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 楊無敵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馬車之中.

就見唐奕這貨正枕著君欣卓的大腿,四仰八叉地躺著,君欣卓把唐奕頭捧在懷里,一雙玉手在他額頭上輕趕壓.

唐奕眯著眼睛,還舒服地把腦袋在君欣卓懷里蹭了蹭.

君欣卓羞紅著臉嗔怪道:"別亂動....."這小子自從出了回山,越發不像話起來.

"你就不怕那兩父子追殺而來?"

唐奕眼皮都不抬一下地道:"切..耶律重元要是有那個魄力,他也就不是耶律重元了!"

按照正常的曆史,耶律重元從'皇太弟’變成了'皇太叔’,被耶律宗真父子當猴耍了一輩子.憋曲了幾十年,最後造反的時候,竟只召集了百人沖宮.可想而知,他這個'天下兵馬大元帥’當得有多窩囊.

還追殺而來?就算沒有耶律德容那一封急報,這貨估計都得猶豫幾天.

"不提那晦氣的契丹人,咱說點正事兒唄......"

"什麼?"君欣卓翻著白眼,唐奕口中的'正事’,就一定不是什麼正經事兒.

"黑子大哥到底看上誰了?我怎麼就摸不准他的脈呢?"

君欣卓一怔,沒想到,他說的是黑子的事.

這兩年,他老往桃花庵跑,大伙都是看在眼里的.而且,張晉文也幫他說了幾家姑娘,但這貨都說沒相中.

"我也不知道師哥相中了哪個姑娘,問過他也不說."

"靠,還玩暗戀啊?"

"......"

"算了,不說他了"唐奕順勢翻身,把臉埋在君欣卓懷里,又猛的一把捉住君欣卓的小手攥在手里.

"睡一會兒,別亂動哦!"

君欣卓一陣氣結,果然還是沒什麼正經的.

正要推開他時,車簾暮的被人掀開了.

"哎呦喂,辣眼睛!"

潘越裝模作樣地捂住面門,卻一點都不客氣地爬上了車.

好吧,'辣眼睛’這個詞兒是跟唐奕學的.

唐奕眯眼一瞅,原來是潘越,就一點要起來的意思都沒有了.

"不看滾,誰讓你看了啊?"

"算了,小爺就忍了吧!"

潘越裝出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,給自己倒上一杯醉仙,一飲而盡.

君欣卓現在是動也不是,不動也不是,像被人點了穴道一般僵在那里.

"姐姐臉紅什麼?"潘老四是哪壺不開提哪壺.

"多大個事兒啊,可著開封誰不知道,唐瘋子這坨牛糞上面插著支靜謐如蘭的俏娘子?早晚是他的人,現在要習慣!"

這樣的玩笑,在觀瀾書院時,宋楷他們就常開.但君欣卓聽了還是有些面熱,揶揄道:"你們不是見面就打嗎?怎麼也學大郎,耍起貧嘴來了?"

"就是."唐奕一點不覺害臊."本少爺那麼多優點不學,偏學壞的."

潘越的回答更是無恥.....

"嘿嘿,揍他一頓是答應曹老二的,但是,這並不妨礙我跟他學壞啊!"

"...."

"滾滾滾!"這貨來臭貧也不挑個時候.

"說正事兒."潘越也開始說'正事’.

"你咋就猜得那麼准,料定耶律重元肯定不會劫殺我等?"

唐奕不想跟他細說,敷衍道:"猜的!"

"騙鬼呢!"

"切,我不但猜到他不敢動手,還猜到咱們前腳到大定,他後腳就得跟過來,你信不信?"

"不信!"

"十貫,撲一局!"

"撲就撲,到時候別賴賬."

"說完了?"

"完了....."

"那趕緊滾蛋!"

"......"

"奶奶的!"潘越不情不願地下了車.

看來,小爺也得找這麼個知冷知熱的女人了.

潘少爺現在有點嫉妒唐子浩了.

....

過了檀州向北再行百多里,就是燕云著名的險關--北古口.

耶律德容知道,每每宋人的使團到此,都有一個必去的地方.所以,日天行路之時特意急趕了一段,下午天色尚早就到了北古口路驛住下.

而那個去處,便是'楊無敵祠’.

一到了這里,唐奕就收起了玩樂之心,讓君欣卓備上諸多酒食,香燭,供果,出了驛館.

門外,楊懷玉已經等在那里.

見唐奕大小食盒,香燭齊備,楊懷玉揚了揚手里的一份供品.

"多了..."

唐奕無所謂道:"香燭用你的,酒食用我的.都盡一份心吧!"

楊懷玉一想也對,多了總比少了強,于是,四人結伴,尋著祠堂而去.

唐奕欲言又止.其實,他是想說,把潘越也帶上吧!但終還是沒開口.

楊無敵祠位于北古口的北山之上,不用找,只要沿著山路一路走下去就到了.

四人走到山角,就感覺身後有人跑了過來,回身一看,卻是潘越.

"我..."潘越今天也失了平常直來直去的性子.

"我能去嗎?"

唐奕沒說話,看向楊懷玉.

楊懷玉怔了一下,心亂如麻.最後還是歎道:"跟著來吧..."說完,率先轉身上山.

唐奕抿然一笑,攬過潘越的肩膀,大步向前.

楊懷玉雖然面色不好,但他能對潘家的人做到這一步,已經很不容易了.

五人一路登高,于北山之上終見一青磚疊砌的院落.

讓唐奕等人頗為意外的是,這青磚祠堂雖已經建了幾十年的光景,卻全無破敗之象,青磚對縫,朱門新亮.

門額之上有金匾題字--楊無敵祠.

七十年前,楊業于雁門關外,以幾千步將大破遼朝十萬大軍,不但襲殺遼軍元帥蕭咄李,更是生擒了馬步都指揮使李重海,創造了一個至今無法超越的神話.

遼人因而稱這位無敵將軍為--楊無敵!

不得不說,契丹人的豁達,直爽值得贊譽.他們敬畏強者,崇拜英雄.甚至不管那個強者或英雄是戰友,還是敵人.

楊業雖戰死異國,但卻得到了比故國更多的尊重.不但得號無敵,而且作古幾十年,威名依然被遼人所銘記.

進到院內,只見方院正中,一口半人多高香鼎猶在飄著渺渺青煙.顯然是平時就香火不斷,院中雖然沒有人,但卻沒有一絲雜亂.

走到正殿之前,就見漆門兩邊掛著一副對聯,上聯是:"楊老令公做事忠實不二",下聯是:"專祠一座表揚英勇無雙".

唐奕左右看過,不禁調笑道:"就遼聖宗這水平,還不如觀瀾民學里的蒙童."

而楊懷玉卻一點也笑不出來...

大宋的將軍,卻要敵國的皇帝來書寫挽聯...

何其哀哉!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