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章 消停了不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耶律德緒讓唐奕一句話問得差點沒從馬上掉下來.

現在遼朝內部暗流湍湧,上上下下是個人都知道,遼帝想把皇位傳給兒子.皇太弟耶律重元雖沒有任何動作,但是誰也不相信,他會就這麼把皇儲之位乖乖拱手讓人.

唐子浩問他這種話,簡直就是在誅心.

唐奕見這憨貨臉上已經沒有一點人色,陰沉地撇嘴冷笑.

"我在後面聽說,你扯什麼遼騎兩日可達我宋都?怎地?遼帝想攻宋?"

"我.....我就打個比方!"

"嘖嘖嘖,誰知道你是打比方,還是有意挑釁!?"

耶律德緒被唐奕咄咄逼人的氣勢弄得心中大亂,卻又不想落了面子,搶白道:

"就算挑釁又如何!?南朝還敢抓某問罪不成?"

這是遼人的慣用計兩,說不過就耍橫,反正你拿我沒辦法.

"所以說嗎......"唐奕一攤手,"所以才先問問,你是向著誰嗎!"

"這...這和向著誰有什麼關系?"

"唉...."唐奕悠然一歎,這耶律德緒也就是個草包,還不如他弟弟耶律德容腦子好用.

突然面容一緊,冷聲道:"你要是北朝皇太弟的黨羽,那肯定不用抓你問罪了,老子現在就砍了你,估計遼帝不但不怪我南朝,還得謝謝咱們幫他除了個大患."

"你要是遼帝的臣子,那他-媽就給我老實點!"

耶律德緒瞪著眼睛看著唐奕,這小子怎麼還罵上人了?

楊懷玉在旁邊聽得是憋不住地想笑,這確實是唐子浩的風格.

唐奕可不管耶律德緒是什麼表情,湊的又近了一些,用只有兩人才能聽見的聲音道:

"再他-媽敢找事兒,老子一樁樁都給你記下來,到了遼都,一並呈給遼帝,看看你家皇帝是不是當你破壞邦交!"

"...."

耶律德緒不知不覺冷汗就下來了.

自己給這小子扣了頂大帽子,沒想到,這熊孩子給自己扣了頂更大的!

....

唐奕見他說不出話來,猛然哈哈大笑,弄得所有人都是一腦袋問號.

只聽他高聲叫道:"使君真是大度之人,小子險些驚了通使儀仗當真罪過!"

噗...!

楊懷玉終于崩不住了,笑出了聲.....

耶律德緒則有種智商被侮辱了的感腳,可偏偏還不能發作.

唐子浩說的沒錯,兩國現在是非常時期,放在平時,耍耍威風沒人管你,回去皇帝可能還賞個'揚我國威’的功勞.但是,現在卻不行,作為皇族中人,他比別人更明白,就算自己真死在了大宋,那特麼也是白死.

...

唐奕眼瞅著耶律德緒臉色數變,心想也不能壓的太狠了,過幾天可就到人家的地盤了.

"黑子."

"在呢!"

"去取一套'千軍釀典藏’贈予耶律使君,當是咱們給使君壓驚."

"得勒!"黑子揚著下巴撥馬回後隊取酒去了.遼人又如何?在咱家大郎面前,還不一樣被玩得團團轉!

不光黑子,五百護衛兵士也是頓感提氣.別看唐奕話說的好像給遼人賠不是,但只要是不傻,就都看得出來,那遼使讓唐瘋子玩得一愣一愣的.

耶律德緒別提多憋曲,看來,今天只能認載.

不過,唐子浩說的那個灑.....

應該就是去年蕭英給皇帝帶回去的那種吧?八千八百八十八貫呢!想到這兒,心里還挺美,這唐子浩倒是大方.

殊不知,唐奕打一巴掌給個甜棗,這憨貨吃的還挺香.

...

"來來,使君笑一個,別讓底下人看笑話."唐奕壓低了聲音.

"...."

見耶律德緒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,唐奕就勢一拍德緒肩膀,"這就對了嗎!以後你我就是兄弟,那酒別舍不得喝,老弟那里還有,喝完了自己來拿,別客氣!"

回到後隊,唐奕下馬上車,還沒坐穩,就聽司馬光劈頭就問,你和遼人說什麼了?他一副死了親娘一般的表情.

噗...

唐奕心說,可以啊,司馬大神還有這樣不為人知的一面,本以為是個跟范老二一樣的學究作派呢.

不過,司馬光問,他也不說,答非所問地道:"這個耶律德緒挺實在的,什麼來頭?"

"耶律宗真四弟耶律宗訓之子,之前一直往來宋遼的耶律德容的親哥哥."

"哦~~"唐奕了然點頭,原來還是個王爺.

"這人可交."

"為什麼?"

"能讓我兩句話就唬住的,肯定心眼不多."

"......"

司馬光揶揄道:"那要是你兩句話唬不住的呢?"

唐奕煞有其事地沉吟片刻....

"那就三句...."

"切!"司馬光一翻白眼,倒是沒聽說唐子浩除了瘋,還是個臭屁的家伙.

...

接下來幾日,遼人果然老實了不少,不但氣焰有所收斂,就連什麼遼騎在大宋跑馬之類的話也不說了.

而唐奕等人也沒那閑功夫和遼人較勁,因為過了大名府,不出百里,就進入了去歲黃河泛濫所淹沒的北河之地.

除了千里坦途的憂慮,又多了滿目瘡痍的狼藉.

...

水災雖然過去了一年有余,但依然不難看出去年大水肆虐過的痕跡.沿官道兩旁,到處是被黃沙填滿平的農田,到處是被洪水肆虐過後的斷壁殘垣.

唐奕此時也不在車里坐著了,而是和司馬光,楊懷玉一同騎馬前行,他主要是想看看,災地到底是個什麼樣兒.

看著一路上面露菜色,無精打彩的災民,唐奕不禁苦歎.

"都說朝廷救災得力,怎麼還是這般慘景?"

耶律德緒看了唐奕一眼沒說話.

其實他想說.....

大宋這邊已經算是不錯了,遼境那邊的災區才是真正的慘.

黃河灌入白溝河,一條小小的界河又怎能攏住黃河天水?

是以,去歲遼地也是受了災的,只不過沒有大宋嚴重罷了,但即使這樣兒,遼境災民的情況比之大宋差了也不止十萬八千里.

大遼別看以當世第一強國自居,但是論富庶,跟大宋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.

.......

推書:書荒的朋友,可以去看看《從原始叢林到星辰大海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