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 一馬平川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要說唐奕也是奇葩,四五千人的大隊,別人不是徒步,就是騎馬,唯獨到他這里是萬綠叢中一點紅.

這貨給自己備的是輛馬車,而且是輛超豪華馬車,簡直是大宋最頂級配置.

唐奕的想法很實在,這一路,說什麼也不能讓自己遭罪,咱得按最舒服的來.

要說這也沒啥,誰也沒規定不許坐馬車不是?只是,這車夾在這隊人馬中,怎麼看都有點別扭.

出了城,使團一路向北行去.

唐奕把頭伸出車外,見前方送伴使司馬光被顛得在馬背上直晃蕩,猜他可能是不善騎術,于是便讓黑子拍馬急行到隊前,想邀司馬光同乘一車.

要知道,在唐奕心中,司馬大神還是非常值得坐在一塊套套近乎,聊上一聊的.

司馬光回頭看了一眼唐奕的那架大車,心說,坐在上面應該舒服得緊.

可是,身為送伴使得陪在耶律德緒的身邊啊,只好很遺憾地婉拒了唐奕的好意.

唐奕也不矯情,看司馬君實在馬上的架勢,用不了兩天估計就得趴窩.到時候再邀他上車,也不至被遼人落下口實.

沒邀來司馬大神,擰頭看向近旁悠然騎在馬上的君欣卓,唐奕不由露出一個壞笑.

"姐姐上車唄,騎馬多累啊!"

君欣卓面頰一紅,"不上..."

"來吧,我頭疼,幫我捏捏."

一聽唐奕頭疼,君欣卓一陣猶豫,最後左右看看,見沒人注意這邊,一勒缰繩,就要下馬.不想,前方隊首突然一陣騷動,似是有人攔路,大隊人馬也跟著停了下來.

唐奕不禁抻著脖子向前看去,心里暗疑,誰啊?閑命長不是,連使團都敢攔?

而前面,耶律德緒是不明所以有點懵逼,司馬光和楊懷玉卻都是滿心疑惑,心說,怎麼是他!

...

此時,在千人大隊前方,一人一騎佇立官道正中.

這人束袖黑袍,大帶橫腰,左手握著缰繩,右手則抓著腰間的刀柄.

耶律德緒眉頭擰成了一坨,攔擋使團儀仗,這事是可大可小.雖然不知道對面是什麼人,但是看衣著,應該不是一般人物.他琢磨著,要不要小題大作,找回剛剛的場子.

正在耶律德緒猶豫間,楊懷玉已從後面猛地拍馬急上,直奔那來人.

到了那人近前,楊懷玉壓底著聲音道:"你來做甚!?這不是你張揚的地方!"

不想,那人橫了他一眼,"小爺的事,還用不得你管!"楊懷玉不由一陣氣結.

這人也不理他,輕輕夾馬上前,行到耶律德緒身邊,不咸不淡地來了一句,"起晚了,差點沒趕上大隊."

"....."

耶律德緒真想罵娘!

這特麼是兩國通誼的使團儀仗,這幫愣頭青怎麼都當自家後院一樣?

司馬光也是腦門見汗,他也有點想不明白,官家怎麼會讓唐奕這個小青年出使遼朝,就算讓他去,也派個老成之臣壓壓陣啊?

現在倒好,莊重的出使叫唐奕這幫混小子幾乎弄成了鬧劇.

這時候,唐奕也下車跑了過來,看了一眼耶律德緒,咧嘴一笑,"跟我來的!"

說完,也不等耶律德緒搭話,拉起那青年馬僵就往後走.到了車前,等那人下馬,直接拎著衣領就塞到了車里.

耶律德緒強忍怒火,"此為何人?竟敢攔路!"

司馬光陪笑道:"上使不必介懷,此為我朝開國大將潘美之曾孫."

原來是大名鼎鼎的大宋第一戰將潘美之孫.可是,出使人員的名單之中,好像沒有姓潘的啊?

...

唐奕把潘越拉上了車,潘越四下打量一番,發現唐子浩這孫子真會享受.車廂里鋪了幾層的緞面大被,軟活的很,小幾上茶酒蜜餞,瓜果點心一樣不少.

"你這哪是出使,倒像是去遼地郊游!"

唐奕哪有心思和他說這些,瞪著眼睛道:"你來干嘛!?"

潘越自己給自己倒了杯果酒,"來打架!"

"少扯淡!"

潘越一聳肩,"真話!你這一走,把我師父也帶走了,小爺找誰打架去?"

"老子是去辦正事兒的!"

潘越指著車廂里的物件揶揄道:"就這麼去辦正事兒?我看你是去躲清閑吧?"

"我半年就回來了!"

"騙鬼呢?師父都說了,這趟,你沒個兩年不打算回來!"

唐奕一翻白眼,媽的,讓黑子給賣了!

氣得猛一掀車簾,大吼一聲,"黑子!!"

黑子一激靈,拍馬靠過來,"咋了,大郎?"

"找根馬針,把你那破嘴縫上!"

"...."

黑子一愣,嘟囔道:"沒事縫我嘴干啥?"

唐奕恨恨地甩下車簾,"那你也不能為了打架,就跟著我跑大遼去吧?"

"為啥不能?"潘越一副賴上了的架勢."曹老二都能跑,小爺為啥不能?"

得!唐奕眼前一黑.

"你爹要知道你跟我跑了,回來還不得跟我拼命?"

....

事實上,潘國為現在就已經暴走了....

這老貨第二天才發現兒子沒了,只在兒子房里找到一封留書,說是跟唐子浩出去轉轉.

要是唐奕在場,他真想撕了這倒黴孩子!

他奶奶的,把曹家的小子氣跑了也就算了,現在把我兒子也拐跑了.

..

見潘越是鐵了心不回去了,唐奕也拿他沒辦法,只能由著他.

幸好,這趟去大遼,聽著挺唬人的,實際上屁事兒沒有,遼帝和大宋一樣不想找事兒.而且,唐奕這趟是以民學觀瀾書院的名義去開設書閣的,對兩國朝儀和邦交的影響也不大.

而且,在大定還有一個范鎮在,要不然,趙禎也不會放心地讓唐奕自己就去了,有他幫著照應,應該足夠了.

...

北行三百里,過大名府,就進了HB地界.

耶律德緒的心情也開始好轉起來.

為什麼呢?

因為在開封城,那是南朝人的主場,他是既說不過,也辨不過.但是,一過大名府...

都不用出大宋地界,就已經開始是北朝人的主場了,耶律德緒的心情自然而然就好起來了.根本不用和南人辯駁什麼,事實就會給南人一個又一個響亮的耳光.

現在,只要看楊懷玉,司馬光的臉色就知道,他們的心情並不美麗!

從大名府到宋遼邊境,千里之地是一馬平川.別說是騎兵,就算往馬背上綁個娃娃,這一路也顛不丟!

宋人只有真正到看到了這片土地,才會懂得什麼叫'不設防!’;才會明白,為什麼大宋和大遼從開國就相互覬覦,宋人卻從來沒占到過便宜.

所謂先天不足,大宋連自己的心髒都護不住,還談什麼攻遼?談什麼燕云?

....

"咱們這使團儀仗走的還是慢啊..."

耶律德緒看著宋人青黑的臉色,怎會放過這說風涼話的好時機?

"要是我北朝騎將,這千里之地,也就兩天就跑完了,哪會像咱們這樣,走上半個月?"

....

Ps:今天只有兩章了...見諒.緩一天,最晚後天...好一點就恢複五更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