹,把燈就直接吹滅了.

"喂!"唐奕不干了.

"我還沒脫衣服呢!"

黑暗中,只聞弱弱的一聲,"摸黑脫吧."

好吧,唐奕苦著臉脫去皮袍外衣,摸著黑尋到被褥旁,老老實實地鑽了進去.

君欣卓豎著耳朵聽著,確定唐奕沒摸錯被窩.才小心地解開大氅的帶子,又褪去皮袍,然後穿著中衣內衣就躺下了,提心吊膽的,一動都不敢動.

帳子里靜得連兩人的呼息聲都聽得見.

足足過了半個時辰,確定唐奕很老實地真的睡了,君欣卓懸到嗓子眼的心肝兒才算放下.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地長出了一口氣,在黑暗中閉上了眼睛.

許是剛剛太緊張了,現在神情一松反倒睡的快,沒一會兒就氣息均勻地睡了過去.

那邊的唐奕聽著君欣卓均勻的呼吸,暗笑一聲,"小樣兒!和小爺比耐性?"

想著,笑著,緩緩地掀開被子,做賊似的爬了過去....

...

君欣卓迷離之間,只覺有人鑽進了被窩.初時只當是做了什麼鬼夢,待那人貼到身前才猛的驚醒.

"你.....你干嘛?"

除了唐奕,還能有誰?

黑暗中只聞那個無賴回道:"太冷了,被窩都是涼的."

君欣卓被他抱著僵硬地直往後躲,"那你也不能...."

"別亂動!"

"一會兒這兒也被你弄涼了."

君欣卓果然不再動.

只是心中腹緋,這色胚讓我不動,自己一雙大手卻不老實....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