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章 奇女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給蕭欣的筆記之中,除了詞,曲,還有一些是他閑來無事之時,試著把後世的幾首曲子用古譜標注了出來.

只不過,他本來就是個二半吊子,又是初學古譜,很多地方譜曲之時並不正確.

反正只是消遣,他也沒太在意,就那麼記錄在筆記之中了.

但是,讓他意外的是,蕭欣的妹妹不但手抄了筆記,還把唐奕度曲不准之處都標了出來,而且做了修改.

這可把唐奕驚到了.

要知道,後世的曲子在發音用調方面,與北宋時期有很大的不同,可以說,根本就不適合這個時代的人的音樂品味和聽曲習慣.

蕭欣的妹妹可以只看錯譜,就能做出修改,簡直就是不可能的.

"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."

"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."

"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."

"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."

隨著琴弦的撥動,唐奕輕輕哼唱著.

這是後世鄧麗君的一首《獨上西樓》,改編自唐後主李煜的那首名詞《相見歡-無言獨上西樓》.

之所以把這首拿到筆記里來練手,是因為這首詞早就有了,即使度了新曲也是古風古韻,不怕被人看.

但唐奕度的古曲有好幾處錯誤,要是照著他的譜子彈,根本就不是那個味.

可是....

可但是!

蕭欣的妹妹居然把錯的地方都改過來了....

蕭欣在一旁還以為唐奕魔症了,只是聽他娓娓唱來,不禁也是醉了.

"這....?我記得這道詞好像是'相見歡’的曲牌,怎麼不是那個調調?"

唐奕沒說話,放下吉他.看著譜子發呆.

蕭欣卻還在品味著曲子里的味道.

說起來,唐奕的那些後世之歌,在大宋根本沒什麼市場,但在大遼卻是另外一回事.

如今的契丹,簡直就是大雜燴,不但融合了南方的漢方化,還融合了東海的渤海,極北的女真,西南的黨項,西邊的回鶻等等,諸多部族的文化.雖然漢詞最為興盛,但草原文明本就無拘無束,曲調民歌更是五花八門.

所以,他的那些東西宋人覺得怪,覺得不好,遼人卻不會.蕭欣反而覺得這曲子委婉悠揚,比原來的'相見歡’更為好聽.

....

唐奕發了一陣呆,才回過神來對蕭欣道:"你妹妹是個奇才!能不能引見一下?"

蕭欣一怔...

"恐怕...恐怕不行."

"為什麼?"

唐奕心里現在有一種莫名想見一見這女子的沖動!

因為...

因為在孤獨的千年之前,終于有人,懂得他從千年之後的帶來的曲子了.

蕭欣苦道:"真不方便,舍妹已經嫁人了."

呃...

唐奕悵然若失.

遼人婚娶比大宋還要早,蕭欣比他還小一歲,只有十六,而他妹妹最多也不過十五歲,這就已經嫁人了?

"知音難求,可惜了!要是早來大遼兩年就好了,也許還有機會和令妹切磋一二."

蕭欣搖頭道:"你就算早來兩年也沒用,早來十年還差不多."

嘎!

"什麼意思?"

"小妹已經嫁做人婦整整十年了."

哦去,唐奕心說,你玩鬧呢?

"你妹妹多大啊!?"

"年方十四."

"四....四歲就嫁人了!?"

蕭欣一歎,"你知道的,我們北朝貴族,特別是帝後二族,婚娶之事不是一句兩句說得清的."

唐奕明白了,不就是政治婚姻嘛!不過,特麼也是夠著急的,四歲就就忙著把閨女賣出去,蕭惠這老貨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?

蕭欣繼續道:"小妹雖禮成,卻未過府,但總要顧忌夫家的顏面,是已極少出門露面."

唐奕道:"也難怪你們說令妹孤冷寡淡.還沒成年,就已經苦守深閨,把一生的命運都看透了,換了誰,也應該高興不過來吧?"

"所以,家里不論爹娘,還是我與二哥,都極是寵她."

"行了,行了!"唐奕擺手制止."你們家的事兒就別跟我倒苦水了."

這種事兒,在這個時代不是個例,唐奕管不了,也管不著,聽了反倒心煩.

"喂!"蕭欣嚷道:"有沒有點同情心?小爺跟別人說不了,跟你個南人訴訴苦還不行?"

"不行!"唐奕眼睛一立,"我這個人心善,你弄得我晚上睡不著覺,你好思意嗎!?"

"好思意啊!"蕭欣又開始犯賤."要不,你再給咱妹妹找點消遣的詞曲唄?"

"是你妹妹,什麼咱妹妹?"

"你我兄弟,我妹妹不就是你妹妹!?"

"誰跟你兄弟!?說不定哪天戰場上你就一刀捅了老子!"

"哪能啊!真有那天,我讓你一刀捅了我!"

好吧,唐奕被他打敗了,能不能有點北方漢子的血性!?

拿起紙筆,筆走龍蛇,寫下一首曲子.

蕭欣在邊上看著,喃喃地念出聲"《鴻雁》....."

鴻雁天空上

對對排成行

江水長秋草黃

草原上琴聲憂傷.....

蕭欣眼前一亮,還是寫契丹草原的歌喱!

...

鴻雁向蒼天

天空有多遙遠

.....

雖然看不懂唐奕寫的譜子,但是歌詞簡單直白,頗對草原人的味口.

"咋唱的!?給咱來上一段兒唄!"

唐奕放下筆,白了他一眼,"真當我是伶人,專門給你唱曲兒的?回家讓令妹給你唱去!"

蕭欣悻悻然地接過曲譜.

"不唱就不唱,還不求你了呢!"說完,轉身就走.

唐奕急忙叫住他,"少來卸磨殺驢那一套,還有事問你呢!"

"啥事兒?"

"我都到大遼一個多月了,你們的皇帝也沒說要見我,怎麼昨天派人到使館通知說,臘月冬獵,點名要我跟著?"

蕭欣撇嘴道:"你一個白身儒生,來大遼設閣,也是生間書院.皇帝見你,那不是太抬舉你了?"

唐奕氣得直翻白眼,"那還叫我去什麼冬獵?"

蕭欣沉吟道:"多半是因為華聯的關系..."

"哦..."唐奕立馬了然.他華聯有耶律宗真兒子和姐夫的股份,但畢竟唐奕是宋人,皇帝應該是想探探他的底,看他打的是什麼主意.

"不過..."蕭欣又道.

"不過什麼?"

"你射藝如何?"

"老子就沒摸過弓!"

"嘿嘿..."蕭欣賤笑兩聲.

"那你可要倒黴了...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