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離京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十來天的時間轉眼即逝.

出京使遼那日,給事中歸班宋庠作為皇儀代表前來送行.

只不過,不論是遼朝儀仗,還是大宋的送伴使團,又或是宋狀元帶領的一眾送行朝官,在封丘門等了半個時辰,也沒見唐奕的影子.

遼使耶律德緒氣得直喘粗氣,他奶奶的,南朝送使的相公一個多時辰前就到了遼朝使館,他這個遼使也是擺足架子,特意磨蹭了半個時辰才出來,可是沒想到,還特麼有比他更大牌的.

...

其實,一早得知南朝派了個十七歲少年使遼,耶律德緒就有點憤憤不平.

要說,把太學換成了觀瀾書院這一點,遼人倒沒什麼意見,畢竟范仲淹在遼朝也是威名赫赫.而且,今春觀瀾一榜十進士,狀元,榜眼一鍋端,說明這個書院底蘊頗深.

如今在遼地,觀瀾書院的時文集可是比南朝官學的文集賣得還好.觀瀾詩詞教授柳七公的詞集,更是書商們的最愛.

但是,派個十七歲的娃娃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吧?當我北朝無人不成!?一個娃娃就把俺們打發了?要不是駐宋通政使蕭英攔著,耶律德緒都想好好鬧一鬧.

冷靜下來之後,聽蕭英一說這個唐子浩,耶律德緒還真有點不信.

原來,在大定府鬧得沸沸揚揚的'華聯倉儲’的幕後老板,竟是這個少年.

而且,今春鼓動得開封百姓群情群情激昂,差點把他的親弟弟耶律德容生吃了的,也是這個唐子浩.

開封城中傳言的'狂生半闕郎,大宋酒天王’也是這個唐子浩.

沒錯,唐奕已經從鄧州酒天王,升級成大宋酒天王了.

.......

又等了一刻多鍾,將將在約定時辰之前,才見一隊人馬簇擁著一輛四架的大馬車,從馬行街另一頭兒晃悠過來.

耶律德容眼皮直跳,在聽聞這個'唐瘋子’威名赫赫的同時,又怎麼會沒聽說,這是個極為難纏的角色呢?卻是沒想到,還這麼討人厭!

人馬到了近前,見唐奕從馬車里下來,耶律德緒正要上前揶揄幾句,殺殺他的氣勢.不想,唐奕連搭理都沒搭理他,直接越過他,來到了宋庠面前.

"讓宋叔久等了!"

宋庠只覺喉頭發癢,使勁干咳兩聲才掩住笑意.

"陛下讓我帶話給大郎,速去速回!揚我國威!"

"速去速回"是關心體己的話,而"揚我國威"....

那是每一個出使大遼的官員必須要銘記的信條.

是個人都知道,自雍熙北伐之後,大宋在對遼外交方面就沒占過便宜.別看兩國現在是兄弟之邦,幾十年也沒打過仗,現在又互駐使節.但是,從根本上來說,兩國還是敵國.

曆來是年年互訪,年年別苗頭.要不然,唐奕也不會被老師勒令必須踩著點到了.

連范仲淹這種退下來的持重之臣,都要在這種小事兒上和遼國計較,可想而知....

後面的路肯定不輕松...

事實上,耶律德緒就是這麼想的,現在讓你可著勁的囂張,後面有你好看!都不用過宋遼邊境,保准你一點銳氣都不剩!

....

宋庠又和唐奕叮囑了幾句,便讓開身形,向唐奕引見道:"這是監察禦史司馬君實,為此次的送伴使,君實會陪同你們到宋遼邊界."

"噗!"

唐奕嚇了一跳,"砸缸的那個?"

好吧,司馬光剛被調回京,還有點不太習慣唐子浩的風格.

司馬大神滿腦袋的大包,心說,這倒黴孩子誰家的?怎麼這麼討厭呢!?

宋庠看司馬君實那個窘樣,不由暗笑,過幾天習慣就好了.

現在,京官中但凡和觀瀾有點接觸的,都已經習慣唐奕這不著調的風格了.

宋庠又指著另一位青年武將道:"這是奉日軍神武營指揮楊懷玉,此次帶一營兵將負責大郎此行護衛之職."

趙禎雖然放唐奕入遼,但卻一點不敢大意,連奉日軍都派出來了.

要知道,奉日軍可不是一般的禁軍,那是專門負責禦前當職的精銳中的精銳.

不過,唐奕可不在乎這些,猛一抱拳,"此行就辛苦二哥了!"

唐奕和楊懷玉可不是第一次見,如今他和潘,曹,王三家在一條船上,將門的那幾家自然時有走動.做為楊文廣的次子,唐奕怎會不認識呢?

楊懷玉颯然一笑,"賢弟放心,有兄在此,誰敢碰賢弟一根指頭,必踏吾尸方可!"

說著,楊懷玉還斜眼瞪了一眼耶律德緒.

要說對遼朝的仇恨,誰有楊家來得深刻?楊懷玉的曾祖楊業,大爺爺楊延玉皆是戰死遼地,現在還在遼朝埋著呢!

耶律德緒氣的直抽抽,特麼南朝皇帝怎麼派了這麼兩個愣頭青出使?當老子不存在啊?

"還走不走!?"耶律德緒冷聲插話.

宋庠心里笑的不行,以往大宋使遼派的都是君子之臣,講的是周禮.對上遼人,那就是秀才遇上兵,有理說不清.這回可好,一個唐瘋子,一個楊家之後,正好反過來了,也輪到遼人吃癟了.

不過,確實時辰不早了,忙催促唐奕等人上路.

唐奕本以為也就眼前這些人了,不想,出了封丘門他才知道,'大部隊’原來都在外城等著呢.

現在他也終于明白,為什麼駐使這個事他一提,不論是趙禎,還是耶律宗真,都是耗不猶豫的就同意了.

互訪這事兒...

真是太他媽費錢了!

掰著手指手算,光遼朝使團就是五百之眾,再加上五百遼兵護衛;大宋這邊使團人數也是五百,楊懷玉手下一營奉日軍也是五百;禮部派出的送伴使團千人,軍兵儀仗千人.幾隊人馬加在一塊,呼呼拉拉足有四五千人.

別以為這就完了,到了遼國邊境,遼朝還有'接伴使’相迎;到了遼都大定,還有'館伴使’專門負責接待.

據說,這還不算多的,每年的'賀正旦使’,還有兩年皇帝和太後的'賀壽使團’,規模還要大的多.

一年中,宋遼兩國用在出使上的耗費,何止百萬!

可是,這錢花的還別心疼,因為正是這種頻繁,繁瑣的溝通機制,才確保了宋遼之間長達四十多年的和平.

....

四五千人的大隊就這麼浩浩蕩蕩地穿過外城,向北行去.

有好信兒的百姓不禁夾道觀瞧,一看是狂生唐子浩更是驚奇...

"唐瘋子這是要使遼?"

百姓不禁偷笑,如此也好,讓他去禍害遼人去吧!看能不能把遼都也折騰個天翻地覆.

耶律德緒坐在馬上,心里直犯嘀咕,這些南朝百姓沒事兒笑個什麼勁?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