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真是親妹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北地天寒,千軍釀自然比醉仙更合遼人的口味.

這一頓飯下來,蕭譽,蕭欣兩兄弟整整喝了唐奕三套千軍釀典藏,喝的唐奕是肉痛不以.

奶奶的!別看這兩個貨穿得斯斯文文,言談舉止也是儒風雅致,可骨子還特麼是北方蠻子啊!

三套啊!

兩萬多貫就這麼灌下去了,這朋友交得實在有點貴.....

安排完仆役把這兩位抬回去,黑子才湊到唐奕面前,"這契丹蠻子也太能喝了!"

唐奕十分心疼地吩咐道:"把那十幾套千軍釀收好了,再不能這麼浪費了.."

黑子道:"看來,這烈酒在北朝的銷路可比大宋好得多,大郎為何不把烈酒銷到北朝來呢?"

這個問題,也一直是張晉文,潘豐,曹佾想不明白的.

在大宋,除了千軍釀典藏每年出三十六套,適合普通百姓消費的平價烈酒唐奕卻一直不讓賣.

要說南人不喜烈酒,唐奕怕銷量不好也還說得過去,可是,華聯都開到大遼來了,遼人又這麼喜歡烈酒,唐奕還是不讓賣,大伙兒就有點想不通了.

唐奕看著桌上的幾個空瓶,歎道:"有些錢,咱是不能賺的."

"為啥?"

"因為高度烈酒,不單單是酒水,還是戰略物資!"

黑子當然不會懂,要是以高度烈酒來消毒治療外傷,那在戰場上可以少死許多人.

要知道,一場大仗下來,因傷口感染死在營帳之中的士兵,幾乎和戰場上立斃當場的士兵持平.

唐奕之所以一直不把烈酒拿出來掙錢,就是因為他很清楚,一但讓外人把烈酒的工藝學了去,那大宋在軍事醫療上的這點優勢也就沒有了.

所以,這個錢,就算窮死也不能掙,更何況,唐奕還不缺錢呢?

...

第二天,唐奕去遼朝國子監看觀瀾分閣的閣址.

大遼的國子監,除了應付科舉考試充當一下考場,基本就沒其它的用處了.就算有教諭,有學生.也是貴族紈绔紮堆兒,根本就幾個有真才實學的學生.

所以,遼帝也算夠意思,把最好的一塊地方劃給了觀瀾書院,緊鄰禦街,背靠國子監.正房是三層木石結構的小樓,後面還有一個院子和左右兩廂房,唐奕對此頗為滿意.

這里原本是遼朝貢院的文星樓,是專供考官,教諭鎖院休息之地,各種設施家私齊備,唐奕基本不用動什麼,只要在臨街面的位置開個門,把觀瀾的文集,詩冊往出一擺,再掛上匾額,就能開門了.

中午時分,蕭譽,蕭欣兩兄弟尋到了這里.

蕭欣都沒等唐奕反應過來,一把抓住唐奕的胳膊,"你那詞譜手紮還有沒有了?快拿出來!"

唐奕嫌棄地拍掉他的爪子.

"你當那是書商印出來的俗本不成?實話跟你說吧,里面收的詞都是柳七公,尹洙,孫複等我大宋一等文人的詞,而且都是未公諸于世的私貨.音律批注則是開封名妓董惜琴的詞曲心得.世上僅此一份!"

蕭欣恍然道:"這麼厲害!?難怪巧哥會愛不釋手,昨夜鑽研了一夜都沒睡."

唐奕得意一笑,那手紮對于愛詞愛曲之人絕對是殺傷力爆表.

"怎麼樣?此本一出,尋香竊玉無往不利吧?"

蕭欣白了他一眼,"說什麼呢?咱是拿給家妹的."

"呃....原來不是泡妞,是給妹妹的."

蕭譽這時拱手一禮,"還要好生謝謝子浩贈本之情,小妹自幼孤冷,性情寡淡,唯對音律之事情有獨鍾.那本手紮對她來說,著實是最珍貴的禮物了."

"不會吧?."唐奕上下打量著這兩兄弟,"觀你二人的性格,你們的妹妹也應該是個歡脫不羈的女中豪傑才是,怎會是寡淡性子?你確定是親妹妹?"

"去你的!"二人笑罵.

"唐瘋子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"

...

唐奕可一點沒說錯,蕭欣簡直是范純禮的翻版,即賤又歡實.

而那個蕭譽,要非說像誰,應該說有點像范純仁和唐正平的結合體.表面上看文質彬彬,一本正氣.其實是個悶臊的主兒.只有混熟了才知道,這貨有時候比他弟弟還賤,還損!

說這兩位的妹妹是個孤冷寡淡之人,唐奕還真有點不信.

三人笑鬧一陣,正值晌午,尋了一處大定名樓,少不得又是杯光交錯,喝了個昏天黑地.

....

已入冬月,大定雖不及汴京繁華似錦,卻有北方盈雪,銀裝素裹的妖嬈之美.

月中,觀瀾分閣開門迎客,唐奕為其取名--觀瀾北閣.他與君欣卓,黑子等人也搬出了使館,到閣中居住.

說起來,觀瀾北閣的政治意義大于其實際用途.說白了,這是兩國邦交邁上一個新台階的標志,至于有多少人來此尋書問學,似乎也沒誰在意.

就算大定所有的讀書人都來北閣求書,也遠沒有開封那般的景象,畢竟地方小,讀書人也少.

唐奕樂得清閑,每天在閣中喝茶賞雪,小日子過的挺美.

蕭譽兩兄弟也幾乎是每天必到,而且還不是自己來,三五不時就帶一些遼朝勳貴到唐奕這里來做客.

唐奕自然來者不懼,能多結交一些北朝貴族總不是什麼壞事.

只不過...

只不過如此一來,可苦了唐奕的肚子.

遼人真是太能喝了,唐奕就算酒量不錯,也有點頂不住這麼天天喝,頓頓灌.就他這剛剛練起來的小體格子,這麼喝下去,估計等不到回大宋就得趴下.

于是,唐奕後來干脆稱病,陪席不陪酒.

這天蕭欣又來了,倒沒帶什麼外人,一進門就掏一本無封手本遞到唐奕手里.

"我妹妹抄完了,讓我給你送回來."

唐奕心說,抄了一個月才抄完,這位也夠慢的.

隨手一翻,唐奕不由眼前一亮.

"這....這是你妹妹的字?可以啊!"

唐奕的原稿果然被人家留下了,這一本是蕭欣的妹妹手抄出的複本.

只不過,人家這字可是比唐奕的漂亮多了,整整齊齊的蠅頭小楷,秀麗無比.

說心里話,自從來到大宋之後,唐奕也見過不少名仕大儒的字,但他還沒見過哪個姑娘家可以把字寫得這麼漂亮,就算是男人之中,比這字好的,也是為數不多.

字好,唐奕就不禁多看了幾眼,可是翻到後面,他整個人都怔住了......

呆立了半晌,唐奕才猛地驚醒,飛奔入內.

蕭欣正奇怪之時,就見唐奕抱著一把怪琴跑了出來.

然後,也不他,就自頋自地對著筆記上的琴譜彈了起來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