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效果極好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毛爺爺曾說:群眾的力量是無窮的,群眾的智慧是無盡的,尊重群眾,發動群眾,讓群眾當家作....

好吧,後半句放到大宋是作死.

反正唐奕只不過是'卑鄙’地利用了一下民族情緒,'下流’地偷換了漢兒'家天下’的概念.

不過,雖然動機不太純潔,但是結果卻是好的.不但募捐了大筆善款,也給大宋的士大夫們提出了一個全新的課題--

民心,民意到底蘊含了多大的力量?除了'忠君不亂’,是不是還有別的用途?

這種異地之間的互動在以前是很少見的,現在,開封百姓心系家國,很好地為國家分憂出力,如果再在災區宣傳得當,災區饑民也會感念皇帝和各地漢人的一腔熱血,無形中就增強了大宋的凝聚力.

對此,唐奕說太多也沒用,只能靠文相公自己去悟了.

...

四月中,遼使歸國.

按說,遼人來大宋,不住上兩三個月都不好意思回去,這次來了幾天就走,實在是趙禎的提議太重要,遼使急著回去和耶律宗真彙報.

而宋帝提出兩國常期駐使,互通政令的建議,簡直就是正中遼帝下懷.

他這麼處心積慮地一年跑好幾趟,不就是怕邊境局勢緊張,耽誤了他易儲的大事嗎?

于是,五月末,耶律宗真就任命原南院宣徽使蕭英為遼宋通政官,耶律旗為國儀點檢使,一同入宋駐使.

使團六月末到達開封,趙禎不但把原來的遼國驛館改為大遼使館,而且還很高興地給蕭英和耶律旗封了宋官.也就是說,這兩位不但拿著大遼的俸祿,在開封吃香的,喝辣的,同時還拿著大宋的俸祿.

趙禎也聽從了富弼的建議,任命范鎮為宋遼通政官,王德用之子王咸熙為駐遼武官.

兩國自此正式開始了常駐使節,互通政令的時代.

宋遼一下成了一家子,可把西夏嚇壞了.

特麼你們兩家玩到一塊兒去了,那我還混個屁啊?

其實,從李元昊到他兒子李諒祚,這爺倆也是挺累的,充分演義了什麼叫'朝秦暮楚’.

西夏和宋,遼都有仇,都打過仗,而且互有勝負.

基本上就是,打得過就搶,打不過就求和.反正不管大宋,還是大遼,都是安逸慣了的老婦人,根本不願意和西夏扯皮,能不打仗,就不打仗.

于是,西夏本著光腳不怕穿鞋的,今天先到大遼去刮層皮,明天再到大宋割塊肉.

李元昊也不傻,充分利用了宋,遼相互掣肘的態勢,打大遼就和大宋求和,打大宋就和大遼一個鼻孔出氣.反正絕對不同時得罪這兩個巨頭,要不然,分分鍾被轟成渣渣.

現在,遼朝和大宋穿一條褲子了,那還有西夏的好嗎?

果不其然!

耶律宗真去了大宋這塊心病,不但易儲之事有了著落,對西夏用兵也再無顧忌.

只兩個月,就把夏軍擊潰,要不是忌憚'皇太弟’耶律重元因此軍權在握,耶律宗真都想舉兵興州,直接把西夏滅了!

....

八月,遼軍在內云州遼夏邊境全線告捷,大破夏軍主力,斃大將野利溪真,俘敵三千眾,牛羊無計.

九月,宗真再次遣使來宋.這次倒不是什麼互通敵情之類的事情,而是把遼夏一戰劫掠的牛羊戰馬,分出了一部份送給趙禎,全當是兩國通誼之禮.

對于設使館,駐使這事,不但是趙禎,包括文彥博和富弼,最開始也都全當是緩兵之計,只道是讓大宋緩過這口氣.但是,他們誰也沒料想到,只是互通政令,駐使通儀,就對兩國關系的影響會這麼大.

而且,不管民間情緒多麼仇視,還是實際的曆史遺留問題多麼嚴重,在政治層面保持起碼的和平,真的太重要了.

今年到現在,富弼,文彥博可是比想像中要輕松得多.

年初募款四百萬,大大緩解了朝廷財政壓力;宋遼駐使之後,兩國都選擇性地通報了一些以往的政令軍情.結果發現,很多時候都是兩國過于緊張,再加上不明敵情之下的誤判.

富弼則借由這些重要情報,與西府屬官重新制訂了宋遼邊境軍防,軍費壓力也因此減輕了不少.

至于唐奕...

不得不說,這半年是他過得最舒服的半年.

現在,張晉文管華聯倉儲,曹佾管觀瀾運力,潘豐管樊樓和京中灑業,馬大偉則負責盯著回山改建,可以說,生意上,完全不用他操心.

每天聽聽師父們的講學,給民學的孩子們上上課.閑著沒事時和黑子練練筋骨,偶爾和潘越再打一架,小日子過得別提有多美了.

此時,觀瀾書院旁邊的小樹林中,幾個少年人圍成一個戰圈,看著聲中一白一黑兩個身影,拳**錯,打得正酣.

"揍他!!"

"潘老四,你能不能行了!?"

"揍他!你一個從小就習武的練把事,還弄不過他個半路出家的樣子貨!?"

宋楷叼著半個蘋果,一邊揮舞著拳頭高聲大叫,一邊捅著龐玉,賤純禮.

"來來來,下注了啊,就賭唐瘋子能堅持幾招!"

"三十招!"龐玉摸出一角銀子塞到宋楷手里,眼睛就不離場中."大郎,你特麼爭點氣啊!別三兩下就慫了!"

"五十招!"賤純禮對唐奕還是很夠意思,很有信心的.

...

"二十招...."丁源不看好唐奕.

"大侄子加油,干翻唐子浩!!"

...

唐正平這悶騷的東西看了眼場中,眼珠子一轉,直接掏出一大塊銀子,足有十兩."馬上就慫!"

幾人呆呆對視一眼,覺得,唐愣子是不是傻掉了?唐奕還不至于這麼不堪吧?

那邊,唐奕勉強支應,已是險象環生,又聽到幾人的言語,不由把這幾個坑貨的祖宗問候了一個遍.

奶奶的,你們看猴戲呢啊?還買定離手?

不過,他們越這麼說,唐奕越不服氣,非要撐過五十招給你們看看!

..

龐玉一看唐奕那個拼命的樣子,知道潘越一時還真拿他沒辦法,便得意地看向唐正平,"唐愣子,你這十兩銀子怕是要輸光光嘍!"

不想,唐正平一點都不緊張,猛的一聲高喊......

"董靖瑤來了!"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