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 瘋子的演說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按這幾家這個捐法,誰敢跟少了?

這可是尚書省,開封府衙和市政司連名發的貼子,你要是不捐,或者捐少了,尚書省還好,那開封府和市政司可不是鬧著玩的.所謂縣官不如'現管’,這兩尊神,誰敢得罪?

正在肉疼之時,只聽宣德樓上,一個白胡子老大官高聲唱和,聲聞極遠.

"聖人深感京東,河北三路民之疾苦,傾皇家內庫之藏,與眾嬪妃削用為半,籌金四十萬,以恤民需....."

得!

皇帝又出了四十萬!

有明白人心中暗罵,特麼官家剛剛才從內庫拿出五十萬匹絹,哪兒又蹦出來四十萬!?

....

好吧,這回是唐奕心理陰暗了,他被趙禎放了血,于是,就想拉幾個墊背的.沒想到,文彥博這厮比他還狠,直接就來了把大的.

現在,皇城前人山人海,也不知道聚了多少人.站的遠的,根本就聽不見台子上說了什麼,唱了什麼,只能當個熱鬧看了.

但是,前面文彥博請來的人聽得真切啊,而且不光聽得真切,連看得也真切.

皇帝四十萬,曹家二十萬,王家十萬,潘家十萬,再加上唐子浩二十萬,正好一百萬!

其實,唐奕想自己名字底下就算十萬就好,不過,文彥博也還算有良心,知道小師叔名聲不太好,想借著這次募捐,幫唐奕抬一抬名氣.

這還不算完...

官家捐了錢,文彥博也上了台.作為大宋的宰相,站在數萬城民面前講話,文相公也是頭一回啊!

拿起唐奕鼓搗出來的一個'銅皮喇叭’,文相公清了清嗓子......

"大河起舞,覆山河數十州地.苦天不憐宋,至河北諸地萬民于水火,不得活.今有此演,意欲借此機為災地饑民謀福,望我開封百姓以仁善本心行事,踴躍義捐......"

唐奕在下面聽得直蛋疼,文鄒鄒的,說的都什麼玩意!

不過,文相公還是很有水平的,扯著脖子嚷了一刻多鍾,洋洋灑灑一篇長文就這麼讓他作完了.

最後,

文相公先是謝了官家自減用度為災民捐資,又謝了曹,潘,王等幾家捐錢的.

最後的最後,文相公有請唐奕做為捐資的代表,上台來陳辭幾句..

這也是之前按排好了,就是讓唐奕來露個臉,刷點好感度.

對于趙禎和文彥博的好意,唐奕當然不反對.只有身處在這個時代,才能真正體會所謂的名聲是多麼重要,他要是一輩子當個商人還無所謂,但是按照范仲淹和趙禎的期待,就不得不在乎一點名聲了.

接過文師侄遞過來的'喇叭’...

"文相公一篇長文說得妙極..."

上來先拍文彥博一計馬屁.

"但是,小子卻一句也沒聽懂....."

噗!!

哄~~~~!

文彥博直接噴了.

而底下的富戶商賈,尋常百姓卻是樂得不行,唐瘋子果然是唐瘋子,一張嘴就把文相公轟成了渣渣.

不過,唐奕說的沒錯,下面站著的,絕大多數都是大字不識的老百姓,文寬夫那錦繡文章確實沒幾個人聽得懂.

"雖然這兩年我也學了不少作文的手段,水平也還是有一點的..."

"沒有文相公作的好,但嘮上一貫錢的,還是沒問題的."

哄~~!

下面又是一陣哄笑,原來唐瘋子聊天是要算錢的....

待人群重歸平靜,唐奕才面容一肅,"所以,今天我就不說什麼仁義道德,也不說什麼之乎者也的華美作文了!"

....

"自炎,黃二帝治世以來,生活在這片廣袤土地上的人們,開始有了同一個名字--炎黃子孫!!"

"然,日月更迭,三皇五帝傳血脈至周,周分數國合于先秦..."

文彥博太陽穴直突突,這混蛋損完了我,怎麼自己說起了曆史?

趙禎在宣德樓上聽的倒很起勁兒,以他和唐奕的幾次接觸,這小子從來是語不驚人死不休,後面不一定又有什麼重量級的等著呢.

...

"秦亡而漢立,我們又有了另一個名字--漢人!!"

底下的百性雖然不知道唐子浩為什麼說史,但也大概聽懂了,這是說咱們漢人的由來.

...

"漢兒傳至大宋,雖散落神州各處,

然我們的姓氏!

我們的血脈!

我們的根!!

都來自同樣的祖宗!!"

唐奕說到這兒,幾乎是嘶吼著大喊,生怕離得遠的聽不見!

"不論河北的苦民,還是開封的兒郎,我們的根是一樣的!身體里的血是一樣的!往上數兩千年,我們的祖宗也都是一樣的!"

下面的百姓哪聽過這麼有'氣勢’的演講,多數都喘著粗氣,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全身血液沸騰.

"大宋!是漢兒的天下!大宋也是咱漢兒的家!"

"你們說,我們漢兒,是不是一家人!?"

"是!!!"

還真有捧臭腳的,底下稀稀拉拉有人大聲稱是.

....

"當下,京東,河北數十州,近百萬'家人’置于大河肆虐之下,與天災抗爭.咱們身為漢兒,身為'家人’,能眼睜睜看著家人罹難,親人受苦嗎!?"

"不能~~~!!"

還是那幾個人猛的一聲高喝,隨即百姓們好像也熟悉了這種有問有答的方試,就如水入油鍋,瞬間點燃了台下開封百姓的熱血!

"不能!"

"不能!"從星星點點到轟天的吶喊,震得宣德門前守城兵士手中的大戟都是一陣亂顫!

...

"我們身為大宋的家人,身為那百萬災民的兄弟姊妹!在危難之時,難道能冷眼旁觀嗎!?"

"不能~!"

"不能~~!!"

這回,百姓是輕車熟路,喊聲整齊震撼!

"官家尤能為災民祈福罪已,節衣縮食.天子亦如此,難到我們就不能嗎!?"

"能~!"

"能~~!!"

"如今,大遼使節就站在那里!"說著,唐奕一指台下一搓明顯有異于大宋衣著的人群.

遼使嚇的一哆嗦,心說,你特麼扯我這來干什麼?這人山人海的百姓,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我們了.