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徹底忽悠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很'壞’地把矛頭指向了遼使.

"如今,大遼使節在此,我們能讓他們看我大宋如散沙一盤,父兄有難而不救嗎!?"

"不能~!不能~~!"

宋遼積怨之深,深入百姓骨髓,唐奕一下子就戳中了數萬百姓的軟肋,大伙開始不要命地大喊起來,仿佛要吃人!

...

"一寸山河一寸血!一寸江山一寸家!!"

"大宋是家!家可蒙難,卻不可滅!漢兒當自強!!"

...

"漢兒自強!"

"漢兒自強!"

"自強!"

...

"大宋!!"

"大宋!!"

...

也不知道是誰起的頭兒,台下的百姓,富商,從跟著唐奕高喊'漢兒自強’,到開始山呼"大宋"二字,聲音一浪高過一浪!

最後,宣德守兵也不管什麼軍儀不軍儀了,高舉手中兵刃,跟著百姓一起高喊"大宋"!

整個宣德門前,一片沸騰!

趙禎在宣德樓上,看得眼圈泛紅,心中吶喊:有民如此,何愁不興?

文彥博也忘了自己是宰相,站在台上高舉拳頭,和百姓一起山呼'大宋’,喊得那叫一個過癮!

此時,曹佾,潘豐,張晉文,甚至是董惜琴,董靖瑤,則都用一種近乎崇拜的眼神看著唐奕.

董靖瑤那恬燥丫頭,此時出奇的安靜,呆呆地看著台上.

直到現在,她才發現,

原來,人....

真的可以發光,

而且是光芒萬丈!!

...

至于台下的商賈富戶們,剛剛還有點不情不願,以為讓文彥博坑了,現在卻跟打了雞血一樣,面色潮紅,跟著聲浪高呼"大宋"!

他們從來沒有如今天一般清晰地覺得,自己是"漢兒";從來沒有如今天一般,因為是"漢兒"而無比澎湃!

其中一個嗓子都喊啞了的,猛然高叫:

"老子不過了!!我捐一萬貫!"

...

"我也捐一萬!"

"我捐兩萬!!"

有人帶了頭兒,後面喊捐的聲音立馬連成了一片.

唐奕暗暗松了一口氣,還從來沒發現,原來自己有干傳銷的潛質啊!

拿著喇叭悄悄下了.台,到來後台,唐奕一把抓住張晉文的胳膊,"水....快給我水!"

張晉文苦笑著把水壺遞上.

猛灌了幾口,唐奕才算緩了過來.

把水壺推到張晉文懷里,反著膝蓋直喘粗氣,那下面可是幾萬人啊,遠外還有更多,只不過聽不見說話.這也沒個電音喇叭,全靠一副嗓子,差點沒喊背氣了.

曹佾等人都圍了過來.到現在,外面都開了鍋了,他們也沒想明白,唐子浩到底是怎麼做到的.文彥博都沒讓百姓這麼瘋狂,怎麼他一上去,幾句話就把血性都煽起來了?

就連董靖瑤也好奇地靠過來,想看看發光的人是什麼樣兒.

不想,唐奕下面的一句話,直接放倒一片!

....

"帶頭喊口號的那幾個,一人多加兩百文的賞錢!"

他-媽的,原來是他花錢雇的!!!

這也太賤了...

...

唐奕這麼一通扇風點火,比文彥博那篇長文可是有用無數倍!

但是,文相公一點都不嫉妒唐奕,甚至想把唐奕圈養起來,每次缺錢的時候,就拉他出來鼓噪幾句.因為實在是太給力了!!!

只一天時間,文相公一共收了民間捐資兩百四十一萬貫!

沒錯,不算唐奕那一百萬的'餌’,就收了兩百多萬貫!

僅僅開封灑行的七十二家正店,就捐了五十萬!

富商豪紳,皇族貴胄捐了一百四十萬!

剩下的五十多萬,竟然是開封百姓你一貫,我百文,這麼一點點湊出來的!

就連青樓豔姐,歡場粉頭,在董惜琴的帶領下,也不落人後,紛紛捐出胭脂錢...

文彥博甚至看到一個五六歲的幼童拿著兩文錢,跑到募款箱前扔進去,說是省下藥糖錢給災區的孩童.

除了銀錢,這次還募到了一萬四千多套舊衣舊袍,六千多床舊棉被...

最可笑的是,遼使怕讓憤怒的百性給'淹’了,也自掏腰包,捐了幾百貫,幫助'友邦’度過難關.

...

算上唐奕拿出的一百萬,這次義捐,一共募得善款三百四十余萬,著實解了文彥博的燃眉之急.

不過,你要是以為文相公這就滿足了,那你就太天真了.

文彥博從唐奕那學來了這招刮地皮的招式,怎麼能這麼簡單就完了?

第二天一下早朝,趙禎走了,文相公卻沒走,而且把各班朝臣也都留下了.

文彥博倒也光棍,把昨日捐款的帳冊往大伙面前一推.

"官家用度減半,又捐了四十萬,連開封百姓都勒緊腰帶,募集了數百萬,你們這些吃官糧的,自己看著辦吧..."

宋庠真想一腳踹死這厮,奶奶的,把主意打到同寮身上來了.

但是,沒辦法,文寬夫把皇帝和百姓一起都搬出來了,你想不放血,怎麼可能啊?

于是,朝中從刀筆小吏到宰執內相,又讓文彥博刮了兩個月的俸祿.湊了湊,整好四百萬貫.

之後,文相公沒著急花錢,而是跑到了回山.他到現在還是想不明白,為啥老子說了一刻鍾屁用沒有,唐子浩上去只吼了幾嗓子,底下的人就都失去理智了?

對此,唐奕這個師叔,也只能教育教育師侄了.

"道理很簡單,你就算把文章念出花來,孔聖人都從墳里爬出來,給你擊節叫好也沒用!還不如'一方有難,八方支援’來的實際"!

"為什麼這麼說呢?一是,百性水平不夠,聽不懂;二是,思想境界不同,沒有共鳴."

文彥博就納悶了,就算你說的是大伙都說得懂的,那也不至于有這麼大的反應吧?

文彥博是宰相,他想的可不只是一次募捐.他想的是,為什麼唐奕說大家是"一家人",底下的百姓就真把災區當成自己家了,近乎傾其所有的捐資捐物?

好吧,

唐奕在想,是不是有必要和師侄聊一聊強化'愛國主義教育’的重要性了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