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冬獵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本來要寫個單張紀念一下蒼山的第一個盟主.

可是,真到打開文檔,卻詞窮到一個字也敲不下去了...

謝謝'陳志揚’!真的沒想到這麼快就會有盟主的出現.

第一個盟主加十更,病好就暴發,絕不拖欠.再次感謝諸君的陪伴和付出,蒼山會加油!

.................

遼帝出獵可不像大宋玩的那麼初級.

大宋是圍獵,但就算是圍獵,也是走了樣兒的.

說白了,就是放幾只鹿狍在楊村圍場,到時候禁軍圍成一個圈兒,把獵物趕到一處,讓趙禎和大臣們過過手癮.唉,真就差沒把獵物四蹄都綁上,讓他們射了.

人家大遼玩的是巡獵.

千里山林任君馳騁,豺狼虎豹,熊麋狐貂,要什麼有什麼.有本事的,擒熊射虎也不是不可能.而且,打獵是契丹人的看家本事,是民族傳統,不但隆重,時間也很長.

以此次冬獵為例,從臘月初二,遼帝起駕出獵,一直到臘月二十二才回鑾中京,整整二十天的時間都是在冰天雪地的深山老林之中度過.

蕭欣問唐奕射藝如何,是因為這直接關系到他這二十天的臉面和生活質量.

往年,只要宋使趕上遼帝四時捺缽,必定要隨行出獵.當然了,這可不是遼人好客,而純是為了看宋人的笑話.

大宋就算是軍中勇士善騎好射,又哪里能比契丹人從小在馬背上長大練出來的騎射之技更為高絕.再加上,大宋派使以儒為重,更是不善騎射之功.

所以,少不得在捺缽之時,被遼人嘲弄.

唐奕聽的心里一陣發虛,忐忑道:"現在兩國關系這麼好,還不至于讓小爺下不來台吧?"

蕭欣搖頭撇嘴:"真當我大遼朝這般沒品?這和兩國交不交好就沒關系."

"祖宗傳下來的巡獵之事,本該上下歡騰,卻憋著心思給你們南人穿小鞋?"

"這就好比,我們北朝去你們南朝一樣,你們的傳統是吟詩作對,就算宴請也得行個酒令什麼的.我們北朝人不擅長這個,但也要入鄉隨俗,對的不好,多少也被你們看不起吧?"

"四時捺缽則是我北朝的傳統,你要馬不能騎,弓不能張.肯定也會被人嘲弄,王公大臣多多少少會有找平衡的感覺,這是誰也左右不了的."

"....."

唐奕一陣無語.

"我能不能不去啊?"

"呵呵..."蕭欣干笑兩聲,沒言語.

好吧,唐奕也知道天真了,遼帝點名讓你去,你敢不去?

"還有更難受的呢."

"什麼?"

"冬獵分追獵和游獵兩個部分,追獵就是大隊跟著皇帝一同追逐獵物,獵到什麼,當場分食圖的是個熱鬧,也是祭奠先祖的一種儀式."

唐奕心說,這個好!混在大隊人馬里,最容易蒙混過關.

"那游獵呢?"

"就是各自為戰,打到什麼吃什麼,最後看誰獵到的獵物多唄."

"...."

完了!

特麼大宋這些使節,哪個也不擅長巡獵啊,只能....

"別想著多帶點心."唐奕想什麼,蕭欣一下就猜出來了."要是讓外人看見,更是丟人."

"...."

"算了!"蕭欣拍拍唐奕的肩膀.

"游獵之時,你跟著我們兄弟,餓不著你.到時再分你點獵物,保證不會讓唐兄太過難堪."

唐奕感激涕零!

"好兄弟...."

蕭欣一走,潘越就躥了出來.

"巡獵要帶著我啊!"

唐奕橫了他一眼,"你射藝很好嗎?"

"呃...."潘越騎馬還行,不輸遼人,但是射箭嘛....

"敵不動,我不動,三十步之內,三箭可中二.."

靠!那比他也強不到哪去.

....

時光飛逝,轉眼就是臘月初一,范鎮怕唐奕明日出獵露怯,特意派人來告訴他,明天跟在使館大隊之內,別亂出去丟人.

其實,范鎮的意思很明顯,要丟人咱們一塊丟人.

唐奕一琢磨,使館那邊,隨遼帝冬獵的人中,也只有王咸熙有點武藝......

算了,還是你們自己丟人去吧,我還是跟著蕭氏兄弟比較靠譜.

...

第二天一早,唐奕把自己裹得一層又一層,帶著黑子,君欣卓,潘越和楊懷玉,早早的就出了門.

奶奶的,在大野地里要呆二十多天,別特麼再凍死在外頭.

楊懷玉也換下了鎧甲,一身裘皮大氅,銀槍掛于鞍側,手握一把硬背長弓,還真像那麼回事.

唐奕騎在馬上,縮著脖子,"可全看二哥的了,別讓咱太丟人."

楊懷玉苦笑,"你就別想了,和遼人比騎射,簡直就是找死."

呃....

連楊懷玉都沒信心,看來這趟是沒什麼指望了.

...

幾人一路慢騎,到了遼宮東面的長公主府門前,遠遠就見蕭家門人已經是人馬齊備准備差得不多了.

蕭譽迎了過來.

"正要去北閣接你,你倒自己尋來了."

唐奕翻身下馬,"又不是外人,沒那麼多說道."

正說著,就見一中年漢子,一身華裘從府里出來.

蕭譽立馬拉著唐奕靠過去.

"這是家父!"

唐奕拱手道:"外臣見過魏國公."

這人正是大遼秦晉長公主駙馬,北府首相蕭惠.

蕭惠微笑贊道:"好一個俊後生!"

"國公爺,過譽了..."

"嗯!"蕭點頭,"時辰不早,一會兒你跟著譽兒就行了,晚上到我帳里來,我再和你說說見陛下的事情."

拿了唐奕兩成份子,蕭惠心里也沒底.要不是當時看他那個外甥耶律洪基也拿了,他還真不敢碰這筆橫財.一個不好,就會從好事變成了通敵.所以,他才要和唐奕好好說說,別見了遼帝說錯了話.

唐奕拱手稱謝,目送蕭惠上馬先行.只不過,蕭惠無意掃到唐奕身後的君欣卓,忍不住一愣,隨即搖頭一笑.

唐奕心里直犯嘀咕,這老貨笑啥?

這時,蕭欣也喊叫著從府里出來,能出去放馬山林,肯定比憋在家里有意思,這貨高興的很.

一見唐奕,蕭欣立馬就撲了過來.只不過,他一見身後的君欣卓也沒忍住,噗的一聲,笑出了聲.

唐奕更是摸不著頭腦.

"你們都笑個啥?"

蕭譽莞爾道:"應該事先知會唐兄的,倒是為兄疏忽了."

蕭欣指著君欣卓道:"冬獵出巡,你還帶著女眷做甚!?"

君欣卓臉一紅,沒想到,一下就提到她身上了.

唐奕也愣道:"呃.....不能帶女眷?"

"除了陛下帶幾個隨行侍女,根本就不能帶女人.連我家都沒帶一個女眷."

"要不..."蕭譽勸道,"讓君娘子先別去吧?這趟來去可不輕松,女兒家多半吃不消的."

......

推書:《甲午崛起》,兩百萬字,肥到不行,而且是兩百萬字主角才三歲的神書.反正我給跪了,書荒可以去翻翻,比蒼山還努力的作者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