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新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周四海年初來到大遼開設華聯分鋪,最初也是住在大宋使館里的.可是,他是要長期在大遼紮根的,所以干脆由公中出錢,為他和幾個在遼的主要管事在大定置辦了住處.

現在,華聯鋪正在建設之中,預計要年關前後才能開業.周四海等人也是忙的不可開交,唐奕昨天也就沒讓他們去接,今天自己找上了門來.

只不過,怎麼開門的是個契丹女子?走錯門了?

那契丹女子一聽南人找的是周四海,呀的一聲嬌喝,也不管門口的唐奕幾人,掉頭就往回跑.一邊跑,一邊嚷道:"郎君,郎君!南朝來的人到拉!"

"我噗!!"

"郎君!?"

聽這意思,好像沒找錯,是周四海這老貨到了大遼也開始腐敗了.....

那女子進去叫人,出來的更讓唐奕絕倒.她嘴里的郎君不是周四海,而是張晉文的那個機靈徒弟,劉韜!

....

劉韜出門一看是唐奕,忙道:"少爺,您要來怎麼不支應一聲,咱好去接您!"

唐奕沒急著回他,反而上下打量起他來.

"可以啊.....小子!"

"本事不小啊!夠俊俏的啊!"

這小崽子今年才剛滿二十,媳婦還沒有呢,先找了個俏麗遼娘暖床.

劉韜臉色一紅,吱吱嗚嗚地說不出話來.他還以為,唐奕怪他不務正業呢.

倒是那遼娘一點都不認生,"您就是唐少爺吧?快進屋."

劉韜這才想起把唐奕等人讓進院子.

唐奕暗自好笑,邁著方步進院.四下觀望.

這院子不小,除了周四海,劉韜和童管事也住在這個院里.

劉韜把唐奕帶到自己的獨院,那遼娘張羅著下人去沏茶了.

人走了,唐奕開始八卦起來.

"多大?什麼人家?別告訴我是個粉頭!"

劉韜一怔,"少爺不怪咱?"

"我怪你干啥?這就對了,睡他娘的,這叫為朝爭光!"

君欣卓在邊上聽的直翻白眼,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,這哪兒跟哪兒啊,就成了為朝爭光了?

劉韜怯聲道:"少爺不怪罪就好,咱還以為,讓您知道鋪子還沒開起來,就先行這苟且之事,肯定要挨罵呢."

唐奕一拍大腿,"罵個囊球?只要不耽誤正事,可勁睡,老子給你出錢!"

劉韜心中一熱,心說,跟著這樣的主家就是痛快.

但是嘴上卻道:"有這一個就行了,不找了."

"到底什麼來頭?看樣子把你個初哥迷得還不輕."

劉韜撓頭道:"叫思奴哥,十九了,父親是遼朝刑部大獄的牢差."

唐奕眉頭一挑,頗為驚訝,原來還不是什麼奴籍,妓籍的賤戶,是個良人.

"那這..."唐奕瞪著眼睛指著外面道,"那這無名無份,她家里就讓她住這兒了?"

"少爺不知,遼人不似咱們漢人規矩多,普通遼戶女子...."

"怎地?"

"奔放的很...."

那還真挺奔放的,這都趕上後世的小年青兒了,婚前同居啊!

事實上,除了少數民族的奔放,熱情,還有另一個原因.

別看宋遼兩國在政治上相互對立,宋人也十分仇視遼人,畢竟燕云在遼人手里.

但在大遼的民間,對南朝人卻沒有多少仇視.在普通遼民眼中,宋人更是追捧,憧憬的對象.

反而因兩國民間不往來,遼朝百姓只能從詩詞,話本之中聽來南朝的美好.什麼南人個個富貴,百姓穿綢披紗,連襪子都是絲織做的,如廁都用絹帕擦屁股等等,反正都傳出花來了.

再加上大遼貴族通漢禮,學漢典,漢服,漢話已經成了貴族的象征,普通百姓自然也希望向貴族老爺們靠攏.

所以,劉韜這種南朝來的富商,在大定那簡直就是蠍子粑粑--毒糞(獨一份)!貴族小姐看不上,普通人家卻捧得不行.

小劉同志從第一天到大定開始,各種異域小娘子的熱辣攻勢就沒斷過,于是他就'免為其難’地挑了個還算看得上眼的.

正說著,那思奴哥端著茶點進來.唐奕又好好看了兩眼,確實端莊俏麗,要不是個契丹女子,就算劉韜娶為正妻,也不算虧了這小子.

待思奴哥放下茶點,劉韜便叫她去趟華聯的店址,把周四海叫回來.

"干讓姑娘家的跑腿?叫個下人去不就行了?"

劉韜道:"鋪子那邊趕工,從家里帶來的仆役都在那邊跟著忙活,這邊就剩一個做飯的."

要不是知道唐奕差不多這幾天到,他們幾個每天輪留在家守著,這會兒劉韜也肯定在鋪子那邊.

"怎麼不多雇幾個當地的遼人?"

"契丹族裔的不好雇,渤海人等下等族裔還是不難雇的吧?再說,遼朝還有奴隸,買兩個充人手也是好的."

"周伯說,出來了,就得處處幫東家省著點."

唐奕暗暗點頭,看來,周四海還是挺靠譜的,別管人品怎樣,對潘家的忠心是真沒得說.

...

約莫著過了一刻多鍾,周四海和童管事從外完急匆匆地進來.

"見過東家!"

老頭進來就給唐奕行禮.

唐奕連忙把他扶起來,"大掌櫃身體可還好?北方冬寒要注意身體!"

"勞東家掛念,老夫身體沒問題."唐奕點點頭,給劉韜使了個眼色.

劉韜會意,讓思奴哥下去,然後把房門關上.

周四海也不廢話,"現在新鋪裝飾己經停當,只等運力一到,拉來貨品,臘月中差不多就能開張."

"那件事辦的怎麼樣了?"

"也已辦妥."說著,他讓童管事到他屋里,取來兩張契書交到唐奕手中.

"按東家的意思,結交了一些遼朝貴族,並揀選了兩家."

唐奕接過一看,不禁暗贊,周四海辦事,確實有一套,這靠山找的是真准.

這兩份契,每份兩成新鋪的股份,一份給了燕趙國王耶律洪基.此人正是遼帝最看中的兒子,多半會頂替耶律重元登上儲君之位.

唐奕點頭,他知道這個耶律洪基不但能當上儲君,而且更能成為大遼皇帝.

一看第二份,唐奕樂了,"怎麼又是蕭惠?"

周四海一愣,"有何不妥?"

唐奕搖頭道:"沒什麼不妥,你挑的很准,這事辦的也漂亮."

把兩分契書收起來,又從黑子手里接過三份新契.

"你們三個看看,沒什麼問題的話,就簽了吧!."

周四海接過一看,猛的一驚......

"東家!這可使不得!"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