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蕭氏兄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華聯倉儲雖然把鋪子開到了大遼,可唐奕知道,這是靠的政治因素.

在兩國邦交的蜜月期把鋪子順利開起來容易,但要還想靠著這個把鋪子順利開下去,那就有點天真了.說不定哪天,兩國關系不好,那分分鍾他的鋪子就得讓契丹人給端了.

于是,唐奕只能玩起了在大宋那一套手段--利益捆綁.

老子舍得花錢,直接就送股份!

把遼人和自己綁到一塊,到時候,只要兩國不到刀兵相向的地步,他也就不至于受到牽連.

...

而在大遼,最粗的兩根大腿當然就是帝,後二族.

後族之中,最有實力的當然就是蕭惠了.唐奕沒想到,剛到大遼,就有兩件事情都跟這個蕭惠有關,也算是緣份.

而現在的耶律洪基還不是一國之君,甚至連皇儲都不是,絕對的潛力股.再說,這時候有人給他送錢,正是雪中送炭,他還不樂呵呵地收著了.

周四海在他沒到大定之前,就已經把遼朝最粗的兩條大腿找了出來,而且一把抱緊了,說明這老貨還真的有兩下子.

他辦事得力,唐奕也不吝嗇.

同樣的道理,要想周四海,童遠山和劉韜踏踏實實地在異國為唐奕的利益集團賣命,唐奕能做的依然是利益捆綁.

那幾份新契就是給他們的,周四海占遼朝華聯五分股,劉韜和童遠山每人二分.

"東家!這萬萬使不得!"

周四海拿著契書的手都有點顫抖.

五分股,看似不多,但這可是華聯的股,一分都是一個天文數字.

"給你,你就拿著,我唐奕啥時候虧待過自己人?"

"這這...這太多了!"

"是啊,少爺...太多了!"劉韜臉色煞白的附和道.

他一個二十歲的青年牙子,哪想過一下子就成了家財萬貫的巨富?

"別廢話!都是男爺們,利索點!"

唐奕一甩手,懶得和他們在這事兒上絮叨,扯開話題道:"我來問你,劉韜這小色胚都找了個遼娘,周掌櫃不會也藏了個番婆子吧?"

周四海還真被他帶跑偏了,臉色一窘,"老夫歲數大了,可經不起番婆子折騰,比不得他們年青人."

"他們?"唐奕玩味地看向童管事."好你個童遠山,你也藏了一個?"

和著從范鎮到王咸熙,再到劉韜,童遠山,有一個算一個,都是到遼朝來腐敗的.

"啊,啊??東,東家叫我?"

童遠山這時才從那兩分股份的事兒里回過味兒來,這貨還當這趟大遼是苦差,哪想過還能混上華聯的股份.

....

又在屋里聊了一些新鋪的事情,唐奕就起身告辭了.

他此來大遼的主業是書院設閣,華聯這邊有周四海等人照應就行了,根本不用他操心.

回到使館,就聽仆役說,范鎮找他有事.

到了范鎮住所,發現蕭悅林也在,而且還多了一個比蕭譽小上兩歲的少年.

是蕭譽的弟弟蕭欣,字悅木.

蕭欣顯然沒有二哥那般沉穩,打招呼都透著幾分歡脫之相,倒和賤純禮的性子有幾分相像.

叫唐奕來,主要是遼朝禮部已經把國子監的地方收拾出來了,范鎮問唐奕什麼時候過去做個交割.

唐奕一想,那就明天唄.

人家師徒聚會,說完了正事,也就不想多留,唐奕起身要走,不想卻被蕭譽叫住了.

"唐公子,此來我大遼,可帶了南朝最新的詩文集子?可否先予為兄一觀."

唐奕抿然道:"有何不可?蕭公子走時,到我那里來拿便是."

蕭譽聞言一喜,其實,昨天他就想管唐奕要了.只不過第一次見面,唐奕又是剛到,沒好意思開口.

范鎮道:"我這里也沒什麼事了,你們就隨子浩一同下去吧."

蕭氏兄弟行禮稱是,小心地和唐奕退了出去.

唐奕不由在心中腹緋,馬背上的民族一但離開了馬背,和漢人又有什麼區別?這兩位已經比漢人還漢人了.

出了范鎮住處,蕭欣果然露了原型,"可憋死我了!范師父都不笑的,害得我也跟著扮了半天的死人臉."

蕭譽嗔怪道:"你老實點,讓唐公子看了笑話!"

唐奕連忙擺手,"可別!這樣兒挺好,做人不累."

蕭欣聞言,指著唐奕笑道:"我有預感,咱們會成為朋友."

"一會兒我做東,看咱們能不能成為朋友."

唐奕道:"何必麻煩?我那就有好酒."

"就這麼定了!"蕭欣一聲歡叫,北人愛酒可是一點都不亞于南人.

蕭譽看著這兩個貨幾句話就打成了一片,不禁搖頭苦笑,"怎麼倒成了我有些做作了?"

"正解!"

"正解!"

唐奕和蕭欣異口同聲叫道.

隨即三人皆是大笑出聲,好不痛快!

...

到了唐奕那里,唐奕一面叫黑子去取幾壇千軍釀和醉仙,並備上小菜,一面直接帶著二人到了自己房里.

從書箱里搬出一摞的線裝本推到二人面前.

"第一次見面,也沒什麼可送的,兩位看上哪本直接拿走就是."

蕭譽眼前一亮,拿起一本驚道:"這,這是范希文的時文雜記?"

"還是手抄本?!"

唐奕得瑟道:"還是老師的親筆手抄本呢!"

這一堆,可不是大遼市面上那種書商的印刷版文集,都是觀瀾書院幾位師父的親筆手稿.別說在大遼,就算是在大宋,也是極其珍貴的.

"還有河南先生的集子..."蕭譽越看越喜歡,這可都是獨本.

還有南朝己丑科進士前五十名的應試策論合集,這種合集可是花錢也買不到的.

轉眼功夫,蕭譽就抱了十幾本,每一本都想要,每一本都舍不得放下.

最後,他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,"如此珍貴之物...."

唐奕擺手道:"拿走,拿走,不用客氣.這東西我有得是,在開封的家里都能碼一屋子了."

蕭譽聽了,不由得一陣羨慕.他癡迷漢學,要是也能有范仲淹這樣的老師,那該有多好.

蕭欣倒好像對什麼都不感興趣,在書堆里一陣翻找.

"子浩,你這有最新的詞集嗎?"

"詞集...."

原來蕭欣喜歡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