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誤會不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耶律德容一句'好自為之’,既做出息事甯人之態,又不乏責備之意.

少年臉色發白,不甘心地橫了一眼唐奕.他知道,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.唉,千算萬算也沒算到,耶律德容會來得這麼快.

耶律德容見他不說話,知是默許.于是,給那少年使了個眼色,意思讓他快走.

然後,就回身急步向唐奕走去.

耶律德容心知,光安撫契丹少年可不夠,這邊的唐瘋子那也不是什麼善茬子.

來到唐奕面前,耶律德容把身段放得極低,一點皇族的架子都沒有.

"子浩,可否給老兄一個面子?今日之事,全當是誤會."

...

你大爺的!

唐奕氣的腦門青筋直跳,媽了個巴子,老子差點把命丟了,你跟我說是誤會?!

自從來了大宋,唐奕可還沒吃過這種大虧.要是放在大宋地界,不玩死他一戶口本兒,都算唐瘋子是白叫的.

但是...

但是情勢比人強,這里是終究是大遼.而且,無論是出使的身份,還是兩國的微妙關系,都不允許他把這事鬧大.

"算了....."

唐奕咬牙恨道:"就當老子被狗咬了!"

"....."

耶律德容嘴角直抽抽,這話說得夠毒的.

不過,他很清楚這個唐子浩在開封是什麼行事風格,能做到這一步,已經算很夠意思了.

耶律德容急忙連連稱謝,見那少年還沒走,又裝模作樣地喝斥了兩句,讓他趕緊滾.

喝斥完,又回身關切道:"子浩,沒什麼大礙吧?要不要叫個郎中看看.都是老兄招待不周,老兄招待不周啊!"

唐奕咧嘴搖頭,氣悶地看向靠過來的楊懷玉和黑子.

"你們沒事吧?"

楊懷玉冷哼一聲,掃視全場,"要不是大郎讓收著點,一個也別想活!"

...

滿場的契丹武士面色一白,這銀甲宋將的武藝可是不俗,與那黑漢只二人,卻打得他們十幾個沒有還手之力.

耶律德容也是心驚,這才想起,這宋將可是'楊無敵’的後人,也不是善茬啊....

唐奕見楊懷玉和黑子都沒什麼事兒,又陰狠地掃了一眼那少年,轉身道:"咱們走!"

在人家的地盤,也只好忍了.

...

"你要是再晚來一會兒,小爺這命就搭在這兒了."

耶律德容陪笑道:"是是是,都是老兄的不是.大郎高人大量,別和那孩子一般見識!"

唐奕回頭撇了一眼那少年.

"那小子誰啊?動不動就想要人命."

"呃...."

耶律德容一陣語塞,他是真不想說.只是,事情壓下去了不假,可總得讓南朝人知道是何人挑的事兒吧?

"乃我朝楚王殿下,耶律涅魯古."

.....

耶律德容一說不要緊,就見唐奕猛的一頓,停了下來,眯縫著眼睛看向耶律德容.

"哪個楚王?皇太弟的兒子?"

耶律德容不由暗叫一聲,不好!

可是,已經晚了.只見唐奕眼珠子一轉,緩緩地靠了過來...

一把攬過耶律德容的肩膀,"我還納悶呢,無緣無故為何要取我性命,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!"

耶律德容被唐奕弄的全身僵硬,心下暗叫,要壞事兒!

他萬萬沒想到,唐奕對遼朝權貴了解如此之深,一提楚王,就知道是耶律重元之子了.

其實,今日之事,看似蹊蹺,實則顯而易見.

現在這個時候,誰最不想看到遼宋和睦?誰最希望宋使在遼地出事,進而破壞邦交?甚至兩國開兵見陣?誰又有能力在幽州殺了宋使,又能瞞天過海?

唐奕不知道這個楚王是何來頭還好,一但清楚耶律涅魯古是皇太弟耶律重元的長子,他用膝蓋也能把事情捋順.

"這里是幽州,耶律重元父子的地界,子浩不可魯莽!"

耶律德容近乎哀求,心說,老子倒了八輩子血黴,攤上這麼個差事.

唐奕聞言,哈哈一笑,拍了拍耶律德容的肩膀,"怕甚?不是還有你呢嗎...."

這下完了.....耶律德容都快哭了.

.....

唐奕說完,也不理耶律德容驚懼交加的神情,扭頭對楊懷玉面露一個高深的微笑.

"二哥,想不想幫楊老將軍先拿回一點利息?"

楊懷玉一怔,狐疑地看向唐奕.還是黑子有默契,都不用明白話里是什麼意,只看唐奕眼神,就知道他要干什麼.

"死的?還是活的?!"

"除了那個少年..."

唐奕低吼著轉身,"其余死活不吝!!"

"得勒!!"

黑子面色潮紅,一聲高叫,楊懷玉這兒還沒反應過來呢,黑子就已經沖了出去.

等他回過味兒來,知道唐奕這是讓他放手去干,黑子已經一肘撞在最近的一個契丹武士胸口,壯若蠻牛的髡發漢子直接就橫飛出去,立斃當場.

呵呵....胸口都塌了進去,能不死嗎?!

"你這黑厮,且留兩個與某家痛快!"

楊懷玉也不管是不是在遼地,自己是什麼身份了,借著三分酒氣,七分怒火,大叫著沖入戰圏.

這殺人不償命的好事兒,哪兒找去!?

一見黑子和楊懷玉殺入人群,耶律德容直嚇的魂飛魄散.

"子浩,不可魯莽,不可魯莽啊!"

一邊手忙腳亂地苦勸唐奕,一邊對身後的仆役,屬官,遼國軍士急聲喊:"還不快去攔住他們!"

"......"

唐奕拍拍他的肩膀,"老哥放心,你不都說了嘛,只是誤會!"

"....."

耶律德容暗自哀嚎,這唐子浩簡直就是個瘋子!

妖孽!

膽大包天!

這里可是我遼國的南京,你怎敢如此放肆?

現在,他只能是寄希望于事情別太出格,手下之人趕緊攔住那兩個煞神.

但是,尋常軍士哪能攔得住黑子和楊懷玉這樣的高手?等他們沖入場中,耶律涅魯古手下的那十幾個契丹武士已經沒有一個是立著的了.

除了少數幾個還能抱著變了形的手腳呻吟,多數已經沒了生息.

只是轉瞬之息,十幾人就這麼翻了,足見二人之強.

正當耶律德容肝膽具裂,不知如何收場之時,唐奕松開了他的肩膀,緩步走入場中,向耶律涅魯古靠了過去.

...

來到耶律涅魯古身前,咧嘴一笑,"放心,你是友邦的王爺,我不會動你一根汗毛,也不會張嘴就要你的性命."

....

"量....量你也不敢!"

"我..我是大遼皇..皇族,殺了我,宋遼必無甯日!"

"沒錯..."唐奕點頭."確實不敢殺你..不過.."

"不過,你不了解我...."

說著,唐奕拍了拍耶律涅魯古的肩膀,嚇得這小子不由往後一縮.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