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讓你得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書評區真的好整齊啊....謝謝你們的溢美之詞!

蒼山要的真的不多,哪怕你看的是盜版,但是不要傷害.一句善意的鼓勵,可能就是我寫下去的動力.

----------

耶律德緒一句"騎兵兩天可至開封",一下就戳中了大宋諸位的命門.不論送伴使團,還是隨行軍士,沒一個臉色好看的.

楊懷玉把拳頭攥得噼啪作響,額頭青筋暴起;

司馬光更是氣得一言不發,猛一扯缰繩,干脆不聽這契丹蠻子鼓噪.

耶律德緒見送伴使被氣跑了,更是得意.

南朝人嘴皮子再溜,肚子里的墨水再多,又有何用?在鐵一般的事實面前,任你巧舌如簧,也是白廢.

司馬光郁悶地落于人後,正在怒氣難平之時,就聽身後有人招呼.

"使君,何不車上坐坐?這幾日怕是累得不輕?"

司馬光回頭一看,正是唐子浩.一想,反正與那遼使也不對付,一時半會也用不著他陪,索性停下馬來,朝仆從招了招手,呲牙咧嘴的讓仆從攙下了馬.

司馬光這兩天可是累壞了,他一介書生,哪騎過這麼遠的馬?一想到後面還有近千里的路要走,他就一陣陣眼前發黑.

邁著八字步勉強爬上唐奕的豪華大車,進到車廂內,司馬光不由一愣,這唐子浩還真是會享受,不光車舒服,還有俊俏使女陪著.

君欣卓被司馬光打量得有些面熱,悄然下車,只留唐奕和司馬君實在車上續話.

唐奕給司馬光倒上一杯果酒,"使君,怎麼面色不善?那遼使又起什麼妖蛾子了?"

司馬光接過酒杯,一飲而盡,舒服地呻吟一聲方道:"千里之地,無遮無攔,就算遼人不說,我輩又怎能視若無睹?"

他這麼一說,唐奕也就明白了.過了大名府,這一路坦途,他也看在眼里,只是,唐奕不像司馬光和楊懷玉那般憂心重重罷了.

"域民不以封疆之界,固國不以山溪之險,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,使君何必因遼人的幾句狂言而自哀呢?"

司馬光一聲苦笑,"子浩倒是看得開!此為我大宋這咽喉命脈,卻盡落遼掌,何其哀矣?剛剛那耶律德緒直言,遼騎兩日可達開封城下,不是沒有道理."

唐奕心說,三十歲的司馬大神還是年青啊!遼人兩句話,這位就壓不住了.

"呵呵,這個夢遼人做了一甲子了,別說遼騎,連只狗他也沒跑到開封去,你還擔心什麼?"

噗!

司馬光心說,這唐子浩說話還真是毫無避諱.不過,一琢磨,還真是這麼個理兒.幾十年過去了,也沒見遼人打到開封去.

"但是,現在沒發生,不代表以後不會發生."

唐奕暗歎,老子這麼苦心折騰,不就是為了以後沒有異族馬踏東京的可能嗎?

可這話還不能和司馬光說,但看著這位仁兄憤憤不平的樣子,醉仙一杯接著一杯地灌,唐奕心說,算了,要不出了這口惡氣,估計這一大票人沒一個心里能舒坦的.

"使君且安坐,小弟去會會那個耶律德緒."說完,唐奕就起身下車.

司馬光一激靈,"子浩,不可魯莽!"

這幾天,他也聽說了不少這位唐瘋子在開封的軼事,知道這小子發起彪來,連潘國為也敢罵.

可是,他哪叫得住唐奕,這位已經翻身上了馬,"使君放心,小子有分寸!"

"....."

唐奕坐在馬上,深吸一口氣,猛的一夾馬肚,坐下戰馬騰的一聲,如離弦之箭一般,向耶律德緒的方向就躥了出去.

司馬光身子一軟,這特麼還叫有分寸,這可是使團大隊.

潘越和黑子見唐奕急射而出,雖不明所以,還是一甩馬缰,急蹄跟上.

.....

耶律德緒此時正是意氣風發,宋人越是郁悶,他就越高興.心說,要不是那個送伴使提前開溜,還有更難聽的等著他呢.

突然,他直覺背後風塵卷起,回頭一看,正是那個討人厭的唐子浩打馬急奔而來.

"你慢..."

耶律德緒嚇了一大跳,如此大隊之中放馬狂奔,若是驚了馬隊可不是小事.只不過,他'點’字還沒說出來,唐奕已經直朝他撞了過來.

"你!"

耶律德緒嚇得魂飛魄散,猛勒馬缰,登時大隊前頭這一塊,馬嘶人嚎亂做一團.

唐奕急馬直奔,堪堪在離耶律德緒一丈遠的地方猛一勒缰繩,胯下駿馬一個急停,長嘶一聲,人立而起.

唐奕傲然立于馬上,穩若泰山.

砰!!!

馬蹄重重地砸在黃土地上,濺起泛泛煙塵.

耶律德緒驚魂未定地看著唐奕,萬萬沒想到,這熊孩子騎術如此了得.

好!!!

宋兵暴出一聲高叫,雖不知道這唐瘋子為何隊中奔馬,但這一手禦馬之術著實漂亮.

番越在後面跟的好不郁悶,這特麼是我教他的好不?別看唐子浩現在玩的挺溜,當初學騎術之時,差點沒摔散架了.

"嘿嘿......"

唐奕看著耶律德緒煞白的臉色,就知道這貨嚇的不輕,賤笑著道:"差點沒停住."

"你!"

耶律德緒這個氣啊,都說南朝人奉行什麼鳥君子之道,都是四體不勤,兩手不沾陽春水的酸書生,這個唐子浩還是范仲淹的門生,怎麼淨干些出格兒的事情?

"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在兩國通使途中放縱奔馬,真當我北朝好欺負不成?"

耶律德緒是真怒了,差點讓這孫子撞死,先扣個大帽子再說!

不想,唐奕根本沒當回事兒,一夾馬肚子,靠了過來.

"急什麼?咱倆聊聊!"

"...."

楊懷玉一個武人出身都讓唐奕這作派弄得哭笑不得,心說,全大宋,不,全天下,也就唐子浩能把無賴耍得這麼然自吧?

耶律德緒今天是鐵了心要收拾一下唐奕,兩國通誼之事,就算殺了這小子,南朝皇帝也說不出什麼.

不想,唐奕下面一句話直接把耶律德緒弄懵了...

只見唐子浩靠到他身前,兩匹馬幾乎貼在一起.才探過身子壓低聲音道:"問你個事兒,你是聽遼帝的,還是聽耶律重元那個皇太弟的!?"

"...."

"你什麼意思!?"

這特麼是要掉腦袋的問題,這小子怎麼敢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