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必須帶著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大遼巡獵曆來不帶女眷,也只有大宋那種郊游式的打獵,才老婆孩子一起上,使喚丫頭跟一串.

契丹是馬背上的民族,漁獵那是男人養家的根本,雖然現在的契丹不靠漁獵為生,但依然不許女眷從獵,這是他們繼承祖宗血性的一種方式,

在遼人看來,唐奕帶著個'使女’出獵,本身就是個笑話.

可唐奕不這麼覺得...

姥姥!

老子出去玩怎麼開心怎麼來,你管我帶著誰?在大宋,老子就不講規矩,到你們大遼還得守起規矩來了?

蕭譽提意讓君欣卓不要去了,唐奕不同意,非要帶著.對此,蕭譽,蕭欣也沒辦法,唐子浩畢竟不是遼人.

可是,蕭家兄弟說的也沒錯,唐奕這一路果然是讓人笑話了個遍.

先是范鎮.

唐奕跟著公主府的人馬到了遼宮之外的廣場,與大隊彙合之時,范鎮一看唐奕帶著個使女來了,臉都綠了,趁人不注意,還狠批了唐奕幾句.

"要你與我等同行,你不肯,怎麼還帶著她出來了?"

唐奕撇嘴道:"急啥?論功夫,那幫契丹蠻子有一頭算一頭,還真不一定比君欣卓強呢."

范鎮直翻白眼兒,這小子真是一點理法都不講,在他這兒,怎麼遼人都論'頭’算了?

....

接下來,是耶律德容.

這貨在人群之中,一眼就看到了唐奕騎著一匹雪白的高頭大馬,這馬還是他送給唐奕的.唐奕送了他一套千軍釀,耶律德容禮上往來,自然不能小氣.

那可是純種的大宛白馬,俗名'照夜玉獅子’,在大遼也算是稀罕物.

不過,一見君欣卓跟來了,耶律德容不禁也跟著皺眉.他知道,這小娘子手上有功夫,可冬獵是不能帶女眷的.

耶律德容好心,湊到唐奕面前.

"趁著還沒人注意,我勸你把她送回去."

"就不送!"唐奕一瞪眼,有點煩了."送回去,你給老子暖被窩啊?"

得!耶律德容一看他那要吃人的架勢,覺得還是離他遠點,這熊孩子不識好人心呢!

等打發了范鎮和耶律德容,君欣卓才在他耳邊道:"要不...要不我回去吧?"

"我都不怕,你怕啥?"

君欣卓低著頭道:"給你添麻煩.."

唐奕眼珠一轉,"你不在,我不踏實."

他這麼一說,君欣卓就不擰巴了,安心地退到後面,看著唐奕出神.

黑子在後面把什麼都看得真切,心中暗歎,他這個傻師妹算是被唐大郎吃得死死的了.

...

沒人再來和他糾結帶女眷的事,唐奕也靜下心來打量起廣場上等候的人群.

其中,年齡和唐奕差不多大的,唐奕認識一多半.不但認識,還都一塊喝過酒,見唐奕目光望過去,不便過來打招呼的,也都點頭示意.

年紀大點的,除了耶律德容,德緒兩兄弟,還有蕭惠一家,他基本不認識.不過,看裝束也知道,這些都是大遼最頂尖的貴族權臣.

遼朝不似大宋,大宋皇帝出個宮,比生孩子還費勁.大遼正好相反,四時捺缽,皇帝基本就不在中京呆著,要不是為了易儲,耶律宗真才不會這麼消停呢!

所以,遼人有完善的出獵隨班制度,除了各個政事衙門必要的留守職官,王公大臣皆隨駕出游.可以說,走到哪兒,朝堂就擺到哪兒.

在人群中,唐奕還看到一個挺特別的身影--耶律涅魯古.

這貨被耶律重元扔在中京一個多月了,和唐奕一直沒碰上.

其實,就算碰上也沒什麼事兒.唐奕是外人,不好在中京把耶律涅魯古怎麼樣;耶律涅魯古也是身份尷尬,只能夾著尾巴做人.

就像現在,耶律涅魯古一看唐奕看過來的目光,只是隱晦地瞪了他一眼,就把頭別到了一邊.

....

眾人又等了一陣,正當唐奕開始腹緋這耶律宗真還真是磨蹭,大冷的天讓大伙兒等他一個的時候,突感地面不住的顫動,然後,隆隆馬蹄之聲由遠而近,大隊騎兵從皇城兩邊奔騰湧出.

這還是唐奕第一次一下子見到這麼多騎兵,那震撼的場面,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.

數萬黑甲騎士奔而不亂,馬蹄踏在皇城的石板路面兒上,發出踏踏碎響連成一片,震的人心五內具顫.

唐奕偏頭對楊懷玉道:"這就是遼帝的近衛皮室軍?"

楊懷玉凝重點頭,"應該是了!"

皮室軍也如大宋的禁軍一般,乃揀選各地的精壯之士成軍,雖不足五萬之數,卻是遼朝精銳之中的精銳.

黑甲騎軍一到,即在皇城兩側整齊列隊,待最後一騎站定.皇城的朱漆城門也緩緩打開,百多騎士從中魚貫而出,皇家儀仗緊隨其後.

唐奕抻著脖子猛看,只見打頭的男子身著田獵裘袍,雪狐圍領,頭帶風雪皮冠,坐于馬上,威不可言,正是遼朝皇帝耶律宗真.

慶幸的是耶律宗真一點都沒墨跡,直接下令開拔.看來,這種場面,遼帝根本就習以為常了.

...

五萬皮室軍分前中後三軍開路,遼帝和一眾遼臣裹脅中間,大隊人馬一路向北而行,行三日即到臨潢.

這里是契丹人的發源地,背靠潢河.過了臨潢,就是大片的丘陵山地,也是冬獵的獵場所在.

唐奕估摸著,所謂臨潢,應該是後世大興安嶺山脈的最南端.地勢起伏,連綿又不失平坦之地,確實是勳獵的最佳去處.

在臨潢休整一晚,蕭譽提醒唐奕,過了臨潢一進獵場,就沒有驛館行在可住了,要在野地搭設氈帳,要唐奕多帶禦寒衣物.

唐奕心說,老子等的就是住野地啊!

第二天,急出七十里,下午時分就停了下來.遼人要在此處祭祖,祭天,行追獵之禮,至少得呆上三天左右.所以,早停下,好早搭帳篷.

搭設氈帳這個事根本不用唐奕操心,他是跟著蕭家人來的,自然有蕭家的仆從幫著他把帳子弄好.

再說,一共就唐奕,君欣卓,黑子,潘越,還有楊懷玉他們五個人,根本不費什麼事.

但是,等仆從把帳子搭好了,也布置停當.

之後....

之後,君欣卓就傻眼了....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