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駐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正平突然嗷撈一嗓子,眾人不由一愣.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,就見那邊,唐奕一個激靈,猝不及防地被潘越一拳正中眼眶.

唐奕連疼都沒顧得上喊,撒腿就跑,"不打了,不打了...."

"哈哈!"唐正平大笑兩聲,一把搶過宋楷手里的銀錢,"還欠我十兩啊!"

宋楷左右看看,哪有什麼董靖瑤!?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.

"你這賊厮使詐!"

唐正平一邊把銀子塞到懷里,一邊懵懂回道:"怎算使詐,我又沒上前攔他."

龐玉眼看著自己的銀子轉眼間變成了別人的,大叫一聲,"這憨貨欠揍!兄弟們,上!"

于是,唐正平瞬間被幾人淹沒....

等他抱著頭挺過一輪猛揍,再抬頭看時,就見唐子浩頂著個烏眼青,面色陰森地看著他.

"一人一半!"

唐正平可不想等唐奕動了手再求饒,直接開價.

唐奕哪會被他這幾兩銀就收買了?一個箭步躥了上去,騎在唐愣子身上就開始蹂躪.

"奶奶的,屬這憨貨最是陰險!"

....

要說這半年多,唐奕過得舒服是挺舒服,唯一的小'瑕疵’就是....

就是回山還有一個董靖瑤!

所謂一物降一物,天不怕,地不怕的唐子浩,唯獨拿桃花庵的這個小丫頭一點辦法都沒有,這在觀瀾書院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.

也不知道唐奕是怎麼搞的,一張神嘴都能把死的說成是活的,別人想要噴過他,簡直是完全沒有可能,就連文相公有時來找他,都能讓這個小師叔噴出心理陰影.

但,凡事都有個例外,董靖瑤就是這個例外.到目前為止,唯獨只有她可以把唐奕噴出心理陰影.

唐奕自己也說不清這是種什麼心理,要非得解釋的話,可能就是在這個時代,像董靖瑤這樣的人太少了吧!

沒錯.

宋人的優雅深入骨髓,要麼如董惜琴那般恬淡如菊;要麼如君欣卓那般靜謐如蘭.唐奕還沒見過哪個人像董靖瑤一樣,從不遮掩,跳脫得很'真實’,把所有喜歡和不喜歡都寫在臉上.

如果說,唐奕用千年的見識撕碎了大宋的傳統,那麼,董靖瑤應該就是用自己的個性在與傳統抗爭.

有時候,唐奕甚至有些悵然若失,因為她終將隨著長大,慢慢地學會收斂,慢慢地學會恐懼,慢慢地學會世故......也會慢慢地發現,唐子浩其實是她根本惹不起的人物.

到那時,唯一可以指著唐奕鼻子大放嚼辭,唯一敢趁沒事對唐奕又掐又擰,唯一不肯給唐子浩面子的人也就沒了.

真的不是唐奕犯賤....

實在是,這個小丫頭讓唐奕有種再次回到千年之後,再次面對那些飛揚的女同學的錯覺.

所以...

久而久之,唐奕已經養成了習慣,就像是和這小丫頭在玩一場貓鼠游戲.

....

騎著唐正平一頓暴捶,最後,唐奕累得一翻身直接躺到了地上.

唐正平捂著腰眼哇哇大叫,倒不是唐奕下手重了,而是剛剛贏來的銀子被壓在身下,把他擱得半死.

宋楷等人笑得肚子疼,也就勢往草地上一躺,幾個十六七歲的半大小子,橫七豎八倒成了一片.

潘越在一旁冷眼看著,忍不住揶揄道:"范公要是看見他苦心教出來的好學生,還是一群只會打鬧的頑童,估計會氣出個好歹來."

唐奕把胳膊枕在頭下,偏頭對潘越道:"我發現吧,你還是做紈绔的時候比較可愛,現在是越來越不召人待見了."

"就是!"宋楷撇了一眼潘越,"這娃好像傻掉了,都不會笑了."

"...."

潘越一陣無語,.正不知說什麼,卻見唐奕拍拍身邊的空場,"來,坐這兒,咱陪你撈十貫錢的."

噗...

幾人都笑了,"撈幾貫錢的"自從開春那場義演被唐奕說出來之後,已經成了開封百姓的口頭禪.

"滾蛋!"潘越白了他一眼.

唐奕面容一冷,"你坐不坐?"

"不坐!"

"兄弟們,上!"唐奕一聲令下,五六個大小伙子瞬間彈起,直撲潘越.

潘越就算武藝再高,也架不住這一群惡狼的蹂躪,直接被按在了地上.

宋楷這厮見機會難得,掐著潘越的癢癢肉,"服不服?笑不笑?坐不坐?"

而唐正平....

好吧,這貨把潘越的靴子拽下來,扔沒影兒了.

打鬧了一陣,大伙兒暢快地歪倒在草地上,喘著粗氣.

潘越仰面朝天,看著陽光透過樹林撒下一片斑駁,突然歎氣道:

"不知道曹老二現在怎麼樣了...."

眾人不由一陣沉默.

潘越這一年多心性漸穩,這和曹覺出走有很大的關系.但是,這件事的罪首是唐奕,大家平時都不願提及.

唐奕這時也漸漸斂去笑容.

"但願他過得好吧..."

"行了,行了."丁源又開始打起了圓場."曹老二那秉性,出去也吃不著虧,他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."

"就是,混不下去自己就回來了."宋楷附和道."他要是回來,我宋為庸認他當兄弟!"

"說點正事兒."唐正平憨然發聲."聽說了嗎?遼使前天向官家上請了."

"請什麼?"

"現在不是有駐使,有駐將了嗎,遼國的老皇帝想讓咱們駐學."

"駐學?"

"遼帝想讓太學在其中京大定開設分閣,互通有無,交流學問."

"噗..."丁源直接就樂了."跟蠻子有啥可交流的?他們也好意思提?太學隨便去個教諭,遼朝那些所謂的狀元,學士就得認祖宗!"

宋楷搖頭道:"也不能這麼說.聽富相公和我爹說,遼朝也尊漢禮,也有一些有學問的大儒.不過,太學是官學,在遼朝開設分閣這種事關系太大,不說官家,朝官們也不會同意的."

潘越依然望著天.

"宋為庸說的沒錯.不過,我倒是知道一點新的報料.."

"什麼?"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