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北朝一賤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蕭欣一心想找詞曲集子,唐奕一攤手,"這里面還真沒有."

"你們知道的,現在不是學詞的時候,老師嚴令,現在還不能碰詞."

二人遺憾點頭.他們明白,對于以科舉為目的儒學學子來說,過早沉迷于寫詞並不是什麼好事.南朝那個柳永就是個例子,少年填詞,結果落得了個一生蹉跎.

唐奕見兩人都有些失望,便問道:"怎地?悅木喜歡寫詞?"

不想,蕭欣搖頭不語,翻找的動作也停了下,那一桌子的大儒手紮似是對他一點吸引力都沒有.

蕭譽見狀接道:"他這是幫別人找的."

唐奕立刻了然,看他那麼上心的樣子,那人多半是個女子了.

要說與這兄弟二人還算投緣,唐奕一想,算了,放點血吧.便回身進到里間,出來的時候,手里拿著一本連封皮都沒有的筆記.

"看看,這個入二位的眼不?"

蕭欣接過一看,頓時欣喜若狂.

這雖是一本隨筆,可翻開第一頁就是南朝大詞人柳三變的作品.又隨手翻看了幾首,發覺竟都是在遼朝沒有的柳詞,想來應該都是新作.

"入眼!太入眼了!"蕭欣越翻越喜,連連道謝,"多謝唐兄厚贈!"

唐奕急道:"這個可不能送你,只能借你回去泡妞,抄完要還的."

這上面,柳師父的詞還是小事,主要是唐奕自己做了許多標注,還真不能送人.

唐奕會彈吉他,對音律也算偏愛,因而對北宋的詞牌曲目多有所探究.可古代曲譜對于只識後世簡譜的唐奕來說,實在是太複雜了.

古譜不但與現代樂譜音階不同,只有'宮,商,角,徵,羽’五個音准,而且記譜的方法,又是'工尺譜’,又是'減字譜’,要是不專門去學,根本就看不懂.

所以,唐奕特意跟董惜琴這個音樂大家學了好久的古譜,還做了記筆.

這本就是唐奕學譜時用的,不但有柳永的私藏名詞,更有諸多董惜琴的音律心得及其獨門的琴藝指法,還有就是唐奕把後世的一些歌曲用古譜重新標注的注釋.

只此一本,不說是當世樂者的不二寶典,可也差不多了.

....

蕭欣一聽只借不送,嘿嘿賤笑著靠了過來.

"唐兄,不要這麼小氣嘛!送與小弟又如何?反正你守著柳七公,想要什麼好詞沒有?"

唐奕苦笑道:"你這嘴臉與我那兄弟還真是一點不差,都能組成南北雙賤了!"

"南北雙劍?"

"是'賤’....."

"哈哈!"蕭欣笑道:"那我就賤到底了!"

一揚手里的曲譜筆記,"小弟謝過了!"

唐奕苦著臉,"你還真不打算還了啊?我兩年多的所學可都記在這一本里了,要不這樣..."

唐奕想到一個折中的辦法,"你回去抄錄一份,把抄本給我送回來,原冊留給你,這總行了吧?"

蕭欣一想,"也好,過幾天給你送回來!"說完,把筆記小心往懷里一掖,"走走走,喝酒,喝酒!"

蕭譽見他如此,不由暗罵:"你小子急什麼!?我還沒挑完呢....."可又沒法再多做停留,只得依依不舍地出了唐奕的房間,心里還暗自打算著,他日再來搜刮.

...

外間,黑子和君欣卓已經備好了酒菜,蕭譽見君欣卓端莊俏麗的模樣,不禁多看了兩眼.心說,南人還真是異于北方,這等膚白貌美,身姿纖細的女子在遼朝可是不多見的.

而蕭欣則盯著桌上的一套千軍釀不放,一臉的呆滯.

"乖乖!只當唐兄是個窮書生,原來是個狗大戶,千軍釀典藏啊!"

唐奕一笑,"與兩位兄弟相交甚歡,自然要用最好的酒招待最貼心的客人."

蕭譽也看到了桌上的酒,咂巴著嘴道:"那也用不著這麼好的酒.....太奢侈了......"

千軍釀就算在大宋,那也是最最頂級的宴請用酒,八千八百八十八貫的售價,真不是一般人喝得起的.而在大遼,這酒可就不是用來喝的了,那是用來當傳說的.

要知道,北朝可沒有南朝那麼富裕.在大宋,這酒就算賣得再貴,也總有人喝得起,可在北朝就不行了.整個大遼一年朝廷的稅入也不過幾百萬貫,只是大宋的幾十分之一,喝得起這個酒的,簡直就是鳳毛麟角.

去歲,蕭英使宋,回來給遼帝帶了一套這酒作禮物,耶律宗真愣沒舍得喝.而那些大遼貴族,也只是聽說南人有這麼一種萬金之酒,知道遼帝宮里藏著一套,見是沒幾人見過.

蕭欣可不不在意什麼奢侈不奢侈,歡叫著搶坐下來,抱著酒瓶子不放.

"終于能一嘗這萬金之酒是什麼滋味了!"

唐奕笑道:"盡管喝就是,不夠還有!"他可是把今年三十六套千軍釀的一多半都帶到大遼來了.

蕭欣抱著酒道:"咱也不能白喝你的,等過些日子,本公子還你兩套!"

唐奕搖頭,心說,還用你還?

蕭欣見他搖頭,以為唐奕不信,靠過來低聲道:"可不是大話,實話跟你說吧....."

"說什麼?"

蕭欣神秘兮兮的地道:"聽說過華聯倉儲嗎?"

"呃......聽,聽說過."

"你們大宋的華聯倉儲在大定開了分號,我家里有那鋪子的兩成份子."

"......."

"千軍釀典藏是華聯的招牌酒,這你知道吧?"蕭欣繼續賣弄.

"知道...."

"等鋪子一開張,南朝的奇貨運到大遼,做為東家,弄幾套千軍釀還不簡單?"

"到時,小弟弄兩套送與唐兄!"

"......"唐奕徹底無語.

蕭欣卻一手抱著酒,一手拍著唐奕肩膀繼續得瑟道:"請你喝個夠!"

噗...

黑子和君欣卓侍立一旁,聽著蕭公子和唐奕吹噓,實在是憋不住了.

"你們笑什麼?"蕭欣一臉的懵逼.

唐奕也強忍著笑抽的沖動,"悅木只知道家里有華聯的兩成股份?卻不知道華聯是誰的買賣?"

"呃....這還真不知道,我也是在家父與家母說話之時偷聽來的."

"好吧...華聯的東家姓唐..."

"也姓唐?"蕭欣奇道.

"叫唐奕?"

"也叫唐奕....?更巧了...."

好吧,蕭欣終于反應過來,立時瞪圓了雙眼.

"不....不會就是你吧?"

唐奕攤手撇嘴,"應該是我...."

"哦靠!"..

唐奕玩味地笑道:"現在咱們得說道說道了,你家身為股東之一,竟要干中飽私囊的事情!"

蕭欣哪看不出唐奕在開玩笑,樂道:"趕緊再拿一套出來,我要喝窮你這狗大戶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