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這里定會變成家鄉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縱觀楊老將軍之死,錯在誰?

潘美嗎?他有責任,卻不是主要.

曹彬嗎?他要是不冒進,就不會有滿盤皆輸的局面,楊業也不用表忠而死.但是,沒有趙二的命令,他敢嗎?

那是王侁?可能是,但如果不是趙二疑心武將,助長了監軍氣焰,他一個連兵書都認不全的腐儒就能指揮得動大宋最強的兩位軍神?

是趙二?

是趙二...

大宋重文輕武不假,但在太祖當朝之時,還遠沒到這個地步.趙大也往軍隊里派政委,可是還沒到瞎指揮的地步.

正是趙二助長了文人的氣焰,之後一發不可收拾,也正是他把大宋軍的脊梁徹底的掰彎了!

趙二得朝,文人們從趙二這里,也徹底地慣出了臭毛病.

因監軍而死的軍人,楊業不是第一個,也不是最後一個,宋初名將郭進,也是這麼被監軍逼死的!

...

潘越代祖上給楊老將軍叩頭,看得楊懷玉心中一陣刺痛.楊潘兩家幾十年的恩怨糾葛,又豈是磕幾個頭就能了的?

但是...

楊懷玉恨不起來.

他上前拉起潘越,"起來吧..."

...

唐奕會心一笑,上前摟住兩人的肩膀,"別這麼沉重,讓老將軍看了笑話."

"可不!?"黑子附和道:"咱們剛剛宰了契丹禿子就來給老將軍上香,應該高興才是."

"就是!"唐奕回身對著楊業的坐像高聲道:"好叫老將軍知道,本來官家還交給小子一個任務的..."

"陛下想趁著此次宋遼邦交正好,讓小子轉告范鎮,可否向遼帝請求,把老將軍的骸骨請回大宋."

楊懷玉聞言,猛的一震.讓曾祖遺骸歸宋,那是楊家幾代人的心願,沒想到,官家還記得....

事實上,這幾十年間,不光楊家記得,大宋的君臣也都記得.宋帝曾多次要求遼朝歸還楊業遺骸,但是,遼人都沒有同意.

如果真能趁兩國交好,要回遺骸....

不想唐奕繼續道:"本來,小子也想讓老將軍魂歸故里,但是......"

"但是到了燕云,到了老將軍的祠堂,小子的想法變了."

"入土為安,死者為大!老將軍在燕云安息了幾十年,我們做小輩的,又怎能為了自己的心安,而擾了老將軍的安眠呢?"

"大郎...."楊懷玉有些急了.這事關楊家祖宗的大事,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.

唐奕卻不予理會.

"老將軍,且先住著!"唐奕一邊說,一邊臉色漸冷.

"我等後輩雖還不能讓老將軍歸家,卻可用殘生綿力,讓這里變成家鄉!!"

燕云,一定要回到漢人手中!不然,唐奕所做的一切,都是空談.

唐奕擲地有聲,聽的潘越一愣一愣的.

"你啥意思...."他沒反應過來.

倒是黑子和楊懷玉熱血沸騰!

"要是能得燕云,俺老黑把這條命雙手送上!"

...

回去的路上,夕陽漸斜.

楊懷玉卻不似潘越和黑子那般熱血,"大郎,何以複燕云?"

唐奕默然搖頭,"現在說什麼都太早,且走且看吧!"

楊懷玉不禁失望,一切都是空話嗎?

唐奕撇了他一眼,知道他想什麼.

"我唐奕放過空炮嗎?"

"那...."

"唉..."唐奕歎道,"現在官家連宰相的薪俸都快發不出來了,哪有錢說什麼收複燕云?再說了,就算有錢打仗,就大宋現在那些老爺兵,打得下來?"

...

回到驛館,一夜無話,第二天上路,使團繼續前行.

北走五百余里,終于到了大遼中京大定.

遠望大定城郭隱現,耶律德容和德緒兩兄弟也總算長出了一口氣,他嗎的,這一趟終于到頭了.

耶律德容還特意跑到唐奕的車前喜道:"大定就在前向,大郎不下車看看?"

唐奕把腦袋伸出車外,抻脖子瞄了幾眼,說出的話差點沒讓耶律行德容吐血.

"怎麼比折津還小呢?"

"....."

好吧,

耶律德容自悲了....

和大宋的開封比起來,遼的中京就是個大農村.沒辦法,誰讓他們契丹是馬背上的民族,論劃地而居,建城鑄牆的本事,自然比不上漢人.

都不用和大宋比,遼朝五京之中,最繁榮,最氣派的也不是中京大定,而是南京幽州.

只是,幽州也是接了漢人的底子.

...

進到城中,唐奕更是不屑.這大遼中京,可能也就比開封內城稍大一點,街上往來的,也以髡頭的遼人為主,顯少見漢服男子出入,倒是有不少契丹女子,身著儒裙,挽著漢式發髻.

不過,裝扮雖像,但從那歡脫的身形,和略顯野性奔放的眼神就不難看出,這是草原養出來的女人.

而且聽耶律德容說,這些穿漢服的女子,還都不是一般人家女人.在遼朝盛行學漢字,讀漢書,學漢人裝扮的,一般都是受教育程度比較高的貴族子女.

潘越看得直撇嘴,"蠻子就是蠻子,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!"

可唐奕卻不這麼想,他反倒覺得挺好,這才有點後世街景的感覺嗎!

女人就應該這樣,要勇于展示自己的美.像大宋那樣,滿大街的小娘子都是羞羞澀澀的,一個兩個還好,要是都一個樣兒,就顯得太單調了.

...

要說遼帝還是很夠意思的,把南朝使館就設在了皇宮邊上.唐奕他們到了的時候,使館門前,一眾漢服兒郎已經等在那里了.為首的那位像個大冰塊似的,冷眼看著唐奕下車.

"嘿嘿,范通政,好久不見啦!"

范鎮根本沒搭理他,"來人,請諸位同寮入館歇息!"說完,一甩大袖......

走了....

這就完了?

潘越心說,特麼我們千里迢迢而來,你這坐地戶怎麼也得慰問一下吧?

"你怎麼惹著他了?"潘越發現了問題的關鍵所在.

唐奕苦笑一聲沒說話,急走幾步跟上范鎮,極為狗腿地搭訕道:"我帶了鄧州特供,一會兒就給您送到屋里去."

"喝不起!"范鎮語氣嗆的很.

"送您的...."

"無功不受祿!"

唐奕苦歎道:"又不是我讓您來駐使的,您跟我著這麼大的急有什麼用?都是富彥國和文寬夫出的餿主意!"

范鎮猛的停住,"但是,駐使的餿主意是你出的!"

范鎮是真氣啊!

老子京官當得好好的,你個倒黴孩子非跟官家出什麼駐使的主意,然後自己就悲劇了,被發配到這麼個鳥不拉屎的破地方,天天對著一群契丹蠻子.

還要他高興,可能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