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非去不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潘越一句話,把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.

"士大夫們自詡漢學是天下大道,認為蠻夷來我國朝接受教化才是正理,哪有去蠻夷之地,上趕著傳道的道理?況且,太學乃官學,更不可能到遼朝去設閣,官家和朝臣自然不會同意."

"但現在,大宋和遼朝正是蜜里調油之時,官家不好在這個時候落了遼帝的面子,所以....."

"所以,已經有人向官家覲言,以知名民學代替太學,去遼朝設閣."

宋楷一撇嘴,"誰傻啊?這吃力不討好的活計,傻......"說到一半,宋楷瞪著眼睛坐了起來,轉頭看向潘越,"知名民學.....那特麼不就是觀瀾書院嗎?"

"誰他媽出的這個餿主意?!"

潘越眼皮都不抬地道:"張堯佐和汝南郡王!"

"又是張堯佐!"

唐奕躺在地上沒動,卻是把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.

"這個張堯佐怎麼總起妖蛾子!?還有趙允讓那個老貨,享你的清福就完了,瞎摻合什麼啊?"

不過....

不過,這次這兩個老家貨倒是干了件正事兒!

...

宋楷憤憤不平地道:"咱們觀瀾的老師父們個個年歲已高,派哪個去遼朝合適?!張堯佐這厮真是欺人太甚!"

龐玉撇嘴道:"那老不死的,仗著侄女馬上就要旦下龍兒,現在聲音大的很呢!"

"老天保佑張貴妃生個公主,看這老東西還囂張不!?"

好吧,這話賤純禮是在心里默念的,沒敢說出口.

...

唐奕心中大喊,"讓我去啊!老子年初就想去大遼看看了."

只不過,還沒等他喊出口,就忽覺眼前一暗,一個粉粉嫩嫩的小腦袋遮住了陽光.

"咦?唐瘋子,你怎麼變成烏眼青了?"

正是董靖瑤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,正矮著身形盯著唐奕青黑的眼圈猛看.

.....

"你要去大遼?絕對沒門!"

此時,唐奕面前坐著范仲淹,尹洙,杜衍,范大神正瞪著眼睛,恨不得把唐奕拍死在當場.

尹洙笑著看向唐奕,"你不會是在回山呆厭了,想出去瘋了吧?"

"老師!"唐奕苦著臉,"我去遼朝是有正事啊,又不是去玩的."

"那也不行!"范仲淹怒道,"整天就想著銅臭之事,就顧著你那點生意,學業怎麼辦?你當入遼那麼簡單?一去一回至少半年!"

唐奕暗暗撇嘴,沒錢你們哪有這麼好的生活,花錢還罵錢,不仗義了吧?

只是,這話他也就心里想想,哪敢說出來.

當下,只得軟言細語地和幾位師父解釋,足足說了一個多時辰.最後,也不知道他使了什麼妖法,范仲淹居然同意了.

可是,這事報到官家那里,就又卡住了!

趙禎想法很簡單,唐奕現在絕對是塊寶,就算宋遼現在駐使通誼,那也萬萬不能讓他去犯險,萬一路上出點什麼岔子可怎麼辦?

于是,唐奕上請一次,趙禎拒一次,來來回回好幾次,死活就是不同意!

不同意,唐奕直接回房收拾收拾,拿著個盒子,直接進宮求見,要當面陳情.

這回,唐奕是鐵了心的要去大遼.年初就想去,誰都不讓,這回誰攔也沒用!

趙禎沒辦法,只得召見,想看看唐子浩又發什麼瘋,非要去遼地.

....

這還是唐奕第一次進到皇城之內,引路的內侍曾去回山傳過幾次旨,知道官家對這個唐子浩極為重視,小心地引著他到了福甯殿.

唐奕抱著個錦盒一進門,發現富弼和文彥博都在.

"參見陛下!"

趙禎眼皮都沒抬,不溫不火地道:"平身吧!"

唐奕抬起腦袋一看,不論是趙禎,還是富,文二人,都沒個好臉色.

不由得嘿嘿憨笑,"陛下這麼嚴肅,草民都不敢說話了."

趙禎冷哼一聲,"哼!你眼里還有我這個陛下?"

"有啊!怎麼沒有?"唐奕梗著脖子,極為誠懇地鼓噪道:"在草民眼里,您不光是陛下,還是長輩.小子除了敬畏,還有尊敬呢!"

"莫要貧嘴!"趙禎佯怒地橫了他一眼.整個大宋,也就這小子敢這麼和皇帝說話.

"開封還不夠你折騰,還要跑到遼朝去?"

唐奕一縮脖子,趙禎的那兩個字'藏匿’他可是沒忘的.但是,這回跟年初的義演一樣,該'露’的時候得露啊!

"遼朝早晚還是要去一次的,益早不益晚嘛?"

文彥博一歎,趙禎讓他們兩個來,不是什麼正式的議政,而是想讓這兩個和觀瀾走得近的宰相幫著勸勸唐奕.

"你可知陛下為了你的前程費了多少心思?你去一趟大遼不要緊,陛下苦心的布置就全都白廢了!"

"和他說這些做甚?"趙禎一副氣憤難平的樣子,搞得唐奕一頭霧水.

"什麼布置?"

"唉...."富弼歎道:

"我在朝為官這麼多年,還從未看陛下對一個後輩如此關愛.大郎非要去遼地,倒真的是傷了陛下的心了!"

唐奕心說,這都哪兒跟哪兒啊?

"陛下是想你這幾年專心學業,下科貢試能有所建樹,早日成材,為朝廷效力."

文彥博斜眼看著唐奕:

"也不怕你知道,只要你能過了會試,就說明學問還是夠用."

"殿試你不用操心,必然高中!不管名次幾何,即入翰林院.堪磨兩年,放出京曆一任地方官,便直入三司.三十歲之前,必讓你執掌大宋財權!"

...

唐奕都聽懵了...

還帶這麼玩兒的啊?

下一科,就是四年後,唐奕整好二十歲.

聽富相公的意思,趙禎甯可殿試放水,也要他高中,然後兩年翰林,三年地方官,二十五歲入三司,三十歲之前拜大宋財相.

這特麼不是趙禎給唐奕走捷徑,這特麼是讓他綁著火箭往上躥啊!

........

--------

Ps:近幾天生病,再加上馬上唐奕又要換地圖了,而且,對于文中的一些角色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和定位,蒼山要仔細地斟酌一番.

所以,最近幾天更的少了一點,大伙多擔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