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好像都挺舒坦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要說范鎮在大遼算是找著感覺了...

放在大宋,就范景仁的文學水平,最多算個中等偏上.

現在的大宋,老一輩的有晏殊,杜衍,范仲淹;再年輕點的有孫複,胡瑗,富弼,韓琦,宋公序.

當然,還有一個文壇盟主歐陽修,那可是整個大宋都要仰望的存在.

更別說,還有司馬光和王安石後來居上.

有這些大神存在,哪還輪得到他范景仁裝什麼名師大儒?

但是,到了遼朝那就不一樣了.范鎮可謂是野雞落到了鵪鶉窩,好大一只鳥啊!

范鎮在大遼那是存在感爆棚,誰要是不來拜會一下這位南朝'大儒’,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契丹貴族.而來拜會的這些人中,就有耶律宗真的姐夫蕭惠.

說起來,蕭惠也是夠倒黴的.

今年遼國大戰西夏,用的是哪員將呢?正是皇弟耶律宗訓為主帥,蕭惠為副帥這套班子.

可惜,蕭惠出師未捷,反而被夏軍突襲得手,軍卒死傷慘重.本來這在遼朝是要治罪的,但是此一役,蕭惠不但敗得極慘,還把長子慈氏奴給搭了進去,耶律宗真念其喪子之痛,就沒有追究.

可是,耶律宗真不追究,蕭惠自己卻不停地在反思.

自己已經走到了權利的頂峰,卻依然逃不了兒死沙場的宿命.所以,蕭惠覺得,死一個兒子已經夠了,再不能讓子孫後代靠血淋淋的軍功來搏前程了.

正好,蕭惠別外兩個兒子都喜漢學,于是蕭惠找到耶律宗真,希望讓兩個兒子拜南朝通政使范鎮為師.對此,耶律宗真自然要給姐夫兼心腹重臣一個面子.

其實,大遼開國的兩位皇帝曾嚴令,契丹貴族不得著漢服,學漢禮,怕的就是本族傳承最後融于漢家.但是,時至今日,這些禁令早就不做數了,大遼貴族學大宋已經是不可逆轉.

現在,遼地不光到處是穿著漢人衣裳,寫著漢人詩文,行著漢人禮節的遼人,甚至連貨幣用的都是宋錢.遼朝皇帝自己都覺得,只有大宋的錢才叫錢.

所以,蕭惠想讓兒子拜個南朝的老師,根本就不是問題.

耶律宗真開口了,范鎮能不收嗎?人家是遼朝皇帝,而且自到了大遼,對咱也不錯,又是送女人,又是送錢的.

范鎮,唐奕在這些雞毛小事上也不多做糾結,至于回宋之後什麼樣兒,只好到時候再說了.

......"你們路遇盜匪之事,五天前就已經傳到了大定."

唐奕點頭,"遼帝什麼反應?"

"能有什麼反應,自然是把我叫入遼宮解釋了一番,生怕咱們誤會."

唐奕暗暗想笑,耶律宗真為了易儲也真是拼了.以前遇到這種事兒,還用皇帝親自向宋使解釋?派個北府官員算是客氣.就是什麼都不跟你說,你也一點招都沒有.

"我來問你!"范鎮肅然道,"並非盜匪,而是耶律重元生事,對是不對?"

"呵呵,您是怎麼猜到的?"

"還用猜?"范鎮撇嘴道,"大定城里是個人就心明鏡似的,肯定和皇太弟脫不了干系"

"而且,你還不知道吧..."

"耶律重元已經早你們一日進京了!"

....

唐奕一挑眉,"這麼快?"

"耶律重元不但自己來了,還把兒子也帶來了.聽遼宮傳出來的消息,耶律重元很快就會回去,但耶律涅魯古卻不走了,在大定住下了."

唐奕心說,果然沒看錯這個耶律重元,慫貨就是慫貨,這是怕遼帝起疑,把兒子放在這做人質了.

...

"耶律宗真也是,就耶律重元這慫樣兒,還顧忌他干什麼?直接把兒子扶上位不就得了?"

范鎮鄙夷道:"照你這麼做,北朝早亂成一窩粥了."

"怎地?"

"皇太弟也並非毫無本錢的!事實上,遼朝之中,除了蕭惠,蕭芵兄弟,還有耶律宗訓,大多數是不支持宗真易儲的."

"還有這麼回事兒?."唐奕驚訝道,"還以為耶律宗真贏定了."

"遼人雖蠻,但重承諾.耶律宗真早年說要把皇位傳給弟弟,現在又要出爾反爾,在遼人看來,這是失信之舉.要不是遼帝手中有五萬皮室軍震懾四方,恐怕早就反對聲連成一片了!"

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看來,耶律宗真的日子也不比趙禎好過多少.

...

耶律重元趕在宋使到來之前進京,其實就是怕耶律德容和唐奕在耶律宗真面前說什麼.所以才自己先來澄清,還把兒子送過來,好讓耶律宗真放心.

如此一來,唐奕就更不用擔心了,遂又問起觀瀾書院在大定開設分閣之事.

范鎮直言,此事遼帝已經幫他考慮好了.觀瀾分閣就設在遼朝國子監旁邊,所用之地也是原來國子監的館閣.耶律宗真已經讓禮部把地方空了出來,觀瀾的人只要稍做整理,就可開閣.

這倒省了唐奕很多麻煩,有現成的閣址,總比新建要省事得多.

.....

其實,在大遼設閣,也就是一個形勢,觀瀾書院不可能跑到遼人的都城來授課開講.

所謂漢學交流,也只是利用分閣把觀瀾書院各位名儒,文生的時文,詩詞彙集成冊,實時在遼朝發部,售賣罷了.

這一點與大宋也沒什麼分別.要知道,在觀瀾書院還沒開山授課之時,就有書商找上門了,專門約稿幾位名儒.

不同的是,遼人以前都是從遼商手中買南朝販運而來的詩集,時文,這回換成了觀瀾書院直售.名頭上好聽了不少,時效上也比原來快了很多.

二人又閑聊了一陣,天色不早,唐奕就起身告辭了.

一出門,又看見那異族小妾等在門外,唐奕暗笑,就范景仁那四十有余的身體,還不讓這異國妖姬給吸干了....

...

第二天一早.

用過早飯,唐奕就帶著黑子和君欣卓,隨范鎮派過來的仆從一同出了門.

仆從帶著三人穿街過市,走到大定城東的市集,在土河邊上的一個院落停了下.

唐奕左右一看,這地方不錯,沿河鄰市,鬧中取靜.要是放在開封,光地皮就值不少錢.

讓黑子上去叫門,不多時,一個身著裘皮毛領的契丹女子把院門開了一個縫隙.一看是一群南朝人,就用並不流利的漢話問道:"你們找誰?"

唐奕三人對視一眼,不確定地問道:"這是周四海的家嗎?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