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 禍起幽州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說他知道有一營軍士可為當世第一軍.

"哦?"楊懷玉一揚眉角,"哪一營兵士?"

楊二哥有點不服了.

在他看來,他的神威營要是能到戰場上見見血,絕對是不輸西軍的存在.大宋第一軍的名頭要是有,也得扣在神威營頭上.

唐奕嘿嘿一笑,"駐鄧州廂防營!"

"...."

楊懷玉一陣無語.

一伍鄉勇,唐奕就敢說是當世第一軍?這玩笑開的有點大.

唐奕也不多說,"日後楊二哥要是有機會,可以去鄧州看看這一營廂兵,別的不敢說,論軍容,可著大宋也找不出第二支."

"大郎何以如果篤定?"

"因為......那是我幫著練出來的!"

"....."

好吧,楊懷玉心說,我信你個鬼啊!

不過,他卻記住了鄧州有一營廂兵這個事兒.

......

在新城驛館歇息一晚,第二天使團繼續上路.

一路行來,雖然遼人盡量的保持著克制,但是,燕云之地給宋人的感觀,卻是讓一千人的使團大隊無一人得見笑顏.

...

自古以來,得燕云者,得天下.可以說,誰手中握住了這塊戰略要地,誰就能立于不敗之地.

燕山山脈和太行山脈如兩道高牆,把北方草原和中原大地隔絕開來,形成了第一道天然屏障.

于桑河與拒馬河橫亙東西,串連起東西千里方圓的諸多河流沼澤,形成第二道防線,這更是騎兵的噩夢.

除了自然之險,還有萬里長城和金坡關,居庸關,北古口,松亭關,渝關,這五大要塞.

易守難攻,不利騎兵的特性,使得燕云之地千多年來一直是中原王朝力抗游牧民族的最大依仗.

但,不幸的是....

大宋從立國開始,就從來沒得到過它.

反倒是遼人,不但把燕云十六州變成了遼朝的大糧倉,養活了九百萬遼人,而且還以此為要挾,壓了大宋百年之久.

...

過了新城,經涿州,良鄉,又行百里,就是遼朝五京之中一的重鎮幽州.不過,遼人給它換了一個很契丹的名字--折津.

這里也是遼朝南院所在,執掌遼朝南面漢地兵權.

使團要在幽州休整一天.一入驛館,唐奕就拎上兩壇醉仙去找楊懷玉.這貨自打進了遼境表情就不對,越往前走,越是陰沉,看遼人的眼神也越來越不善.

唐奕真怕他一個不高興提刀開砍.

找了一圈,最後才在馬廄找到楊懷玉.他正悶頭喂馬,根本沒注意到唐奕到了身邊.

"陪我喝點?"

唐奕揚了揚手里的酒壇,見楊懷玉看過來,直接把一個壇子扔了過去.

楊懷玉也不多說話,接過酒壇,打開就往嘴里倒.

灌了一口,不禁皺眉,"怎是果酒?拿千軍釀來!"

唐奕樂了,讓黑子去給他換一壇.

待酒拿到,楊懷玉繼續大口猛灌.

"你慢點...二十出頭兒就整天心事重重的,也不怕老得快."

"....."

楊懷玉灌了足足有半壇子,也就是一斤的烈酒,才頹然地萎在馬廄邊上坐下.

過了半晌,沉著嗓子道:"信不?其實我是不想來的,是我爹親自去求了官家好幾回,非要讓我走這一趟."

唐奕陪著他坐下,"信...."

"以你的性格,應該是堂堂正正地打到楊公祠下,而不是以仇人朋友的身份屈辱地來見楊老將軍."

楊懷玉愣住了,沒想到唐奕一句就說到了他的心里.

"就憑你這句話,咱們以後就是兄弟了,值得干一大口!"

唐奕苦笑著和他'砰壇’.

"去的時候叫上我,也去給老將軍上柱香."

"....."

"其實你爹很清楚,想打回來不太可能了,所以才趁著還有機會,讓你來見見曾祖."

"錯了...."

楊懷玉冷然搖頭.

"我爹是怕我忘了楊家祖宗死在哪了,讓我來認認路!"

...

"牛逼!"

唐奕豎大拇指,楊家果然個個都是爺們兒,就是硬氣!

黑子在邊上聽得是熱血澎湃.以前他總覺得,這些當兵的,功夫還不如自己呢,沒什麼牛氣的.現在看來,那股子猛勁著實讓人心折.

黑子上前一步,"到時候,也算我一個!"

楊懷玉抬眼看了一眼黑子,猛的把手里的酒壇子甩了過去,"那你也是我兄弟!"

也不管酒水沾濕了半邊衣袍,黑子端起酒壇揚頭猛灌.

...

三人正嗨,卻見君欣卓急匆匆地跑了過來.

"別喝了!出事了!"

唐奕騰的站起來,"出什麼事兒了!?"

現在可是在遼人的地面,出事兒就不是小事兒.

"有人回來報信兒,說是潘越和人在街上起了爭執,讓人扣下了."

唐奕一哆嗦,這位祖宗不會把這兒當開封了吧?

可是,哪容他多想,一邊往出躥,一邊嚷道:"叫人去通知遼使,咱們先過去看看!"

楊懷玉緊隨其後,黑子把酒壇子一摔,瞪著眼睛也沖了出去.

三人隨著報信的一邊往出趕,一邊問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.

.....

原來,下午一到幽州城,潘越就閑不住地跟著使團的人一起到城中去溜達.

幽城雖不比開封繁盛,但怎麼說也是遼朝五京之中僅次于大定的大城,且異域風情十足.

潘越還算長心了,自己溜達的同時,還沒忘給老爹,老娘買點遼朝名貨帶回去.而遼人的東西對南朝來說,最出名的,當然是各色皮貨.

潘越給老爹挑了一衣狐皮大氅,又給母親選了兩條圍領,一共才三十來貫宋錢.小子還挺高興,這要是在開封,這些東西沒個百十貫想都別想.

可是剛付了錢,邊上就來了個華裘錦袍的契丹少年.這少年極是蠻橫,張嘴就說潘越沒給錢,讓他再付一次.

潘越心說,你瞎啊?真想一巴掌拍死他.

但這里不是開封,潘老四還算沉得住氣,沒動手,而是找店家為其作證.

沒想到,那店家一看那少年,不敢忤逆,順著少年的說辭,也說潘越沒給錢.

這潘大少哪忍得了?

直接開罵......

然後...

然後就打起來了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