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邊關故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在這個時代,即使朝廷想的再周全,救災再得力,也無法和後世的有子弟兵親自抗災,有完備的救災機制,還有充足的賑災物資可比的.

司馬光道:"大郎一定是沒見過往年大河成患的景象,今年已經算好的了,起碼沒怎麼餓死人."

楊懷玉接道:"這還多虧了大郎的觀瀾運力幫著朝廷度過了這一大關,不然,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."

唐奕沒接他們的話,心里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慶幸.

呆望良久方道:

"天下亡,則百姓苦.天下興,亦百姓苦!"

"不論天災,還是人禍,遭殃的都是百姓."

耶律德緒眼珠子差點沒突出來....

"這話是唐子浩說的?"

他實在沒法把昨天那個連嚇唬,再威脅,甚至于耍無賴都用上的唐子浩,和今天說出這種話的唐子浩,聯系在一起.

而司馬君實也是望著唐奕出神...

"天下興亡,百姓皆苦嗎?"

災區的慘狀,唐奕現在也無力去改變.他只能用親眼所見的東西,為以後吸取經驗,好結合後世對賑災之事的一些見聞,看能不能做出一些改進.

......

一路穿行河北兩路,使團終于于二十天後,到達了宋遼邊境重鎮雄州.

司馬光的送伴使團,送到此處也就到頭了,因為過了雄州,就是遼人的地界了.

只不過,司馬光並沒有馬上返程,不論入遼,還是不入遼的人馬,都要在雄州休整兩日再行上路.

到了這里,唐奕第一件事不是休息,而是去找尹文若.

尹洙的大兒子尹文若,春闈中二甲三十四名,被放到了雄州任軍事推官.

可別覺得,把尹文若發到這麼運的地方來,是朝廷不待見他.

事實上,雄州軍事推官可不是一個散職,這里是宋遼軍事重鎮,要不是看在他爹是尹師魯的面子上,肯定不能把這麼重要的位置讓一個新科進士來坐.

在雄州驛館安頓下來,唐奕就帶著黑子,君欣卓,還有潘越,提著大包小包的出門了.

一路打聽著找到了雄州府衙.此時天已經擦黑,問過守衙差役,又給人家塞了一角銀子,差役才打著燈籠帶幾人尋到尹文若家里.

尹文若一見是唐奕他們到了,急忙迎了出來.

"前天才來的信兒,怎麼今天就到了?以為你們還得幾天呢!"

唐奕跟著他進屋,"路上太平,走的就快."

尹文若抿然一笑,使團所謂的太平,在雄州的人都知道,就是遼人沒找事兒.

唐奕把手里的東西放下,四下打量起來,"怎麼住這麼個破地方?"

要說尹文若住的地方,還真不怎麼樣.

北方天寒,多以泥胚,石塊壘屋,而尹文若這里卻是個木板結構的木屋.現在都快十月中了,雄州冷得很,這破房子沒四處漏風就不錯了.

"這麼熬兩年,你不得落下尹師父的毛病?"

尹文若道:"已經不錯了,咱們來的晚,一時之間也沒找著合適的.將京一冬,來年再說."

唐奕指著他道:"別省錢啊!咱們兄弟在回山吃香的,喝辣的,到了外面,更得學會享福."

"知道!怎麼跟如娘一般絮叨.快說說京里,我爹和如娘身體可還好?"

"好著呢,讓你放心!"說著,唐奕把大包小包都打開.

"這是桃園夫人讓帶的裘皮袍子,皮手套,反毛靴子,護耳,毛襪子,怕你不夠換,一下准備了三套."

"還是夫人有遠見,沒這些東西,冬天可難熬了."

"這是十壇千軍釀,自己喝不了就送送人情."

"還有五百兩銀子,別省,咱們就是不缺錢.北方人豪爽,多請上司吃個酒,聽個曲兒啥的."

尹文若此刻,心里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.尹家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,才能遇上范仲淹這樣的知交好友,唐子浩這樣的弟子.

...

"對了...還有這個!"唐奕又拎出一個小包袱,"這是你媳婦讓帶來的,里面有啥我沒看,你自己慢慢回去看吧."

"還有!"唐奕東西都擺弄完了,突然壞笑著道:"你媳婦讓我給你帶句話...."

"什麼話?"

"她說,你要是在這實在寂寞難耐....實在...就納房小妾,她不介意...."

"去你的!"尹文若,橫了唐奕一眼.唐奕哈哈大笑,男人這點事,大家都懂的.

卻不想,尹文若下面接了一句,差點沒把唐奕咽死.

"她真這麼說了?"

靠!這老哥還真想納一房咋的?

....

兩人又閑續了一會兒家常里短,見天色不早,唐奕起身告辭.反正還得在雄州呆兩天,有什麼話也不差這一時.

而尹文若這里也確實簡陋,就沒留唐奕幾人住下.

....

兩天轉眼而過,第三天一早,唐奕隨使團一出驛館,就見尹文若讓仆從拎著兩個大包袱來送他.

"這都啥啊?"

"雄州的一些特產,你回去的時候稍給幾位師父."

唐奕入遼是走陸路,回來的時候就不走雄州了,從遼地萊州下水,從水路回去.

唐奕把包袱推回去,"讓司馬君實幫著稍回去吧,我這什麼時候回去還不一定呢."

尹文若一愣,"不最多就半年嗎?"

唐奕嘿嘿一笑,"好不容易出來的,怎麼也得轉一圈."

"多久?"

"兩三年吧!"

"我看你是躲下一科大比吧?"

"....."

好吧,讓他看穿了......

唐奕主意多,尹文若知道說不動他,索性不勸,二人又話別幾句,相約幾年之後京城再聚.

完了,唐奕鑽進車里,使團大隊浩浩蕩蕩地出城而去.

...

出城向北日行六十里,就是大宋到遼朝的最後一個驛館,司馬光也送到這里就算完成任務.

第二天臨別之時,司馬光對這個相處了近一月的少年頗有好感,難得拱地手道:"子浩,一路珍重,我們京中再聚!"

"大兄,一路珍重,日後還要仰仗大兄多多照應!"

司馬光奇怪,這小子有什麼可仰仗我的?本想再問幾句,卻見唐奕已經回身上車.

...

大隊再動!

此時,隊中心情最不平靜的不是唐奕,而是紅纓亮甲,銀槍赤馬的楊懷玉!

燕云!

我楊家後人...

又來了!

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