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羊吃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大宋官兒多,也不缺人才.

所以,就算你才比晏殊,文壓醉翁,在升官兒這個問題上,也沒什麼可說的,就是熬資曆.

哪怕是高中狀元之後,也得從地方縣令做起.三年知縣,四年京閑職,出京再到地方呆四年,十幾年下來之後,能怎麼樣,就看造化了.

運氣好,有能力回京熬十來年入中樞,五十歲能拜相;運氣不好,知州無極限,就像魏介似的,在地方呆著吧!

而趙禎給唐奕安排的路,都不知道跳了多少級.

三十歲拜相?開玩樂啊?

唐奕不知道,趙禎不但把路給他鋪好了,連媳婦都幫他找好了.

.......

好吧.

趙禎和兩個宰相紅臉白臉的一通組合拳,還真把唐奕敲暈了.

這個誘惑太大,唐奕有點動心......

財相啊!入主三司啊!

要說在大宋什麼人最風光,當然是政事堂的相公們,而且沒有之一.

但是....

"唉..."

唐奕悠然一歎,"陛下如此厚愛,草民明感五內!然,越是如此...小子這趟遼國就越要去了."

文彥博一翻白眼,心說,這小子怎麼油鹽不進呢?

趙禎聽他此言,不由問道:"大郎非要入遼,到底所圖何事?"

"為了這個!"說著,唐奕把手里的錦盒遞了上去.

趙禎微微凝眉,打開那盒子一看,只見盒里不是什麼精貴的東西.

唯一方布片,一軸棉線,還有一撮白毛.

......

趙禎拿起那撮白毛細看,發現比棉絮要粗些,但也算質地柔軟.

"這是....?"

"這是羊毛."唐奕沉聲答道.

"羊毛?"趙禎一邊皺著眉頭,一邊把手里的白毛遞到富弼二人手中.

富弼拿過羊毛一看,也不禁疑慮:"這是何種羊的毛?為何如此柔軟?"

"回相公,只是普通小尾羊的無髓毛,經過加工脫脂,並無特殊."

"何為脫脂?"

趙禎隱約記得,曹景休好像和他提過,唐大郎有一項羊毛脫脂的工藝,視若珍寶.

"羊毛的表層包裹著一層油脂,不但使羊毛變得很硬,而是異味難除.草民借助一些礦料,可以把這些油脂洗去,使羊毛如棉絮一般柔軟,利于紡線織布."

這個時代,即使是遼國和西夏這樣的牧區,也只能用羊毛來制氈,制毯.

在羊毛脫脂技術出現之前,羊毛的利用價值極低,甚至可以說是垃圾一樣的東西.

但是,在唐奕眼里,那不光是閃著光的銅錢,還是可以傾國覆朝的一大殺器.

這也是唐奕為數不多的,可以利用現有資源達到工業化的項目.

用芒硝和熟石灰反應,很容易就能得到洗毛用的堿溶液.而芒硝和石灰又是極為常見的天然礦產,成本很低.

....

趙禎拿起盒子里的那一小塊毛布,細細撫摸.發現比棉布稍厚,手感極佳,面層還有一些細密的小毛,看著就暖和.

"大郎就是為了這種毛布要去大遼?"

遼地產羊,唐奕既然拿出這羊毛布,自然是盯上了遼朝的羊毛.

"正是!"

文彥博道:"我宋境也大批飼羊,為何不在本國發展,也可讓養羊的百姓多些收入?"

"大宋缺錢啊,這等好事為何便宜了遼人?"文相公在心里吶喊著.

唐奕苦笑.

"不瞞陛下和兩位相公,草民這項羊毛脫脂的工藝,一年多以前就已經弄出來了,但是一直不敢拿出來.就算是現在,草民也只是打算到遼朝先去摸一下底子.至少五年之內,不會把毛布放出去.至于在大宋..相公更是想都不用想!"

"這是為何?"不光文彥博,富弼,趙禎也是一臉的疑惑.

在他們看來,這絕對是一件造福民生的好事,為什麼還不想拿出來呢?這可不是唐奕的風格,要知道,這小子一甩就是一百萬,眼皮都不眨,根本不是敝帚自珍之人.

"這麼說吧,草民先說一下這布的造價."

"小尾羊每年可產毛五到七斤,而脫脂只需芒硝和石灰,這樣一匹毛布的造價不算羊毛的費用,還不足一百文.就算是高價收毛,也勉強到棉布的一半."

"什麼?"趙禎直接就站了起來."這麼厚實的布比棉布價錢還低?"

唐奕搖頭道:"這還是咱們大宋的小尾羊,出毛量少.要是換成大遼的氈羊,一只羊一年能出十到十二斤上好羊毛,造價更低."

這個時代,即沒化肥,也沒科學的優化,棉花的產量很低,畝產不過幾十斤,連後世的五分之一都達不到.所以棉價和布價都很高,棉大概三十五文每斤,而棉布得三百文每匹.

文彥博也是服氣,'小師叔’真不是吹出來的....在他那里,就是個石頭蛋子,也能讓他賣出個天價來.

富弼現在也不管什麼君不君臣不臣了,走到趙禎案前,拿起毛布和毛線猛看.他現在想的是,如果把這毛紡收歸官権,每年可為朝廷增稅多少.

唐奕一看三人的表現就知道,他們想的是什麼.心說,你們光看到了毛紡的巨利,卻不知道這背後隱藏著一個巨獸,一但放出來,又駕馭不了,那就是吞噬一切的存在.

"草民給陛下講一個故事吧..."

...

"這個故事的名字就叫--羊吃人!"

羊吃人的故事,來源于後世的英國,飛速崛起的毛紡織業對農業和整個社會造成的破壞性連鎖反應.

羊毛貿易的巨額利潤致使貴族瘋狂圈地放羊,大量侵占農民的耕地,使得除了一少部份貴族得利之外,百姓幾乎是民不聊生.

現在的大宋和那時英國很像,既有龐大的對外貿易,又有大規模的國內需求用戶.一但把毛紡工業放出去,可能會爆發更為猛烈的'圈地運動’.到時候,百姓大面積退耕還牧,那就不是給大宋謀福,而是召禍了.

在無法大量的提高棉花產量之前,毛紡的壓倒性優勢是不可替代的.

小小的羊毛,絕對是吞噬一切的存在!

羊吃人!

一個不好,它不但要吃人,而且還能吃了大宋!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