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 流年啊,你奈我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正想著入遼的事情,只覺鼻息一癢,幽香襲面.一抬頭,就見君欣卓立在自己身邊不足半尺遠的地方,面色不善.

"干嘛?"

"我呢?"

君欣卓不明不白的一句話,把唐奕問得一愣.

"什麼你呢?"

"我呢?"

....

"姐姐呀,什麼你呢?我呢?把話說明白!"

"師兄都跟著,我呢?"

"哦~!"唐奕一挑眉,"你在家呆著唄."

"不!"

"呦~,還學會頂嘴了!"唐奕眉毛一立.

"好幾千里地,你跟著折騰什麼啊?再說了,那遼國蠻子要是看你這小娘子長得俊俏,搶去當壓寨夫人,那老子不就虧大了?"

噗...

君欣卓被他逗得抿然輕笑,隨即又板起俏臉.

"我要去."

"那你求求我吧!"

...

"求..."

君欣卓猛然一頓,這才發現,唐奕一臉的壞笑,顯然又上了他的賊當.狠狠地白了他一眼,一扭腰枝,把臉別向了別處.

"我不去了...."

"別別~!"唐奕見禍心敗露,急忙求饒."姐姐要是不去,我這一路還不得無聊死?"

君欣卓面頰一熱,知道他心里沒想什麼好事.

"不去了,看這一路沒人照顧,你會不會窩囊你!"

說完,急步出廳.

走了...

....

唐奕這一趟入遼,前前後後,最少得半年的時間.弄不好,一年也回不來,著實有許多東西要准備.

不光要備觀瀾書院在遼國設閣的東西,唐奕自己就不亞于一次搬家.不過,這些都不用他操心,一切都有馬伯,馬嬸,還有君欣卓張羅即可.

...

此時天近黃昏,唐奕獨自一人抱著一把琴來到望河坡的坡頂.

還是那塊孤石,不同的是,少了宋楷,賤純禮他們幾個.

夕陽從背後灑向回山,不論是觀瀾書院,還是回山,又或是遠處的汴水,都氤氳在暖金色的霞光之中.

暖暖的...

唐奕還記得,一年前的中秋之夜,他就站在這里定下了回山改建的計劃.

如今,一歲已去,回山的大河灣已經初具雛形,明年開春就可引水入灣.到時,陸上的建設也可展開,也許明年的這個時候,就可完成建設了.

到時候.....希望是他想像中的樣子.

...

在石頭上坐下來,斜抱著撥動了一下琴弦,一縷深沉淳厚的音階隨著指尖流淌.

所謂'琴’,就是唐奕從到大宋就開始做的那把吉他.這一年還算清閑,他也終于得閑,把那把只有琴頭的吉他完成了.

只不過....

這種唐奕'自創’的樂器,在大宋好像沒什麼市場.用宋楷的話說,既沒有琵琶之音的清脆,透亮,也沒有瑤琴的悠遠綿長,聽著別扭.

至于唐奕那些所謂的民調,雜曲,更是不受待見,也就賤純禮品味獨特,覺得挺好罷了.

好吧,唐奕無力吐槽他們的審美,只好沒事兒的時候,找個僻靜的所在,自娛自樂一番.

老子自己給自己唱歌,總不犯法吧?

"我不知道我可以堅持多久..."

"雖然再長也不過只此一生."

....

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,時常想起前世一位'老夫子’的《流年啊,你奈我何》.

可能那位老夫子做夢也想不到,他的歌會被一千年前,一位真的要變成'老夫子’的少年唱響吧?

.....

當唐奕手中積蓄的力量越大,身上的擔子越重,他就越感到不安,甚至是心驚.

自從范仲淹的命運因他而改變,他自己也一步步從唐記生煎到嚴河坊,再到華聯鋪,觀瀾商合.

可以說,從范公同意辭官開始,曆史已經因他而改變,甚至是面目全非了.

今後的大宋會走向何方?他這個'異數’帶給這個時代的,是好,還是壞?

他不知道...

唐奕只知道,他在玩火,在試圖把一頭資本巨獸放出牢籠.

至于大宋最後是騎獸君臨,還是被其吞噬,他不敢想.

他只知道,范仲淹,又或是趙禎,都把希望放在了他身上.

很沉重,

很沉重!

所以...

"我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....雖然再長也不過只此一生."

恰恰反應了他的心境吧...

"我不知道我能夠執著多深,雖然我只是鋼鐵里的絲絨..."

唱著唱著,唐奕有種想哭的沖動.

人前,他是唐瘋子,是大儒門生,是趙禎眼里的希望,眾人心中的妖孽!

人後,他只是個千年之後的普通人,借著千年的見識,天真的想幫大宋挺直脊梁.

他想念另一個時空的父母,想念那個時空可以放肆的歌唱,縱情的吶喊...

...

"呀!你果然躲在這里!"

唐奕正在自我陶醉之中,猛然一個高亢的'尖叫’嚇的他一哆嗦.

回頭一看,更是郁悶.

"你跑這來干嘛!?"來的正是董靖瑤.

"切!"董靖瑤翻了個白眼."又不是你家的地方,我為什麼不能來?"

"你還別說,還真是我家的地方."唐奕來了興致,往山下一指,"看見沒有,整個回山都是我家的地方,還有地契呢!"

"有什麼了不起的!"董靖瑤撇著嘴.

"等之道哥哥中了狀元,立刻讓皇帝把回山賜給我們桃花庵,看你還囂張!"

唐奕一陣無語,"劉之道跟你說的?中了狀元就把回山送你?"

"他...."董靖瑤氣勢一弱,嘟囔道:"他倒沒說....不過,他說我想要什麼,他就給我什麼!"

唐奕搖頭輕歎,"你還是離那個劉之道遠點吧!"

"為什麼?"董靖瑤瞪著大眼睛一臉的不解.

"不為什麼,等你長大了就懂了,男人的話有的能信,有的不能信."

"喂,你也只比我大四歲好不?裝什麼大人?"

唐奕望向遠方,"雖然只有四年,但是這四很重要,等你過了這四年就懂了."

唐奕這麼一本正經的樣子讓董靖瑤有點不習慣,所性扯開話題.

"唉,唐瘋子!"

"有話說."

"問你個問題,你為什麼老喜歡抱著這把怪琴,唱些一點都不好聽的雜曲呀?"

唐奕看了眼山下,又看了眼吉他.

"因為,這是我家鄉的曲子..."

說完,唐奕從孤石上坐起來,走到董靖瑤面前,猛的抬手撥弄了一下她的頭發.

"我明天就走了,最少也得兩三年才回來,你給你姐姐省點心."

董靖瑤一邊煩躁地理好被唐奕撥亂的頭發,一邊奇怪,不是說就去半年嗎?怎麼又變成兩三年了?

再抬眼一看,唐奕已經向山下走去.

她急忙追上,"唐瘋子,你再摸我的頭,我就對你不客氣!"

...

"尹先生不是說,你去半年就回來了嗎?"

...

"還有,我為什麼聽你的呀?你憑什麼管我?"

...

唐奕快走幾步,不讓她追上.

"憑我是你哥唄!"

"想的美!還想有我這麼聰明伶俐,貌美如花的妹妹?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